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缅怀与追寻


□ 王瑞阳

  王端阳

  萧红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独具特色的女作家。1911年农历端午节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现为哈尔滨市呼兰区).1942年1月22日病逝于香港。在纪念萧红诞辰100周年之际,我有幸同萧红的侄儿、原黑龙江少儿出版社资深编审张抗先生进行了一次颇有意义的访谈。他的父亲张秀珂是萧红的胞弟,受萧红的影响,于1937年参加了红军(后改为八路军),1956年病故。

  我与张抗先生相识于上世纪70年代初期。那时我们同在一个部队机关—一总后勤部白城办事处(军级单位)。我在政治部宣传处,他在军马局宣传科,都担任宣传干事。不过,当时我们虽然住在一栋楼里,吃在一个食堂,但很多人并不知晓大名鼎鼎的萧红就是他的姑姑。

  张抗先生为人低调、不喜张扬。当我讲出想同他谈谈萧红的意向时,他踌躇再三,最后碍于战友情谊接受了专访,他认为自己不是专家学者,不具备被采访的资格,并向我解释说张家有条不成文的家规:不许利用萧红的声誉炫耀自己或谋取私利,不许随便品论萧红,只有向社会提供萧红及家族史料的责任和义务。原为八路军战士、如今91岁高龄的老母亲曾一再告诫儿子不能违反这条家规。老人家认为,亲属来评价家人,感情因素很重,很可能有失公允,反而不利于萧红研究工作的深入开展。

  不过,当我同张抗谈起萧红身世时,他还是打开了话匣子。我顺势利导:不许“随便”品论并不是不能品论呀,你就谈谈吧!

  我问他最早是什么时候知道萧红是个名作家,他很自然地沉浸在缅怀的情愫之中,无限深情地说:我是在姑姑逝世八年以后出生的,上小学的时候听大人说过有这么个姑姑,但那时候不太懂事,没有在意。到上初中时看到家里保存的一些姑姑的照片和遗物,开始有意识地读姑姑写的《呼兰河传》、《生死场》、《商市街》、《马伯乐》、《回忆鲁迅先生》等作品,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对她的著作读得多了,才逐渐加深对姑姑的了解。遗憾的是,大量珍贵的史料和文物在“文革”这场浩劫中都遗失了。

  张抗先生说,姑姑短暂而坎坷的人生经历中,虽然仅留下百万字的文学作品,但都体现了对人生命运的追求和探索。姑姑出生于一个地主家庭,并未得到多少家庭的温暖,只有祖父给了她一个可以回味的童年。特定的生活环境改变了她原有的“大家闺秀”式的命运走向,早早地面对社会,看到了劳苦大众的“蚂蚁般”的悲惨命运,使她萌生了对人生现实的置疑;到哈尔滨读书后,知识的熏陶,眼界的开拓,参与学生运动的激情,使她对未来寄托了美好的憧憬;以后被家族软禁在阿城老家福昌号,不让读书,让她继续千百年来中国妇女所走的路,打破了她美好的希冀,使她感受到灰色的未来;后因求学抗婚出逃后,被“爱情”所骗,负债累累,困居在道外东来顺旅店,使她体会到现实的冷酷;被营救出来后,她同进步青年一起,在中共地下党的引导和影响下,开始了“以笔为刀枪”的创作生涯,使她领悟了生命的意义;鲁迅先生的教诲,时局的险恶,婚姻的坎坷和女人的“宿命”,使她自觉地承担了社会的责任,走向了创作的成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