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文学存在的理由”讨论之五


□ (一组)陆天明 吴志翔 杨 杰

  周政保《从文学的存在理由说起--兼论小说怎样才能赢得更多的读者》一文,配发了编后语并发起了"寻找文学存在的理由"的讨论。从第4期起我们陆续刊发作家、评论家和读者的讨论稿,希望引起大家对此一问题的讨论与进一步思考。
  什么是"文学"?什么又是"纯文学"?这个世界上有"纯而又纯"完全不食人间烟火、完全不表现人间烟火的文学吗?文学在表现人性的过程中必须和大众、和社会现实保持距离?如果必须保持"距离"的话,这段距离到底应该保持多大、多远,才能"确保"文学的那种"纯粹性"?
  
  在反思中再努一把力
  
  陆天明
  最近,有机会到当代文学研究会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跟几十位来自全国各地大学中文系的讲师教授做了次交流。我在交流中表达了这么一种心情:"稍夸张一点说,我等待这样的交流机会,已经等了一二十年了……"我之所以如此迫切地期待跟这些研究和教授文学的专家老师们沟通、交流,是因为这些年在创作实践中积攒了不少困惑,非常想求教于这些专家和理论家们。我不能说中国的当代文学正处在一种困惑之中,更不能说中国当代的文艺理论也处在一种困惑之中。但是,我自己处在困惑之中,却是确确实实的。什么是"文学"?什么又是"纯文学"?这个世界上有"纯而又纯"完全不食人间烟火、完全不表现人间烟火的文学吗?文学在表现人性的过程中必须和大众、和社会现实保持距离?如果必须保持"距离"的话,这段距离到底应该保持多大、多远,才能"确保"文学的那种"纯粹性"?有一位著名的评论家说:"在当代引起轰动的作品肯定是粗糙的"。这样的断言不仅让我惶惶不安,同时也让我陷入极大的困惑--鲁迅的《狂人日记》、王蒙的《组织部来的年轻人》、茹志鹃的《百合花》、陈忠实的《白鹿原》等等等等都在这些作家生活和作品创作的当代引起过极大的轰动,但是,能说它们都粗糙吗?它们是非文学的、非艺术的?美国文学的奠基人马克·吐温,俄罗斯文学的奠基人普希金,再往前看,西班牙文学、以至世界文学的奠基人塞万提斯,英国文学以至世界戏剧的奠基人莎士比亚……直至被当代许多作家理论家推崇备至的米兰·昆德拉等大家,有哪一位是跟他们生活着的时代力求"保持距离",而又不是在"当代引起轰动"的?--这样的断言突出地显露出一种多年来已然少见的"棍子气"。而可能被这根"新型根子"砸折的,恐怕也不仅仅是当代文学和时代必须保持的那一点血肉联系。贴近现实,密切关注社会和人生的作品,不一定都能引起轰动。引起社会轰动的作品,并不一定每一部都具有很强的文学性艺术性。这是常理。但是断言,只要是贴近现实,关注社会和人生的作品,就一定是非文学的非艺术的,只要是在当代引起轰动的,艺术上就一定是粗糙的,如果让这种理论(?)流行开去,弥漫一方,其后果只能是断了文学和现实相沟通的路,它只能吓唬了迷惑了许多年轻的文学爱好者,把他们赶(诱)进以"自我"为中心的象牙塔里,做形形色色的自恋式的"困兽"斗。......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