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路学长:低成本的大问题



受访/路学长 采访/候 亮
低成本的电影能否进入院线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此,《租期》能够在电影院线竞争非常激烈的情况下放映,它有超出放映本身的意义。

我不愿意眉毛紧竖

记者:从《卡拉是条狗》到《租期》,这期间有三四年的时间。在这三四年里,你都在忙什么?
路学长:我的时间基本上能分成两部分吧。一部分是和电影相关的,比如寻找剧本,自己写剧本,看看片子,看看小说;另外一部分就是玩的部分。我很好玩,兴趣广泛,什么都爱折腾。很多朋友开始接触我的时候都不相信我爱玩,后来发现什么都不能招我,一招我我就上瘾。我爱玩游戏,爱折腾器材,爱烧烧音乐。为了一根线折腾上两个星期,那是常有的事。再比方说网上下载呀,研究软件呀,和朋友聊天呀,反正时间挤得挺满。
记者:三四年时间出一部片子,有些人会觉得有些慢。

路学长:大家觉得我出片的速度慢,其实这是一个错觉,慢主要慢在思考的过程。比如:要拍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怎么拍?这是最花时间的,因为我不想花那么大的精力去拍一个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的故事。但是进入实际拍摄,我的速度是很快的。像《长大成人》《卡拉是条狗》都是只拍了四十天,《非常夏日》只用了三十天,《租期》更短,只用了二十来天。
记者:从《长大成人》到《租期》,很多人都觉得你的片子在一步步地发生变化,似乎变得温和子,不那么愤怒了。是什么原因促使了这种变化?是年龄吗?
路学长:可能有年龄的关系。每个人都在成长,各方面在变化,从不成熟到成熟,从不完整到完整。其实不光是《租期》,《卡拉是条狗》我也是在做这方面的尝试。因为我非常不想把自己整天眉毛都竖起来——虽然我平时不太爱笑,但是我不想做出一副仇视一切的样子,那也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形式。还有就是所谓愤怒,不仅仅是一种表现形式,随着年龄、经验的增多,它会变成另外一些形式……其实这种变化我自己也说不清,得由别人来说。我自己拍片都是凭一种发自内心的兴趣吧。

寻找温暖

记者:拍摄《租期》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呢?
路学长;其实当时我是准备用胶片拍一个名叫《瀑布》的片子。准备得比较充分,但是后来出了点问题。结果《瀑布》就不能拍了。而有个朋友一直说让我帮他做一部数字电影,但我一直没时间干这事,就借着这个空档把《租期》拍了,应该说是准备得比较仓促吧。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题材呢?
路学长:之所以拍这个片子,有几个原因。首先,它是用数字拍的,我很想尝试一下。我平时就特爱玩电脑、高清那一套。另外,这个故事蛮有意思的。几件事往一块这么一凑,就把这事儿干了。就这个片子本身呢,它首先有一个动人的情感故事,能让人坐下来、看下去。故事本身能满足人看电影的基本需求,其次它有丰富的意识形态的外延。它探讨了关于现代与传统对立融解的问题,同时又讲述丁一个关于尊严的命题;而且在它里面,搁置了人们面对道德不同的看法和观点。这是一个很容易用语言概括的看似简单、却具有丰富外延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