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惺忪手记


□ 杨 邪

惺忪手记
杨 邪

杨邪 一九七二年生于浙江温岭。诗、小说、散文随笔作品散见于《当代》《大家》《山花》《芙蓉》《江南》《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广州文艺》《名作欣赏》《海燕·都市美文》《青年文摘》《中华文学选刊》以及美国《Indiana Review》等国内外百余家刊物和各种选本。现居家写作。

弟弟

弟弟站在院子里的水井边,背对着我。
我走过去,一边揉着双眼,惺忪中大口大口吞吸着过分清新的空气。
原来,他端了一个白色的搪瓷脸盆,在洗衣台上小心翼翼地洗刷着什么。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发觉我的到来。
“这么早就起来了,也不多睡一会儿?”他扭头微微笑了笑,又回头在脸盆里仔细洗刷着。
“不睡了……”我正准备说,乡下的空气这么好,应该早点起来呼吸呼吸,可是我把接下的话咽了回去。因为我觉得“乡下”是个敏感的词,而如果把它改成“这里”,那还是觉得有点生分——这里可也是我的家呀,虽然我住在城里,而这个家我每年只能来几次,每次仅仅只住上一宿。
这时,透过清晨薄薄的雾气,我看见在院子东面的角落里,父亲和母亲居然在打太极拳。刚柔相济行云流水的杨式太极拳,到了我父母这里,已经变得非常笨拙滑稽。
“是你教的太极拳?”我问。
“嗯,可他们起步太晚了,”弟弟仍在低头洗刷着什么,“六十岁的人了,要达到健身的效果,不容易呀!”
“那你……你自己每天还练吗?”我看着脸盆里被他反复洗刷的一块什么肉。
“练!——怎么不练?”弟弟忽然激动起来,但好像意识到什么,又补了一句,“不过碰上今天这样的天气,我就不练了。”
“怎么?”
“有雾哇!你看——你知道,其实雾就是空气中的水蒸气凝结成的小水点,这些小水点飘浮着,会附上许多细微的灰尘和微生物,而晨练是会加倍吸进雾气的……”
我正要问他那么为何不提醒晨练的父母,这时我惊讶地发现,弟弟在脸盆里反复洗刷的那块肉,原来是一只完全的肝脏,它被浸泡在大量深色的草药汁里——我猝然打了个激灵,随即警觉,弟弟身上那件旧夹克的拉链已经拉了下来。
“这是你自己的肝……”我张口惊呼!
“嘿,是啊,这两年来,我天天这样清洗的!”弟弟扭头看着我惊讶的样子,又微微笑了一下。接着,他把搪瓷脸盆里的肝脏翻过来,用刚才一直洗刷着的那把红色牙刷,指了指肝脏的一些部位,又说:“你看这些地方,都出现斑点了,幸亏我每天坚持清洗,要不然病毒复制得愈来愈厉害,这些斑点不断扩散,我这肝就要纤维化了!”
我哑然,一种油然而生的悲凉像一盆冷水,当头浇淋了我的全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