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归宿


□ 李为民

  傍晚,檀教授喝过皮蛋瘦肉粥后有个习惯,把自己舒舒服服塞进客厅的破长沙发里,眯上眼睛听电视。已是深秋,他身上盖着毛毛豆豆上幼儿园睡过的踏花小薄褥子,好像远在天边的孙子孙女就贴在他身上,总能感到一股隐隐约约的暖意。然而,暖意之后,内心深处还伴着一股说不出的窝火:半个月前,毛毛在自家花园里站在木梯上摘樱桃的时候摔下来,右胳膊现在还打着石膏呢。哼,两个大活人就知道整天满世界飞,孩子这么大了都管不好,瞎揪(扬州方言:做事没有章法)! 檀教授在心里骂了一句。
  央视二套经济信息联播正热火朝天讨论股市问题、全球对粮食的需求问题。主持人正襟危坐,还邀请了专家,专家很有信心地说上证指数明年将在4000点上下调整,水泥、钢铁、铁路等行业将会有较好的表现。另外,明年世界主要农副产品的价格将进一步大幅上涨。屏幕下方即时滚动新闻跳出消息:据共同社17日报道,访问朝鲜的美国研究人员透露有关朝鲜核武器的最新动态。
  股市和粮食问题与他教授的古代汉语联系不大,他无需关注,尽可闭目养神。只有电视此刻凑凑热闹让他心满意足,没办法,站了三十多年的讲台,就怕冷清。因为,这个时间段倪老师不会搭理他,她必须在阳台上窸窸窣窣侍弄一番花草,随便吟诵一句“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之类的诗词,很有黛玉葬花的缠绵,然后呢,再漫不经心收拾衣架上的衣服床单,有时,还要眺望远处江边的太阳映照着中江塔慢慢落下,眼里闪着泪光说,还是洛杉矶的夕阳像个红苹果呢。
  不知过了多久,檀教授已经微微打鼾,然而,就在电视里一个不男不女的主持人摆着招牌式的动作嗲声嗲气地说了一句“Yeah!”的时候,儿子东尧“嘭嘭”敲着防盗门,在门外吼着,爸——妈——,开门!声音气势都在。檀教授身子一抖,心脏哆哆嗦嗦一阵乱跳,胸口像揣了只小白兔一蹦一跳波澜起伏,真好像冠心病要犯了。他喘着粗气,艰难地坐起身,摸索着拉开门,东尧满脸阳光提着拉杆行李箱,旋风一样刮进门,顺手还稳稳地扶着老爸的胳膊。
  还是老样子,皮肤黝黑,花格牛仔衬衫裹着宽阔的肩膀,一米八的身材魁梧得像宽银幕电影,挺拔的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目光坚定而温和。
  爸,妈呢?东尧东张西望,大声问,口气兴奋而不安。
  老爸呼哧喘着气,一甩胳膊,说,别扶我,我和你妈好得很!看你穷急吼吼的样子!
  爸,你怎么了?东尧冷不丁挨了一闷棍,愣怔地望着父亲。也难怪,从小到大,只要东尧有什么高兴的事,父亲就残忍地提醒他,甚至奚落他,也就是在这种泼冷水式的教育下,东尧戒骄戒躁,茁壮成长。因为酷爱天文和爱因斯坦,他就成了研究黑洞物理方面的科学家,整天德国意大利国内满世界讲学做试验带博士,还成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
  还好意思问!檀教授靠在沙发上,嚷嚷开了,看你把家弄得一铺狼烟的(扬州方言:乱七八糟)!你和小梅一个在波士顿一个在深圳,一走就大半个月,噢,把两个霞崽(扬州方言:孩子)就交给墨西哥保姆,都不管啦,毛毛能不出事吗?还教授呢,愣种(扬州方言:做事不计后果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