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拆不掉的送奶箱


一只小小的送奶箱,也是一份情感的寄托,看着上面那红彤彤的“福”字,就仿佛看见了一张慈祥的笑脸……
( g/ ]$ U/ J3 P- D. c7 Z- @   ( k( _6 e3 V( l. A
老卢家住在六楼,他家的大门口挂着一只送奶箱,箱子已经十分陈旧了,上面还贴着一张褪了色的剪纸“福”字。
8 ~* Q2 \( F% U' d8 a# f  这送奶箱是许多年前, 牛奶公司为了配送袋装鲜奶给安装的。如今城里人早都改喝盒装奶了,送奶箱自然派不上用场,大家都相继拆除了。可不知为啥,老卢家的送奶箱仍孤零零地挂在楼 道里,显得有些碍眼。 , g7 F' M; [" p2 t/ _; U
这天,物业公司的潘经理找到老卢,婉转地说:“老卢,你家那只送奶箱没用了吧,为什么不拆掉它呀?都快成古董了。”
* f- H4 M8 q- p3 P  老卢“嘿嘿”一笑,说:“用是没啥 用了,不过你先别拆它,需要拆时,我自己会动手的。”
7 ]% k. n# `. A! h  哪知,老卢说归说,压根儿就没有拆 的意思,日子一天天过去,送奶箱仍然纹丝不动地挂着,潘经理每次从那儿经过,都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 F! h& c8 D7 R
过了几个月,小区安排统一粉刷楼道内墙,潘经理灵机一动,贴出了一张告示:为了方便粉刷涂料,请各住户在三日内将春联、送奶箱等自行拆除,逾期者将由 工人统一拆除。潘经理特意在“送奶箱”三个字下划了横线,这是有专指的,因为整个小区里,只剩下老卢一家有送奶箱了。 $ Q* l# O2 |0 E. {" x4 A
哪知,三天过去了,老卢家却没有一点动静。这下,潘经理火了,对着刷墙的工人说:“把送奶箱给我拆了,有事我负责。”工人也不含糊,三下五除二把东西 拆了,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 P1 v2 v& a( ^7 [$ E3 W  不料,潘经理 前脚刚走,老卢后脚就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他往告示栏里瞄了一眼,眉头一皱,加快脚步往楼上走去。不一会儿,只见老卢又急冲冲地跑下楼,指着正在刷墙的工 人嚷道:“你们谁把我家的送奶箱拆了?它挂在那里又不妨碍谁,干吗要拆?”
/ Z8 ~% }4 ?3 t0 A; r  这时,潘经理正和一个工头在 不远处商量事情,听了这话,他赶忙接过话茬,开玩笑似的说:“是我叫工人拆的,老卢,不就一只破塑料匣子嘛,还当宝贝了,你没看到告示呀?”
# T1 O! e( J' C9 M2 [  老卢急得直跺脚:“我去儿子 家住了几天,自然没看见!送奶箱现在在哪里?快还给我!” 0 {( ?, M2 D8 a% s6 M9 G
见老卢如此着急,潘经理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送奶箱里还有什么名堂……糟了,报纸上不是曾经登过有人把送奶箱当“红包箱”搞腐败的事吗?老卢在政府里头上班,听说也是一个小头目,难道有人往他送奶箱 里塞红包什么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精彩网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