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等到天亮》对惊悚片的探索


□ 状 态

很多所谓的惊悚片、恐怖片,观众看的时候,非但不感到惊悚、恐怖,反倒被逗得哈哈直笑。
五个大学时的老同学在周末一起开车去爬野长城。黄昏时,他们的轮胎被扎穿了;接下来他们迷路了,碰到了“鬼打墙”;更不如意的是,这个野长城脚下的无名小镇上,所有的旅社都住满了,他们只好在一个废弃砖厂以前的职工宿舍住下。在这里,他们经历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主要场景:水泥厂

在数字电影《等到天亮》中,主要的场景是一座废弃的水泥厂。在原剧本的设置中,五个老同学夜晚住宿的地方是一所山脚下的小学校。在筹拍时,主创们都觉得小学校的场景太平常,没什么恐怖感。于是导演石建都带着美术师等人开车在北京周边地区寻拄合适的场景。后来在门头沟的山里栈到一个废弃的水泥厂。进去一看,里面的感觉真棒,大白天的就让人觉得阴森恐怖,里面冷风卷着地上的水泥粉尘,冷嗖嗖的,打在人脸上还生疼。
《等到天亮》对惊悚片的<a href=探索图片1" />
于是根据场景,原来的剧本就修改为废弃的水泥厂是当地的一个老板承包下来准备开发旅游的。虽然砖厂的职工宿舍可以住人,只是目前并没有对外开放,只有一个姓王的老头在看门。
在《等到天亮》里,大部分戏发生在夜晚的水泥厂里、石建都说,在这儿拍戏就两个字:脏,冷。
水泥厂的车间里,四面透风。小风一吹,水泥粉吹得满车间都是。导演,摄像师等人还好说,演员说台词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呛着了。
石建都说 他以前大冬天在西藏拍过四五个月戏,那时候都没觉得怎么冷。真是没想到,门头沟的冬天比西藏还冷。在西藏的时候,他也就穿个厚毛裤,外面套个羽绒服;在门头沟的山里,他穿得比在西藏时还多。
有一场戏,说的是这几个年轻人被看门老头捆起来扔在地上,地上冷得根本就不能坐,再加上脏,制片就叫场工拉了些沙子铺在地上,这才解决了问题。
还有一场戏,讲的是派出所的一个小警察被老头扒了衣裤,浑身上下只剩下个棉毛裤了。几条过后,这个演员被冻得浑身上下哪儿都是硬的,被工作人员搀到一边时已经基本上不会说话了。
后来实在没办法,制片主任弄来个大汽油桶,从中间截成两半,做成了个超级大火盆,又从山里的农民家里买了整整一车干柴火。一到晚上,汽油桶里的干柴火就烧得通红。

类型:惊悚片

石建都杷《等到天亮》划分到惊悚片当中 他说在拍完《女生日记》后 他把这个片子买断了,自己也做发行、那次的经历让他第一次意识到市场的重要性——以前他拍的大多是主旋律,这些片子拿了一大堆奖,但可能普通老百姓看过的并不多。
作为类型片中的一类,惊悚片在国外颇受欢迎,也经常出现在票房排行榜的前三名,但是在国内,对惊悚片的拍摄方法的探索其实才刚刚起步,很多所谓的惊悚片,恐怖片,观众看的时候,非但不感到惊悚,恐怖,反倒被逗得哈哈直笑。石建都说,他这次拍《等到天亮》就是想在这方面积累一些经验。
在剧本中,看门老头这个角色在前面一直埋着——他看上去最善良,最老实、最忠厚,可到剧情发展到最后,其实最险恶,最狠毒的人就是他。
关于老头,拍摄当中有个小插曲、有一场戏讲的是老头的儿子从监狱逃了出来,在水泥厂被警察摁倒在地上。这时老头出现了,他手里拿着个大棒子,大骂儿子脑子糊涂,但手里的棒子却打到了警察头上。拍棒子打到警察头上的特写时,扮演老头的没有经验,一棒子把警察脑袋打出了个大口子,拍第二遍的时候还是没有把握住力道。最后导演只好亲自上阵,这才解决了问题。
石建都说,看好莱坞的一些片子,它一上来就很吓人,等于说直接告诉你,“你等着吧,我是要来吓你的”。但《等到天亮》不是这样的。它是一种生活流的感觉,刚开始很自然,平淡 并没有太多恐怖的感觉。但随着剧情的发展,一步一步的,观众会逐渐感到恐怖的感觉:但是这种恐怖、惊悚的效果不是刻意的,而是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司空见惯的细节,事件来表现的。
比如 影片中有个情节点是几个人开着两辆车走到一个地方。走了一圈又一圈,发现一直都在转圈——也就是遇到了迷信中所说的“鬼打墙”。在这个地方 美术师在路边设计了一堵残墙上面画些稀奇古怪的符号就在这些人感到莫名的恐慌时,突然之间这堵墙倒掉了,然后一些鸟儿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石建都说,剧本里所提供的情节上的惊悚其实只占最终所呈现效果的很少的一部分。更多的惊悚效果需要通过视听手段来实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