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芳子的预产期


□ 嘉男

  蒲村很空,那辆车悄悄驶进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客观障碍。没有人在路上走,没有狗扭头吠一声然后跳开,没有母鸡惊叫着跑过,所以,也没有喇叭声。但我看见了它。我从屋里出来,端一碗稻谷,一把把撒到地上,替婆婆喂那些鸡们。婆婆昨天回娘家去了,要住上一两天。母鸡们埋头在潮湿的地上啄着。我一抬头就看到了那辆车。

  那是一辆白色的轿车,毫不声张,一路滑过,停在了芳子家屋侧的路边。芳子家的房子虽是幢二层小楼,可我知道,里面空荡荡的,很暗,住了很多年了,墙壁仍是水泥的,没有刷上亮堂好看的白灰。那房子里,现在只有芳子一个大肚子女人,她的丈夫,她的公爹和婆母,都到深圳打工去了。这样一辆车,来做什么呢?

  疑问在心上这么一闪,我突然发现,那不是一辆普通的轿车,而是一辆白色为主的警车。只是在车顶放了个很小的警灯。

  明天,十月二十号,是芳子的预产期。

  其实,这不是芳子第一次怀孕,第一次不知道怎么流产了。这一次,不敢再做工,顺子早早送她回来保胎。原本她和顺子都在深圳打工。回来后,她听了医生的话,不敢到人多的地方去,免得有细菌感染。不敢吃黑木耳、杏子、马齿苋这些活血、大热、滑腻不利于固胎的东西。不敢用手机,远远躲着各种电器,怕辐射。芳子的公公每天去村里肉摊买一点新鲜瘦肉,隔几天去一次县城超市,买一些村里没有的菜,胡萝卜、豆芽之类的。她婆婆一日三餐不敢掉以轻心,饭做得仔细。

  起初,芳子的怀孕反应很强烈,吃一点东西就弯起腰,呕着,都吐了出来,她婆婆看着那么多好吃的东西,都叫她吐出来,心疼,就跟人叨叨,咋反应这么厉害?顺子在家陪了她一个多月,等她情况稳定了,要回厂去,她不许,顺子就又陪了她一个月。那阵子,我的小毛头出生才几个月,孩子的爸爸大康又出门打工去了,我每天都抱着孩子到芳子家的院里坐上一会儿。我帮她算预产期,这方法是我们从网上看来的,最后一次月经来潮的月份数字加上9,日数加上7,就是了。我们算出的日期是十月二十日。后来,她去医院确诊怀孕时,医生也是这么告诉她的。当然,我们也知道,孩子不一定这一天准时出来,在这之前和之后半个月内都是正常的。

  那阵子,我看到她公公婆婆满脸喜气,好像始终都咧着嘴。我每次去他们家,都招呼得格外热情。又过了一阵子,顺子要走了,公公婆婆也决定跟儿子去做工,为的是多挣点钱,为孙子的出世做准备。

  他们打算在芳子的预产期前回来,就把芳子托付给了我。

  我和芳子的认识很有点戏剧性。芳子跟成顺的结合,更有戏剧性,那时候,我跟大康都在深圳一家厂里做工,正在恋爱。有天晚饭后,大康说他同村一起来的朋友成顺,有件秘密的事要我帮个忙。成顺是顺子的大名。

  我问大康什么事?大康说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要去医院照顾一个人。后来我跟着大康来到一家医院,就见到了芳子,也就是顺子托我要照顾的人。芳子个头不高,长得也不漂亮且有点男性化。成顺在走廊里简单地告诉我们,芳子是他一个宿舍的工友。我吓一跳。女孩子怎么住在男工的宿舍?成顺说,这件事现在厂里谁都不知道,他也是因为芳子急性阑尾炎住院才知道的,平时芳子跟他关系不错,经常帮他打饭,还借给过他一次钱,这事儿他也就揽了下来。成顺说,我不帮她也没人能帮到她了。成顺还说芳子不想把她男扮女装混在男工中干活的事儿让厂里知道,所以才找我来帮忙照顾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