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殇


□ 秋风

  秋 风

  上班很清闲,回到家,也就是做做饭扫扫床那点事儿。孩子大了,成天不着家,两个老夫老妻的人成天在家大眼对小眼什么意思?柳桂兰便问同事陈大姐说:“你们在家都于什么?”陈大姐说:“看电视织毛衣呗。”桂兰正嗑着瓜子.陈大姐知道桂兰不会织毛衣,便说:“去养条狗吧。养狗多好哇。”桂兰说:“好啊,哪你帮我踅摸一条吧。”陈大姐说:“不早说,我妹妹家的狗刚下了一窝,明天给你逮条来。”

  狗送来了,毛茸茸的一个小肉球,桂兰一见就抱在了怀里,亲得像干儿子。他老公老刘却有点抵触情绪说:“多脏。”桂兰说:“谁让你着了?”又亲着小狗狗说:“以后我天天带你去遛好不好?”嘴里说着,脑子里早有个画面出现了:一位高髻美妇,身着貂皮大衣,足穿高跟皮靴.牵着一条卷毛小狗,踩着好听的橐橐声,散着一路馨香,走过街道。她当然知道她是谁了。但现在.她却早把那个人换成自己了。不错,那女人就是住在他们楼下的局长夫人。但难道说她就不能像局长夫人那样幸福地牵着狗在街上走?

  从此上班也操心,下班就伺弄,狗狗一天天就大了。大了心就野了,带着出去一回,兴奋得直撒欢儿。夏天乘凉,就带下楼去。大家一群人.穿着大裤衩,趿着大拖鞋,摇着大蒲扇,嘀嘀喳喳,嘻嘻哈哈,拉家常,其实只是变着法儿夸赞着自己宝贝,还怕人不信,就让现场表演说:“贝贝,给姨姨作个揖。”贝贝就直起身子,作起揖来,大家便笑说:“好啦好啦,贝贝真乖。”有时,正说着,局长夫人就牵着狗从旁边走过去。便有人压低嗓门趴在桂兰耳边说:“她那条狗好贵哟……”正说着,才发现局长夫人的目光扫过来.那人便立即笑着和局长夫人打招呼说:“这里好凉快,坐下歇歇。”夫人笑笑说:“不啦,回去还要给欢欢洗澡呢。”正说着,桂兰的小狗贝贝追了上去,和夫人的小狗欢欢玩了起来。大家见了,都笑说:“瞧它俩多亲热。”夫人想走,贝贝只追着跑。跑着,就扑到欢欢的身上。莫非贝贝也渐省“人事”,懂得爱情了?但欢欢却不让它得逞。打闹中,欢欢好几次被压倒在地上。大家见了,都惊叫起来:“贝贝,快回来!”夫人的脸急得通红,只牵着欢欢躲,但贝贝的动作却越来越下流粗野。桂兰急得没奈何,一脚踢过去,才把贝贝赶跑了。夫人的脸红着,嘴里嘀咕着,“没教养真粗野……”走了。

  没情没绪地回到家,晚饭也没心思吃,桂兰就躺在床上:躺着也睡不着,眼前只一遍遍闪过局长夫人愠怒的脸庞。也不知她把这事告诉局长了没有。要在平时倒也罢了,关键是这几天局里正在搞机构精简,要是因这事丢了饭碗.实在是……就这样迷迷糊糊直到黎明,起了床.看着是去楼下扭腰锻炼了,心事却在一旁。终于,局长腋下夹了个包出了楼道。她立马迎上前去,满脸堆笑,问着好,眼只打量着局长的脸色瞧。这一瞧,心便一沉。啊,局长的脸色很不好看,明显的是对自己有了……莫非是

  她一天都在为局长的脸色而心焦。现在还有什么补救措施没有?这一想,就想到了老刘刚从老家带来的玉米糁。山珍海味他们吃腻歪了.这玉米糁却是个好东西。说送就送,就去按了局长家的门铃。局长夫人笑说:“不用不用。”她也笑说:“尝尝鲜,一点心意。”当晚,她才算睡了个安稳觉。一晃三天过去。那天早晨上班时.她才发觉:她送给局长夫人的那一小袋玉米糁原封不动地在垃圾箱里扔着……

  她的心情很不好。这说明了什么?人家心里的疙瘩到现在还没有解开。

  天气一天天凉了。机构改革工作却还没有结束。自打贝贝给她惹祸后,她就把带贝贝下楼的时间改为三天一次了;就这一次,还在晚上9点以后。这还不放心,又给它缝了一件又窄又紧的花衣。贝贝穿上,像个小丑,走路一扭一拐.比鸭子还会摇摆。她的心这才稍稍有点放下了,说:“出去再别调皮了。”

  做梦也想不到,贝贝出了意外了。那天是老刘带它下楼的。走到一个河堤边,遇到个工友,就站下说话,贝贝就自己去玩了。但一步不稳.就掉下河堤了。河里水急,到第二天才找到了贝贝的尸体。

  桂兰哭了.哭得好伤心。其实她三天前就知道自己要下岗的消息了。她是哭自己还是哭狗,没人知道。

  老刘说:“别哭了,等退了休,我给你再买一条养。”桂兰吊着鼻涕眼泪说:“不,我再也不养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狗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