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时收获


□ 钟红明
那时收获
钟红明


  前两天,我一进作协大门,就看到《收获》的老编辑老邬、老杨、老盛正要参加活动出发去无锡。他们笑容满面地喊:小钟。仿佛时光倒流,记忆不老,一切还那样清晰。1984年到《收获》实习,1985年夏天我毕业正式成为《收获》的编辑。在那螺旋形的旁边不断闪过彩色玻璃窗的楼梯上,走了21个年头,真是一段不短的路程。我曾经开玩笑地说,我已经像一棵树,种在了《收获》。
  鲁迅先生说过:“记忆零落得很,像被刀刮过的鱼鳞,有些还留在身体上,有些是掉在水里了,将水一搅,有几片还会翻腾,闪烁,然后中间混着血丝。”
  许多的细节,伴随过我最后的感动和最初的张惶。还记得主编巴老生日的时候,我们会提前去他家,我很得意,自己常常是那个捧花的使者,巴老总是低声说:小时候我最不喜欢过生日了。多年前我开始负责看四校之后的清样,在病房里请李小林老师看我所改动的地方,碰到疑惑而身边又没有词典,李小林总是一回头去问巴老,甚至包括武侠小说里有没有某种说法,而他老人家的渊博令我惊叹……当年副主编萧岱是《收获》最有风度和派头的男士,诗人,曾经留学日本,记得他曾经叮嘱帮新编辑的我换桌子的方向,因为他发现背光。我编的第一部长篇是贾平凹的《浮躁》,在夏天的西安,炎热和浮尘笼罩下,经历了艰苦的谈判,刊发之后,忽然上面来调那期的杂志审读,我们都紧张地揣摩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当时的市领导在干部大会上点了名,萧岱立刻用放大镜重读一遍小说,嘱咐李小林不要透露责编是我,说由他来承担全部责任。在上面来人召开的“批判”会议上,李小林据理力争,结果,会议风向一转。而“浮躁”成为了那个时代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还获得了美孚飞马文学奖。《收获》曾经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风波”和压力,可是我们都坚持着刊物的宗旨,不写检讨。还有那个我们亲切地叫她“大娘”的郭卓,因为电影《槐树庄》里有个郭大娘。她总是快乐得像个孩子,说话伴随着大幅度的手势,一跳一跳的……他们都去世了。
  21岁的时候来到《收获》,是什么时候也被别人叫做了“老师”?感慨良多。时间流逝,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做物是人非,看自己改变也好像是观赏一部精致的电影。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曾经有许多人问,如果给你再次选择人生的机会,你还会当编辑吗?我都是这样回答的:我的理想是自如地游弋在沙漠和丛林之间,还有,遇见优秀的人和优秀的思想。我的行走也许经常是在想象之中,等待黑夜的时候,我常常想起生命中那些片断,那些人,那些记忆,我庆幸我遇见过,在我的生命中没有错失它们。编辑和一个优秀作品之间是一种相遇。当我能够在一个作者还没有被别人认知的时候首先感受到他的独特,当我遭遇到一个优秀的作品,并且使它刊发,感觉是非常愉悦的。“优秀”的体验,是滋养生命的。
  《收获》一向的风格是比较低调的,它的观念,就在它所刊发的作品中。比如对新人的推介,除了曾经的两次专号,也没有什么口号呐喊,但常常会把新人的作品放上头条,我也曾经刊发过第一个小说就是长篇的年轻人的小说,他告诉我此后他的另外一个小说在法国得到新人奖,可他工作一直和文学无关,多年后他忽然换一个笔名又给我一个长篇,也发了。我也从来稿中不止一次“捞”出小说来刊发,至今还常常接到陌生作者投来的小说,只说“听说过你”。“新人”和新的元素不断涌现,文学的代谢才能够正常。老有老的美丽,新人有新读者的认同,《收获》清晰体现了当代文学发展活的脉络。我也常说,我个人喜欢的作品,是把它想表现的东西写到极致,有独特的角度,有丰富的细节,如果它能够对时代的情绪有敏锐的表达,往往就会口口相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