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住在隔壁的女人


□ 时 杰

一切从一场噩梦开始。在那个冷雨潇潇的夜晚,陈没朦胧地看见周雪儿向自己走来。陈没听见自己怪异的声音在梦中叫喊着雪儿的名字。
陈没在一片颤栗中惊醒。周雪儿是他中学时的同学,在那个朦胧的年代里,两人互有好感一见钟情。在高三的时候,有一天她突然死掉了。
陈没是附近大学里的学生,因为最近情绪不太稳定,他才从学生公寓里搬出来租下这间阴暗潮湿的房子。据说大约半年前的一个夜晚,一对年轻人经过房前的那条小巷,黑暗的角落里突然跳出几个黑衣持刀的少年,恋爱中的男人丢掉了女人夺路而逃。几个少年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之后,把女人灭口、碎尸,女人的左脚至今没有找到。据说那只脚上穿了一只暗红色的高跟皮鞋。
交房时,女主人介绍说:其实,隔壁西屋的那人也是学生,挺俊朗的一个小伙子。陈没点了点头。女主人走了之后,男主人又突然神秘地对他说:实际上,西屋住的是一个女生,一个高挑婀娜的女生。
陈没听了也没往心里去。只不过,确实也有些怪,陈没已经搬过去一周多了,却连她的影子也没见着过一次。唯一能证明这个人确实存在的就是她窗台上的一盆叫不上名的小花。每天早晨,花盆里的泥土都是湿湿的,刚有人浇过水的样子。
强烈的好奇心使陈没想从玻璃窗上看看西屋的情景。但厚重的窗帘把玻璃挡得严严实实,陈没只好放弃。就是从那天晚上起,陈没开始断断续续地梦见五年之前死去的周雪儿。
又过了几天,陈没早上起床后,发现院子里晾满了各种花花绿绿的衣裳。陈没不禁望着那些衣服发呆。外面晾了这么多衣服,昨天夜里他怎么一点都没有觉察呢?
这天晚上,陈没早早地回来,灭了灯,静静地坐在窗前,直到午夜,四周还是风平浪静。陈没不禁有些灰心,推门出去透透气。陈没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西屋,屋门上的锁居然已经打开了。虽然门还紧闭着,但是门缝底边露出一丝细细的光线,里面亮着灯!陈没的心怦怦跳起来。
陈没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外,贴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屋里没有一点儿动静。陈没大着胆子举手敲了敲门,没人回答,但屋里的灯却“啪”的一声关掉了。陈没再敲门,里面却再也没有声音。陈没大声喊了一下,用力推门,门在里面已经紧紧地插住了。 次日陈没起床后,西屋的门又已经锁上,窗台的小花也已浇过水。一切看起来就像太阳又从东边升起了一样平常。晚上,陈没把窗台的那盆小花偷偷地抱进自己屋里,等对方来要。可对方却始终没有出现。 第二天清晨,陈没一睁眼就发现昨夜里放在床头的那盆小花没了。陈没一个翻身下床,门锁得好好的,窗子也关得紧紧的。陈没急忙冲进院子里,那盆小花好好的摆在西屋的窗台上,花盆里刚浇过水,叶子上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动着晶莹的光。而且,花盆的旁边还赫然摆着一只暗红色的女式高跟皮鞋,那是右脚上的!左脚上的那只呢?皮鞋在阳光下发出暗光,如一张狰狞的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