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辩殇(短篇小说)


□ 黄思哲

  左1
  如果你问我,在学校的六千大一新生中,谁将会成为学校的头牌人物,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我,尹阳。就是那个人。
  这是我和尹阳第一次见面时他的自我介绍。尹阳的自恋在整个年级都相当有名气,我们寝室的结构是3个小寝一个客厅,11个人分住在3个小寝之中,而尹阳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客厅里的试衣镜前,时而近观,时而远眺,嘴里还不时发出嘿嘿的傻笑。
  实际上,尹阳的自恋并非没有资本。5岁的时候,尹阳的父亲拿着一本《中华传统美德》,伴着《世上只有爸爸好》的背景音乐给他讲“诸葛恪得驴”的故事,希望能够树立良好的榜样,以培养这孩子热爱父亲的美好品德,不料刚讲到诸葛恪提起笔的地方,尹阳就忽闪着亮亮的眼睛仰起头打断了他,写上“之驴”不就完了?父亲大惊,在排除了尹阳过去知道或听说过这个故事的种种可能性后,大喜过望地通知了其他家庭成员,告知家里出了个神童,并从此致力将其向着政治家的方向培养,希望有朝一日尹家能出个诸葛恪甚至是诸葛亮来。不料事与愿违,尹阳天生对厚黑之术没有一丝兴趣,口才倒是一日千里。与此同时,尹阳的理科头脑好得吓人,在高中时代拿到了所有能拿到的数理化比赛奖状,而且常常学以致用。大一开始时,我们班上有一对情侣,交往两年多没一次争吵的记录,被当作神话在年级里广为流传。尹阳对此却不以为然,他说绝对光滑的物体是不可能被抓牢的,摩擦的存在是难以分开的保证,同理可知,如果彼此间的摩擦系数为0,两只手怎么能够牵得长久。这套奇怪的理论唬得我当时一愣一愣的。
  
  左2
  大一的时光特别悠闲。打发时间的方法很多,而我们三个人最喜欢的是,在夏日习习的夜风中,买上几瓶酒,坐在天台的某个角落里指点江山,纵横谈笑,话题往往天马行空,从小仓优子和藤原纪香哪个漂亮到张君宝是否是尹志平和小龙女的孽种等等,不一而足。
  尹阳和刘羽经常会就某一话题争得不可开交,而我李清河则在一旁慢慢地喝着酒,听他们俩机关枪似的辩论,观察局势以确定自己的观点。
  这并不能说明我是个投机分子,实际原因在于,尹阳思维敏捷却又不留情面,占得上风则极尽刻薄之能事,一旦发现辩不过刘羽,他便会沉思片刻,随即轻描淡写地改变立场——“嗯,其实我的意思和你一样”,以篡夺革命果实;刘羽则不然,刘羽有着辉煌的中学史,他一直自视甚高,和尹阳平日里半开玩笑式的自吹自擂相比,刘羽的骨子里有着倔强的傲气,因此要刘羽承认错误比让他咬断自己的舌头还难,即使发现自己错了也死不悔改,这也导致了刘羽不时处于被动位置,直被尹阳逼得脸红脖子粗。这种时候,就需要我挺身而出了。我和刘羽联合起来批判尹阳,直到此时尹阳才会明白自己又过火了,不再与我们争论,只是嘿嘿地笑着,等到刘羽的脸上再次出现微笑,然后我们开始下一个话题。
  每当我们三个都喝得麻木不仁的时候,就会勾肩搭背地挨在一起,放声歌唱直到昏昏睡去。我们仨都走音走得很厉害,与其说是唱歌,倒不如说是咆哮来得贴切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