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兴”:情感唤起与审美表现


□ 张 晶

  摘要:本文对中国美学的一个重要范畴“兴”作了新的理解与阐释。兴是关于创作发生的最基本的理论,也是最能说明中国美学特质的元范畴。兴就是对创作主体的审美情感的唤起,其起因是客观外物的变化给主体心灵的触发。兴不仅是心之于物的受动过程,更是主体情感被唤起之后将所感外物化为审美意象的过程。兴这个范畴概括了创作主体从创作冲动的发生到审美意象的形成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情感唤起”的过程,也就是由主体所感受的自然情感到审美情感的转化与升华。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的,却发生着自然情感向审美情感的暗转。“兴”是一种强劲的推动力,使创作主体所感之物象,颇为自然地在心灵中创化为审美意象。宇宙造化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是一个具有生命感的整体,是育化万物的母体。感兴论其深层的哲学底蕴是这种宇宙自然观。外物对主体情感的唤起,是偶然的触遇,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那种艺术创作的奇妙之作,大多是以感兴作为创作动因的。
  关键词:兴 情感唤起 物象 审美意象
  
  一、“兴”即情感的唤起
  
  在中国古代诗学中,“兴”是一个众说纷纭而又莫衷一是的范畴。在我看来,兴或云“ 感兴”不是一个个别的、普通的诗学概念,而是创作发生的最基本的理念,也是最能说明中国美学特质的元范畴。抛开那些文字上的辨析,我想直接道出对“兴”的根本看法:从创作论的角度来说,“兴”就是对于创作主体的审美情感的唤起,“兴”的起因是客观外物的变化 给主体心灵带来的触发。从这个意义上说,兴即“感兴”,也就是感于物而兴。“兴”还有另 一个方面,它不仅是心之于物的受动过程,更是主体情感被唤起之后将所感外物化为审美意象的过程。易言之,“兴”这个范畴概括了创作主体从创作冲动的发生到审美意象形成的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这个过程,又是将主体的情感唤起和作品中的审美情感贯通一气的。
  关于“兴”的内涵,多种解释中我认为最客观的、最切中实质的是对情感的唤起。英国著名美学家赫伯恩(R•W•Hepbum)在其论述审美情感的论著中特别重视“情感唤起”的作用①,我以为借此来说明“兴”的性质是恰如其 分的。“兴”是客观事物对于主体情感的唤起,这种唤起是在偶然的契机中发生的。感物而发,即为兴也。中国古代论述艺术发生机制几乎都是以“感物”为其动因。这种主客体的关系不是认识的性质,决不可以从认识的角度来解释,倘若此,那就足以从整体上误解中国美学的独特品格了。 事实上,古代文论中关于“兴”的主流意见,远非认识或摹仿,兴作为审美主体和客体的中介功能不是在于主体通过“兴”的过程,得到了什么关于外物的知识,如果说有,那也一定是一种附加值,最重要的当是对主体情感的兴发唤起。“兴者,起也”,是最直接也是最切合实际的训释。秦汉 时论乐以“其本在于人心之感于物也”(《礼记•乐记》),当时最为常用的这个“心”,就是后来的“情”。到南北朝时,兴就直接被释为“起情”了。兴是物对情的感发激荡,是对主体心灵情感的唤起,由此而产生创作冲动,兴的作用是作者进入创作过程的关键。作为艺术发生学的“兴”,是对作为作家或艺术家的审美主体而言的,它限定于艺术创作的范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兴”的。这就意味着“兴”的主体应该是具有特殊的情怀和纯熟地运用艺术语言的作家或艺术家。
  所谓“情感唤起”的过程,其实是由主体所感受到的自然情感到审美情感的转化与升华 。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的,但却发生着自然情感向审美情感的暗转。同时,作品的生成也就产生在这个过程之中。明代李梦阳所说的“情者,动乎遇也。——故遇者物也,动者情也,情动则会,心会则契,神契则音,所谓随寓而发者也。”②较为明确地描述了这个过程。而在真正的创作发生中,这个过程又是一体化的。在这个过程中,被兴发了情感的人,正在向审美主体生成。在其中,情感唤起的受动性质并不影响主体的能动把握的发挥。反之,在主体情感被唤起之后,作为作家或艺术家的审美主体,便以非常积极的、能动的思维,将外在物象择其要者改造为审美意象。我们对“兴”的认识,以往是罕有对其能动性思维的阐发的,这里再引用赫伯恩的论述来表达我的意思:“我们应该强调,承认情感唤起的作用是与很早提到的艺术领域内的情感经验是一种积极活动而不是被动的情感灌注这一论断并行不悖的。” ③ “兴观群怨”,兴居其首,正说明了兴的这种性质。我非常注意的是宋代的李仲蒙关于兴的 阐释:“触物以起情,谓之兴。物动情者也。”④我认为这种阐释是 概括了前人有关“兴”的最基本的理解,而又最为全面的说法。刘勰《文心雕龙•比兴》篇的阐释可以使我们得到很多相关的启示,其云:“诗文 弘奥,包韫六义,毛公述传,独标兴体;岂不以风通而赋同,比显而兴隐哉?故比者,附也;兴者,起也。附 理者切类以指事,起情者依微以拟议。起情故兴体以立,附理故比例以生。比则畜愤而斥言,兴则环譬以 记讽。盖随时之义不一,故诗人之志有二也。”这段论述内涵丰富,此处止抉发其要而言之。刘勰对“兴 ”的训示就是“起也”,起即“起情”,也即情感唤起。比兴为诗之二法,相对而言,比显而兴隐。这是因为 ,比是寻一切近之物以比附事理;兴则是通过情感唤起,以其微妙之象表现之。兴的关键在于“起情”,比 的关键在于“附理”。《毛诗》郑玄笺:“兴者,托事于物,则兴者起也。取譬引类,起发己心,诗 文诸举草木鸟兽以见意者皆兴辞也。”(《十三经注疏•毛诗正义》卷1—1)郑氏此处也明确指出“兴”是“起 发己心”也就是对于主体情感的唤起。朱熹释“兴”也说:“可以兴,感发志意。” ⑤其实也是指情感的发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