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月拓片


□ 高喜平

  家乡的民风民俗,儿时的陈年旧事,总是架不住岁月的收藏。我有些怀旧,喜欢把岁月做成记忆的拓片,在某个很久的以后细细品味。也许发生着的事情,总是悄无声息,但当以历史的眼光回顾时,却是巨变。
  家乡地处八百里秦川腹地农村。家乡人见面打招呼,常问“吃了么”,把吃挂在嘴上,是那个时代深刻的印记。印象中,儿时冬天很冷,常常下鹅毛大雪,老家院子角落里有一个沙堆,奶奶常把从地里挖来的土豆、白菜、萝卜等埋在里面储存起来。浆水菜是那个季节和年代人们“百吃不厌”的“佳肴”。一次煮一大缸或一大桶,能吃到来年春天呢。那时候,食品非常匮乏,不像现在这么丰富。饺子和米饭是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回的。至于肉,那就更是难得一尝的东西了。如今随着温室大棚蔬菜的日益普及,四季的菜随时都可以吃,与那时相比,简直人间天上,恍若隔世。
  打我记事起,家乡就已通上了电,但那时候常常停电。每次等灯泡再次亮起的时候,全村人就像过大年一样高兴。因为老停电,而蜡烛又比较贵,煤油灯就成了家家户户的必备品。用一个墨水瓶子,找个铁盖子,中间穿个细孔,用一根纳鞋底的绳子穿过瓶盖中的孔,一个煤油灯就做成了。在瓶子里倒上煤油,待煤油慢慢地吸上来后,用火柴点燃,一个黄豆大的火光,就在那里亮着,跳动着。晚上的时间里,在土炕的油灯下,我一边写作业,一边听着母亲纳布鞋底子用力抽线时发出来的“嗤-嗤”声。许多次我都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看油灯下母亲那专注的神情。母亲一会儿用头发蹭蹭手上的针,一会儿紧紧刚上好的鞋底,她是那样的慈祥。那样的可亲。在昏暗的灯光下,在一双双千层底绒布鞋上,母亲把自己的青春和对我们的疼爱都深藏进去了。
  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家乡人来说,由于电视机远不像今天这样普及,看露天电影就成了难得的精神盛宴。放电影的消息一般是提前在村民中就传开了,于是大家就开始盼日子,然后十里八村的去。放映当晚,大人和孩子都早早吃过晚饭,夹着板凳从四面八方赶往放映地点,一些好动的孩子,早早地坐在放映机前,等放映机调试时,在机器发出的那缕白先前,做着各种手影,看它放大数倍于大屏幕而洋洋得意。放映现场招呼声、谈笑声不绝于耳,白色电影幕布的正反两面都围得水泄不通,俨然逢年过节,十分热闹。偶尔有大人和自己的孩子走散了,就在放电影的过程中,通过高音喇叭喊话,不一会儿小孩就会和大人在指定地点会面。后来,随着电视机的普及,连接在电视机上玩的插卡式电子游戏机开始流行,有些富有商业头脑的人就买来游戏机摆在大街上招徕生意。那时候,玩过一些游戏,像魂斗罗、冒险岛、坦克大战、街头霸王、超级玛丽、俄罗斯方块等都在我的印象中非常深刻。
  如今,缥缈的油灯远去了,尘封进岁月的拓片。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在人们辛勤的劳作中,田地责任到户,公路直通入村,粮食越打越多,戏楼剧院越修越漂亮,瓦房取代了土屋,楼房又取......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西党史》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西党史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