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吉克惹惹


□ 宋长江

  又想起吉克惹惹。一位彝族姑娘。
  又想起2004年年初那个大雪纷飞的下午,我站在编辑部窗前正出神地赏漫天飞舞的雪花时接到的那个电话。
  对方是一位说南方方言的女子,偶尔带出一两句不够标准的普通话,费了好大劲儿我才听出她在找宋长江。我告诉她我就是,她好像不信,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后又很兴奋,兴奋的话语让我云山雾罩,听了半天不知所以然。
  我做杂志编辑工作,推测对方可能是外地作者。我不得不打断她的话,和蔼地说,你慢一点说,我听不懂。接着我又问一遍,你是哪里呀?你叫什么名字呀?对方性情急躁地长叹一句“哎吆——!”口气里流露出某种失望,我甚至感觉到她就要放弃通话了。最后,在我的耐心几乎丧尽和她的努力几乎无望的情况下,她的一句“没得办法吆”,才让我恍惚悟出,是她?是吉克惹惹。
  那一刻,手握话筒的我快速拼接出吉克惹惹不完全的形象:个子不高,头不大,鼓鼓的脸呈浅褐色,略陷的眼窝里闪着一对亮晶晶的眼睛,说话时习惯歪一下头,嘴巴总有掩饰不住的微笑。说她的形象不完全,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她的发型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久违了,四川。久违了,吉克惹惹。
  我的生活坐标2001年突然来了个大转动,从东北转到四川成都,去一家食品公司任职。吉克惹惹就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她的形象和难以沟通的“普通话”就让我感觉到她可能是少数民族。我先问,你是四川人吗?她吐一下舌头,眼睛很夸张地绷起来,整个面部表情似乎对这个问话感到不解,随后含笑点头。我又问,你不是汉族吧?她歪一下头,微笑地说出两个字:彝族。我没听清,问,什么族?她一甩头,似有不耐烦地说,咋个听不懂呦?彝族。这就是吉克惹惹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任职初期,我与工人直接接触不多。有一天,主管生产的经理告诉我,他想把那个彝族姑娘提拔为车间负责人,说先试试。这让我略感意外。在我的印象中,比吉克惹惹优秀的工人很多。当然了,想提拔她,想必她有我所不知的优势。
  在以后的工作实践中,我渐渐对她有了具体认识:她性格泼辣,敢于管理,勇于负责,在工作场合,没有一丝笑容,甚至对她的主管领导不满时也会摔脸子。这与她闲时的微笑和朗朗的笑声形成鲜明的反差。我曾经目睹过这样一件事:一个小个子男工,因工作时闲聊没能掌握好考炉时间,造成一炉废品,还不听从她的处罚,她竟然愤怒地踢了他一脚,把那个男工踢得哑口无言。我不理解男工的承受力来自何方,我也不赞许吉克惹惹的工作方式,但我从心里认可了吉克惹惹的职位。
  可能是长期坚持业余文学创作的缘由,每到一地,我喜欢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吉克惹惹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彝族人,所以偶尔向她了解相关彝族风俗便成为我经常与她对话的主题。一次生产调度会前,我指墙上的四川地图问她,你的家在什么地方?她在地图上很快找到了马边彝族自治县,笑而不说。她可能也意识到我们之间的语言沟通有障碍。我又问,在家乡时都穿什么样式的衣服?她立即跑回宿舍,拿来一本像册让我看。我在众多身着彝族民族服饰的姑娘中看到了她,从头到脚,绚丽多彩,是一个与面前身着牛仔短衣完全不一样的她。她脸上溢出兴奋,小声问,漂亮吗?我不知她问的是照片上的彝族服装漂亮还是她本人漂亮。我只能说,漂亮。彝族服装真的漂亮,穿上彝族服装的她也很漂亮,可面前的她,穿一身不是很干净的牛仔套装,与照片上的她相比,实在让我说不出“漂亮”二字。她告诉我,在家乡,只有在喜庆的节日里才会穿上民族服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