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线之下,林线之上——一条隐蔽的流石滩花卉景观带


在滇西北等地的高山上,林线与雪线之间,有一个特殊的地带—高山流石滩。它是由寒冻劈碎、热胀冷缩风化而成的大大小小的石块构成的。那里没有葱郁的树木灌丛,放眼望去,好像一派无生命迹象的荒凉“石海”,但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各种美丽而独特的高山花卉在石缝间悄悄绽放,这些星星点点的花卉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景观带。

7月盛夏,我们从云南大理出发,一路向北沿着214国道,经过德钦县,来到了白马雪山的垭口附近。打开车门,凛冽的山风带着细碎的斜雨吹来,让人感到丝丝寒意。这里海拔已经超过4000米,计划中的徒步登山行程却刚刚开始。

队伍中没有专业的登山者,我们不是去登山,而是去寻找和拍摄雪线附近的高山花卉。车熄火停好,我们带好物资装备沿着国道一侧的山坡开始上山。脚下布满碎石的小径起初还算平缓,约莫爬了二三十米的高度之后,路变得陡峭起来。在高海拔地方爬陡坡,是一项极其消耗体力的任务,当一行人喘着粗气走出幽暗的森林,看到开阔的灌丛和高山草甸时,已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从高山草甸的上缘继续向上,脚下不再是如茵的低草,放眼望去,四外的植被变得稀疏而不密闭连续。山坡上碎石遍布,或圆润,或棱角分明,仿佛铺垫公路的路基。随着队伍的行进,石块被踩得嘎吱作响,不时有零星石块滑落。这里便是我们此行考察的目的地,由大面积碎石构成的独特生态系统—高山流石滩。

流石滩下缘的海拔约4400米,在滇西北连续的三天阴雨之后,难得的日光猛烈地投射下来,我的半边脸被日光晒得微红,皮肤之下隐隐透出毛细血管躁动的热气,而逆光的半边脸,由于长时间被山风拍打,竟如我手中的相机铁皮一般冰凉。

向山下望去,国道如同金丝带一般,缠绕在山峦之间。在垭口的路边,依稀能够看到有几辆车子停靠,游客站立在山坡之下,迎着山风,像藏族人一般扬起五色的风马纸,那些向山神致敬的纸片飘散开去,将鲜艳的色彩留在稀疏的草间。

而在我眼前,流石滩那些碎石的缝隙里,也有星星点点的野花散落其间:蝇子草的洁白,翠雀的靛蓝,虎耳草的明黄,丰富的色彩不输给飘扬的风马纸—有藏族朋友对我说,风马纸飘落在山坡,就变成了漫山的野花。

[静寂的流石滩隐藏着高山花园]云南西北的群山以雪山而闻名,比如白马雪山、玉龙雪山等等。雪山下的风景其实同样壮丽:山谷间有着茂密的丛林,林海之上则是草甸、流石滩以及从山顶延伸流下的冰川。远处望去位于森林与山顶冰雪之间的流石滩一片静寂,那里似乎既没有葱郁的植被,也没有冰雪的巍峨圣洁,甚至很难见到土壤。但是当你真正攀爬到流石滩,就会发现一个精彩纷呈的高山花园。摄影/程斌

流石滩:是炼狱亦是天堂

流石滩大约是漫山野花能够抵达的上限,再向上去,就只剩下裸露的土地和终年难融的冻雪坚冰。研究高山植物的朋友将流石滩赞誉为“空中花园”,但在我看来,这片放眼望去略显荒凉的场所,远没有花园那般浪漫—没有连绵不绝的花海,没有高低错落的灌木,只有藏在石缝之间顽强绽放的零星花朵们,用卑微却强韧的生命,诉说着一种坚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