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为谁开放(组诗)


吴玉垒

  面对大河

  是的.我不敢说我是一滴水

  就像面对森林我不敢承认我是一团火

  一团醉意朦胧的火

  将如何抱住一棵树瑟瑟发抖的根

  是的.我不敢说我是一粒沙

  就像面对春天我不敢承认我是一缕风

  一缕收藏梦想的风

  注定会被流矢划伤,不可避免地遭遇

  白色墓碑的圆顶,酒窖和古城墙上

  巨大的裂缝

  是的.我不敢说我是一爿岸

  就像我不敢说我是一滴水、一粒沙

  就像多年来面对人群我不敢裸露

  卑微的灵魂,一个热爱着却不知道为什么

  热爱的灵魂,常常沉陷在向往中

  受不起时光的快,时光啊

  他为什么安息了波涛却又排山倒海?

  五月的水塘

  第一次是蜻蜓带路,每一次

  都忘记了回家的路。在灌木

  和灯心草的包围里.荷叶手拉着手

  把整个黄昏揽在怀里

  这时一定有一朵荷花,突然

  尖叫着盛开,让路过的牛羊

  也不得不回应几声。这时

  在远处观望的风就会加入我的搜寻

  仿佛久别重逢,仿佛有一把锁

  要我打开.这小小的心灵

  巨大的感应,让我至今怀疑

  我一定有什么东西丢在了那里

  五月的水塘,我的水塘

  一张神秘的名片,在世事不断的

  变迁中,一次次乘着五月的风

  披星戴月返回到我的梦中

  炊烟为谁升起

  有炊烟的地方就有母亲

  对此我坚信不疑。然而直到今天

  我也不敢回过头来

  山旮旯里,鸡在鸣,狗在吠

  孩子在应答,沿着落日的余辉

  飘进家门。我知道那就是我

  山野菜在碗中

  数点着往日的星星

  安耳河边,三五座草棚

  多么固执地陪伴着流水

  无边的苍茫,放大着它们的日子

  淘米水,眼看着倒进河里

  却没有一点声息

  广袤的平原,小小的村落

  早晨的阳光追赶着我

  远方在远方等我?背囊里的火烧

  始终是热的,热的

  母亲.远方依然在远方

  而你已经不在。我知道你累了

  可是我却不能回过头来……

  岸

  为什么要加高,要加长,要加宽

  不用沙石.不用混凝土和钢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