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派兵伊拉克到迈克尔.乔丹


□ 陈光兴

  本文的核心论点是:有台湾主体意识的民主运动必定要清理与美国帝国主义的关系。
  《台湾社会研究季刊》(以下简称“台社”)在一九八八年发刊时,以站在民间社会的立场参与台湾的民主运动来自我定位,这个立场在过去十六年没有改变,所以台社也不会像某些团体一样因为政权的移转而变成御用,更不会像以前民主运动圈的一些朋友那样,现在会说台湾的民主已经完成,不要用高标准来衡量。作为永远的反对派,我们认为民主是永远的革命,它不仅意味着选举政治的民主化,同时民主是得在社会、文化及日常生活中的全面深化,没有社会及文化的基础,民主会成为少数人的政治游戏。因此,像和平、反战及反对帝国主义,这些普世价值必须能够深入人心。
  基于这样的信念,台社在二○○三年的十五周年会议中,提出“迈向公共化,超越后威权”的分析(载《读书》二○○四年第四期),指出台湾的民主化过程非但没有完成,反倒是仍然处于后威权的阶段,我们认为台湾的批判性分子不能怠惰地满足于现况,必须重新清理过去战前战后民主运动的历史,才能看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也才能推动台湾的民主继续前进。
  而重新理解台湾战后历史的一个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就是如何理解威权体制(乃至于民主反对运动)与美国(特别是其帝国主义面向)的关系。在二○○三年四、五月间台社举办的两次反战论坛中,笔者曾经指出,“反共亲美”在战后成为台湾主体性的主要构成,是以反对美国出兵伊拉克的力量相较于世界各地是如此的薄弱;我的核心论点不是把美国帝国主义视为外在于台湾/我们的存在,而是将美国视为早已内在于我们的主体性,其深入的程度是我们不愿意也看不到的,反美就是反自己,爱台湾就是爱美国,所以不能反对美国发动的帝国主义侵略战争。台湾现在有哈日族、哈韩族、哈上海族,但是为什么没有哈美族?哈迈克尔·乔丹也不会说这是哈美,就是因为哈美早已深入人心,成为我们社会文化的共识,当我们自己的身体、思想及欲望都已经充斥着美国想像的时候,当然就不用“哈”了。台湾的批判性学术思想、另类文化乃至于反对运动也不例外,大家的参考点都很单一地指向美国,这才是台湾社会危机之所在。
  让我试着转换参考坐标,来跟韩国民主化运动进行对照。韩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光州事件后民主运动发生重大的变化:民主运动所推动的民族解放不再只是要从军人政权的威权体制中解放出来,同时也开始强烈地质疑战后在台前台后支持威权体制的美国帝国主义,所以反威权及反帝是同一件事。光州事件中全斗焕政府动用军事力量对光州民众强力镇压,异议分子原本认为美国会以人权为由介入防止对立扩大,因为韩国与美国签有军队共同指挥的协议,但是美国不但没有积极介入,反而默认军事镇压;之后,一九八一年美国里根政府居然邀请全斗焕访美,深化民众对于美国的怀疑,让韩国民众看到号称民主、支持人权的美国政府公然支持韩国军事威权体制,美国的双重标准(在国内声称民主,在国外却大行帝国主义),造成反美情绪不断深化,到了一九八五年,运动分子更进一步认识到,美国帝国主义是使得军事威权体制能够存在的根本条件,为求民主必须要根除外来的帝国主义势力。
  因此,在韩国的民主运动中,反威权就必须是反美帝,也就在过去二十年间形成了庞大的反美反帝传统,“九一一”事件后的反美军入侵伊拉克的大游行,也才会是在十九个城市同步进行;卢武铉能够当选总统跟他鲜明的反美立场有很大的关系(虽然他上台后还是受到保守派的牵制,无法立即将美军撤离汉城市中心)。简单地说,要批判、检讨、清理威权体制,就不能不处理、面对、批判美国帝国主义为了取得世界霸权因而提出反共的全球性战略,因此对于像韩国及中国台湾威权体制进行扶植;美国的行径不是慈善事业,也不是追求民主的普世价值,更不是自由的解放者,而是为其自身利益,到处扶植反共亲美的反民主政权,这是我们建立自主的主体性过程中必然要诚实面对的清理工作。
  反观台湾,以民进党为首的所谓民主反对运动并没有检讨过美国跟两蒋威权统治的共谋性(做太上政府,声称民主的美国在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时期做了什么,七十年代美丽岛事件又做了什么,来阻止国民党政权屠杀左翼分子及异议分子),也没与美国帝国主义划清界限,上台以后居然比国民党政权更为亲美。显现的是台湾政治反对运动的主体性只是一味的反中,不敢反美,也不敢重新清理日本殖民主义,这样缺乏主体性的反对运动又如何能够得到国际民主运动界的尊重?
  昔日的反对运动分子,此刻却完全抛弃反对帝国主义的普世价值。现在一方面在切割国民党时期与民进党统治是截然不同的阶段,因为前者是威权,后者是民主,所以希望社会不要以他们当初向国民党抗争的方式来对待民进党政权;但是一碰到美国却又缩起来,说什么“这是从蒋介石到陈水扁都会做的事”,难道亲美是普世价值,不分威权还是民主时期?这就是所谓台湾主体性的表现?这样的现象反映的是,当初的民主反对运动没有反思美国帝国主义与台湾的关系,一旦当权成为统治阶级就很容易地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紧抱着美国不放。
分享: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