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常生活(三题)


□ 安 黎

日常生活(三题)
安 黎

  安黎一九六二年四月出生于黄土高坡。教过书,现为《美文》杂志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在海内外上百家报刊发表过各类文学作品,累计二百余万字。作品十多次被各种选刊转载,并有六十多篇文章被收编进四十多本书中。散文《窗花》在《散文》杂志刊出后,被编入十多个省的中学语文辅导教材。出版有长篇小说《小人物》《痉挛》以及中篇小说集、散文集、诗集等六部。
  
  
  令人疼痛的捐助
  
  我对官方组织的一些捐助活动并不怎么积极,尽管踊跃参加这样的活动,可以给自己带来好的名声。在我的潜意识里,往官方设置的那个募捐箱里扔钱,犹如将钱扔进了一个黑洞,你根本无法预见自己的血汗钱会飘向哪里,更不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是否可以温暖那个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泛滥成灾的腐败让我无法相信,接触善款的每一双手都是干净的。
  不积极参加组织的一些募捐活动,并不是缘于我长了一副铁石心肠。恰恰相反,由于自己曾历经磨难,历经贫穷,因此,心变得比蛋黄还软。走在西安的街道上,从街的这头到街的那端,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乞讨者;只要口袋里有钱,我不会拒绝伸来的每一只手。然而,并不是每次捐助都能使人感到欣慰。三年前的那次慷慨举动,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在隐隐作痛。
  那是个秋日的下午,我去市财贸大院办点事,途经市中级法院门口,目睹了特别凄惨的一幕:在一辆架子车上,躺着一个少年。少年大概十四五岁,上半身盖着一件陈旧的棉被,但两条腿却露在被子外面,在空中垂吊着。一条腿肿起一个大包,包已化脓溃烂,淌溢着脏兮兮的脓水;另一条腿更让人不寒而栗:关节下方,有一大块肉不知去向,露出赤裸裸的骨头;骨头四周的肉外翻着,血滋滋的。我轻轻揭开被子的一角,想看看埋在被子里的孩子是怎样的情状。只见孩子上半身蜷缩着,微微颤栗,脸痛苦得扭曲变形。在架子车的辕把上,挂着一个白色的纸牌子,上面的字是用墨汁写的,字迹歪歪扭扭的,但它清楚地表明孩子被放在这里的原因:孩子出了车祸,肇事方有权势而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执法者的不公正令孩子的家人走投无路。

  从牌子上的话可以知道,家长把孩子放在这里,显然有示威和抗议的意思。看着这个和我儿子一般大的孩子遭受这样的煎熬,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拽紧了似的,揪得发慌。我知道,对于孩子来说,现在最着急的不是抗议,而是治病,甚至就是救命。四周有不少人在围观,而我却急于想知道孩子的父母是谁。我想劝劝孩子的父母,让他们别为赌气而贻误孩子最佳治疗时间,从而铸成大错;要打官司,孩子痊愈了也不迟。但没有人知道孩子父母的下落。无奈之下,我从钱包里掏出了二百元,掀开被子,把它放进去后,又将被子小心翼翼地盖上。
  我从财贸大院办完事返回的时候,发现那个孩子依然如故地摆放在那里。就在他的旁边,好几个人围着另一个少年在暴打。挨打者十六七岁,很瘦小;他被打得躺在地上,抱着头,缩成一团,显得非常可怜。他的头已经受伤,脸上的血在流淌。好几只脚照着他的头颅和胸部猛踢着,他发出一阵阵惨烈的嚎叫。
  怎么会这样呢?年轻人究竟做错了什么事,导致他们如此残忍?经打探,我才知道,此事竟然和我有关,是我捐助的那二百元惹的祸!被打的少年是个小偷,他撩开那个受伤孩子的被子,将我给那个孩子的钱一手抓去,然后撒腿就跑。一伙人追上他,把他押回来,然后对他施以拳脚。他们打他,缘于对“正义”的捍卫。但此时,“正义”二字在我的心里土崩瓦解,我为这样的正义感到恐惧。忽然之间我对自己的行为有了一丝的悔意,甚至在心里进行着自我谴责;我当初为什么要捐助这二百元钱呢?这么一点小钱非但救不了这个孩子,却还让另一个孩子遭遇了不幸。偷人者也是个孩子,从他蓬乱的头发和简陋的衣着来看,他无疑来自乡下,是个打工者。偷人抢人固然不对,但为其行为承担责任的难道仅仅是偷抢者本人?即使偷抢者再有错,他也不至于遭受毒打呀!
  我劝打人者不要打了,没有人听我的。在一片“打死他”的吼叫声中,那些正义的人们把抢劫者从地上拎起,他们扭着他的胳膊,把他押往派出所。我望着那个小伙子消瘦的背影,心里泛起一股股的酸楚。我不知道我的心为什么这样疼痛,我只知道,如果携带着良知和悲悯在这个世界上行走,人会沉重得无法迈动脚步。
  
  
  业余的心理辅导师
  
  做过老师的人,差不多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好给人讲道理,我也不例外。一个又一个崇尚暴力的孩子因为我苦口婆心的规劝,而在奔往犯罪的道路上止住了脚步;一个又一个闹了矛盾的夫妻因为我的介入,而避免了家庭的分崩离析;还有一些朋友同学,他们在遇到难题、遇到困境的时候,就来找我,让我给他们出主意,想办法。久而久之,有的人竟然有了依赖感,隔三差五就来找我,搞得我的生活也是乱糟糟的。一个生性脆弱的朋友,他每周都要来找我一次,用他的话说,不来就苦闷得活不下去;来了,向我倾诉一番,我再安慰他几句,他一下子就感觉仿佛卸下了捆绑他的千重盔甲,万道锁链。朋友说我是天然的氧吧,不用付费,就可以吸到充足的氧气。我说,我是个凡夫俗子,但快要被人逼成万能的上帝了,硬要担当拯救者的角色。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