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话李维安:公司治理破解公司谜题


□ 庞晓敏


对话李维安:公司治理破解公司谜题图片1
在安然、世通等事件曝光后,公司治理更成为理论界和实业界共同关注的焦点话题。内部人控制、中小股东利益保护、公司社会责任、跨国企业的治理及知识经济下的公司治理,如何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国内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奖获得者,南开大学国际商学院院长、公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李维安教授。
李维安,博士生导师,1957年出生于青岛,管理学博士、经济学博士。现任南开大学国际商学院院长、现代管理研究所所长、南开大学公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南开管理评论》主编。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教育部工商管理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评委、国家留学基金委评审专家、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天津市管理学会会长、天津市学科评议组召集人等学术职务,并兼任香港城市大学、日本一桥大学、日本庆应大学等国内外13所院校的兼职教授、博导或研究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企业需要管理公司需要治理

记 者:我们知道,管理学界对您有“李治理”之称,最近您以《公司治理》一书又获得第十届孙冶方著作奖殊荣。以您的观点,公司治理理论研究进展如何,实践中面临的热点问题是什么?
李维安:公司治理从英文的Corporate Covernance翻译而来,有时也译作法人治理结构、公司治理结构,它回答“公司是谁的、支配公司的又是谁”这样一些基础问题。过去的研究认为,股份制公司是出资人的;现在说不仅是出资人的,还是利益相关者的,研究的视野更宽了。近年来,研究者把公司治理上升到制度设计的层面,提出管理是“术”,公司治理是“道”。公司之所以是公司,在于投资者作为股东不直接参与管理,要让出资人放心,就涉及到建立董事会、监事会,建立公司中的委托代理关系。但公司如果被内部人控制了,知道信息的经营者对外部隐蔽信息,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会派生出公司治理的诚信问题。我有一句话,企业需要管理,公司需要治理,现代公司的治理问题尤为重要。
我们常被问到这样的问题,现在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很好,但股市为什么表现不好?股价为什么上不去?原因在于投资人对上市公司不信任,因此投资者关系目前在世界上被普遍认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事实上,企业必须面对两块市场,就像是企业的左膀右臂:一边是产品或服务的市场,一边是投资人的市场。过去企业对产品服务市场非常重视,而更多地把资本市场看作是来“捞一把”,没有树立持续吸引投资者、投资者就是上帝的理念。像安然、安达信、世通这样好的企业,他们没有技术吗?没有市场吗?没有人才吗?都有。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垮掉了?这就告诫人们,在产品市场上失去诚信会垮掉,在资本市场上失去诚信一样会在短期内垮掉。这些公司倒掉的直接原因是财务舞弊,没有正确披露信息,深层原因则是公司治理出了问题。
记 者:安然等事件的曝光,是否对公司治理的研究提出了新的挑战?
李维安:美国的这些问题曝光后,学术界非常震惊,国内也曾出现彷徨。因为公司治理的许多领域趋向于导入美国模式。冷静下来之后,我们的认识是,公司治理是一个过程,只能向更好趋近,而不能说哪天哪个国家就全搞好了。其实,管理也是一个过程,泰国正大的老总曾说只允许自己高兴24小时,因为守业更难,就是这个道理。我认为,解决公司治理的办法还是公司治理。在安然事件后,美国修改了对公司治理的立法,强化了公司治理。过去对董事会设独立董事只是建议,没有强制,这次强制规定董事会中50%以上的董事必须是独立董事,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走出治理困境。这不是个别企业垮台的问题,关系到社会对CEO阶层的信任。
记 者:您刚才谈到,公司治理和管理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具体有什么不同?
李维安:公司治理是制度层面的问题,管理是运行层面的问题,通俗讲是一个“道”与“术”的问题。治理与管理同样讲监督、激励、决策,但治理主要针对高管人员以上,比如职工的薪酬是管理问题,而董事会的薪酬委员会解决的则是高管人员的薪酬。以前企业搞不好,很多厂长、经理会说,别说解雇工人,就是少发一点钱,工人也能跑到厂长家吃饭。现在上市公司搞不好,还能怨谁?只能怨激励不到位、战略决策不好,这些说到底都是公司治理问题。
记 者:您对我国的职业经理人市场如何评价?怎样才能保证职业经理人有一个合理的流动机制?
李维安:我国的职业经理人市场近几年有所形成,国资委已经开始公开招聘中央直属企业的高管层。随着跨国公司的深度进入,猎头公司开始活跃,公司治理要求正确解决老板和经理人的关系。其实,有职业经理人市场就要有流动,但我国一流动就是“恶性离婚”,很少友好分手,一动就是一场“口水战”,包括创维集团、伊利集团等企业无不为此苦恼。作为公司治理的一个方面,这种现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国正由一个口头契约社会向书面契约社会过渡。上述的一些纠葛打来打去一般都不能上法庭去判断,原因是只有口头契约。未来社会一定是合同社会。职业经理的流动在西方比较好解决,聘一个职业经理人,一定要有第三方中介机构出现,对于职业经理的责、权、利,走的时候不能带走什么,都有明文合约。联想集团目前正在这样做,跟职业经理人建立合同关系。公司本来就是一组契约,所以职业经理市场建设也要契约化,这样将减少很多口舌,大大降低交易成本。这里面还有一个文化和观念转变的问题,不要认为有书面契约就是不信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