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反话(中篇小说)


□ 津子围

  东三省与日本有着复杂的历史关系。日本遗孤的命运,东北移民的人生,中日文化的冲撞……演绎着别具风情的人间故事。

  大上午的,浅田枝子就跟老头儿闹得不愉快。早晨天还没亮透,浅田就哼哼唧唧的,断断续续地喊着枝子的名字,枝子拉开浅田的房门,浅田说,我喘不过气儿来。枝子知道老头子又犯病了,她的第一个念头是给浅田喷一种气化的缓解药,正要转身去药盒子里拿药,发现那个万花筒一般20ml的药瓶早躺在浅田的身边。枝子连忙握住药瓶,将喷头伸进浅田嘴里,按压一下,没听到“刺”的一声。枝子摇了摇药瓶再喷,还是没喷出来。浅田气喘着说,没、没气了。枝子知道浅田说的是喷药。

  枝子想给儿子打电话,一想儿子这会儿正在上海出差,儿媳妇几乎听不懂几句汉语,沟通起来十分困难。即便是儿子在家,从城里赶到岛上最快也要一个半小时。两个女儿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在爱媛县一个在岩手县,赶来已经没了意义,况且,赶来又没太大的可能。当然,枝子也想到了他们熟悉的中岛医疗所,不过这个时间医疗所里是没人的,而急救中心的电话她从未打过,即便打通了,凭借她的日语水平怕也说不清楚。无奈之下,枝子又给“双眼镜”打了电话。也许正因为是给“双眼镜”挂了电话,浅田对枝子颇为恼怒。

  双眼镜是浅田给起的外号,还一个外号叫白眼狼。双眼镜大名叫岩下茂,他的两个眼镜片儿不一样,一个远视一个近视,所以透过眼镜片看他,他的眼睛显得一只大一只小。岩下先生矮墩墩的身材,整体上比常人小一号似的。岩下的正式身份是一所国际语言学校的校长,对于浅田夫妇来说,岩下则是他们去医院看病的专职翻译。说起来,看病翻译是一个特别的领域,在翻译职业大类里这个应该属于小类中的小类,有点冷门的意思。双眼镜已经给浅田夫妇做了十几年的看病翻译,翻译费不但一分没少,每隔几年还要上涨。时逢节日,双眼镜见到浅田夫妇,偶尔带一个小礼物,比如两双箸(筷子),一盒小型的台历,最贵重的礼物要算是一盒寿司或者一盒昆布卷了。昆布卷就是海带包着青鱼或者多春鱼,扎上葫芦条儿的那种日本传统食品,浅田和枝子都不喜欢吃那个东西,主要是含糖量太高。浅田所以不喜欢双眼镜,钱是一方面,主要是觉得双眼镜的翻译水平不够,属于糊弄洋鬼子型的。可在这个小岛上,他们还真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有一次枝子跟儿子讲了双眼镜翻译中出现的过错和笑话,儿子沉吟一下,说岩下先生非常可以了,在城里找这样的人更不容易。日语好的汉语不好,汉语好的日语又不好,因为讲病这样的翻译和一般的专业翻译、生活翻译都不一样,很困难的。枝子把儿子的话复述给浅田,浅田白了枝子一眼。总之,尽管他不得不用那个一身薰衣草香水味儿、洋芋模样的男人,可他一点儿都不信任他,一点都不喜欢他。

  屋外传来了轻型汽车的鸣笛,枝子搀扶着浅田出门。早晨的雾气已经散去,空气中弥漫着港口一带传来的咸腥味儿,还传来海鸟的鸣叫。枝子知道今天是这些日子里难得的晴天。只是浅田的脸却一直阴沉着,属于该下雨不下雨那种阴法儿。其实,天亮以后,浅田的病症就缓解多了,也许是听说双眼镜要过来,他坐起来,涨红着脸费力地骂枝子:混蛋老婆子,谁让你找那个白眼狼啦?白眼狼是东北的土话,双眼镜一定听不明白的。当然,很多话也是没办法翻译的,别说“白眼狼”岩下先生,儿子和女儿也翻译不了。比如无脊六瘦、杨了二意、突撸反仗、鼻涕拉瞎、木个瘴的……这些话不仅枝子说,浅田也说。有一次浅田看牙病,浅田对医生说,这几天吧,我就难受巴拉的,总觉得这半拉脸酸几溜洪,谁想,昨天晚上厉害了,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贼拉邪乎呀!……双眼镜听得半云半雾,上不去下不来,整个儿卡在那儿,能翻译明白才怪呢。医生问双眼镜,浅田先生是日本人吗?双眼镜告诉医生,浅田是地道的日本人,跟父母去中国东北做武装移民(开拓团),昭和二十年(1945)战争结束时丢在了中国东北,那时浅田先生才3岁,被中国农民收养了,昭和五十五年(1980)才回到日本。医生理解浅田的日语为什么有那么重的口音了,连忙起身向浅田道歉。浅田莫名其妙,问双眼镜这个大夫啥意思么,弄得我五迷三道的。接着,该轮到双眼镜莫名其妙了,被浅田说的话儿给“五迷三道”了。

  浅田不怎么气喘了,但是医院还是要去的。浅田管这叫瞧大夫,瞧大夫其实是让大夫瞧,瞧瞧你到底有没有问题。浅田瞧大夫更有“瞧”的意味,有点小毛病就瞧大夫,闲人更在意自己的身体嘛。退休之后,浅田和枝子看病基本不花钱,可是翻译每次都一万多日元,他们俩人每月从政府那里总共才领取14万的“退休金”,还得向政府提供的“廉租房”交2万的租金,加上其他的生活费开销,如果一个月内看四次病,刨除翻译费5万元,这个月就亏欠多了。没办法呀,谁让咱老么卡哧眼儿了呢。枝子这样说。

  那天上午,浅田一点儿都不配合,只让医生检查,就是不说话。浅田的意思枝子明白,不说话就不用翻译,不用翻译就可以不给双眼镜翻译费。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既然请了人家,你就得付报酬,人家算的是时间,跟说话多少没关系,十句也好二十句也好,没那么计算的。从医院回来,浅田就找茬儿发脾气。枝子说你不用找茬儿,我能怎么办?请人家能不给钱吗?浅田说,你这个混账老婆子,败家呀!我一句话都没说,为什么还要给岩下那个白眼狼钱?枝子说,你一句话没说,可说明病情还不得靠人家?别说人家帮忙了,就是人家不帮忙,陪了咱一上午,还不是一样得给钱?浅田仍紧绷着脸说,败家老婆子,谁让你请他呢?枝子说我不请他我请谁,你说说看,当时我有什么办法?有本事你别有病,你没有病那就谁都不用请了,舞舞扎扎的样儿吧,像要吃人似的……浅田的脸进一步涨红,他说,你请就请了呗,钱不能少给一点?枝子觉得浅田的话很没道理,生气地说,你别站着说话不知道腰疼,少给?那你给啊!你以为我愿意给?这个月的生活费又不够了,我不知道钱好啊!我跟钱又没仇。你在这儿跟我筋鼻瞪眼的,一会儿我就给岩下先生打电话,让他把钱退回来,你再给他!浅田被枝子给“将”住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最后只说了一句,看你那样儿,破马张飞的!

分享:
 
更多关于“大反话(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