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时间的边缘寻找石头和水


□ 巴客

巴 客

1

老勒内?夏尔如果还没去世,该是满一百岁了。晚年的生活一定惆怅、凄凉。他还能咬得动围裹在他周身的冷空气吗?“我们停止了和所爱的人的交谈,这并不是沉默。那又是什么呢?我们知道,或者我们相信知道。然而仅仅是意味着过去向他敞开着通途。这就是和我们一样,远离了我们,又在我们面前的人。”

我们都会还给人世那些将不再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还给人世在我们的脸上起飞又降落的所有季节,但我们会因为听见自己在阳光里说话的声音而高兴。“他说:脚,靴子,命令,城市,第一,路,时间,刀子。”午后,有人想喝一杯咖啡但欲言又止。十一月可能比他想象得要沉重,几粒有着阳光色泽的橙子就能使快乐的人更加快乐。

思想的狐狸总是孤寂地远行,它不会有终极的目的地。身体在天亮时分下意识地醒来,交给繁忙的一天的还有双手与双腿,以及附着在肌肤上的能感受到光的星期三。撕下日历并读出零的声音,用毛利语说出“Mahi mo Te Atua”怎样。呵呵,依然在偏头痛的时节里厌弃着文字,仿佛是另一双来历不明的手触摸我的骨头。

2

你总是躲藏在你精心构造出的角落里。在那里发呆,抽烟,喝茶或品咖啡,与人聊天。角落的名字按季节为序,依次为春天、巴克、夏天、三和、秋天、可丽玛。那些个角落其实离你的办公室很近,但属于不同的世界。这些角落似乎才是真正存在的地方,是你的精神经历疼痛之后的疗养所。或许归根到底你只是被这一年虚构出来的一个人。这一年你没有存在过。你的身体浸淫在上个世纪的腐朽气息里。所幸有两棵很大的木棉树是你的朋友。不论天晴还是下雨,你会抽空在天台上张望街对面那两棵木棉:它光秃秃时,它开满火焰般的花朵时,它绿叶满枝时,你都在张望它。它是安静的,但你总是能听见它的声音。

“我仿佛看见一个人影,/ 他竟与寂静化为一体,/ 他先是告辞,后又慨然留下 / 至死要和我在一起。”(阿赫玛托娃《迎春哀曲》)你的自我否定使用了生命中越来越多的自由,但每日的生活琐碎挽救了你的冲动,你的狂放情绪,和你的目光朝向。你面对城市的喧嚣握紧了手中的硬币,你因而成为自己爱恨情仇的尺度,你紧咬舌尖的时候失去了早出晚归的果实。那些当下情境散发的种种必然的恶果之味,使你的嗅觉死而后生,但你用水创建的宗教已经跨过幻想的火堆而后退百年。你要用冷静的语调,讲述从未遇见的一天,在那一天里你可以重新许下一个(或者更多的)愿望,用那一天编织出一个新的海洋。

你在思想中喂养的母狮,在血管的红色里癫狂奔突。现在,你已不必在内心里匆匆赶路。你看见这些不断在季节里发生变异的语词与你的骨骼面对:工作,信仰,问题,意义,价值,苦难,道德,命运。而你收留的是那些具体的患了疾病的事物,在那些事物里你将所爱的人们紧紧拥抱,一旦放手,他们的名字会随风而逝。一年又一年,你怀着这样的悲伤穿过快乐的人群,穿过时间的帏幔。现在,你的面前有一杯水和一杯咖啡,你怎样在喝尽它们之前攀登自己的灵魂。这是属于你的固定位置,“你已逃离大地,轻若羽毛”,但新的天气预报正自远而近并最终覆盖那两棵木棉,你要卸载心中的真理而后耐心倾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