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重的呼喊


□ 陈明恒

沉重的呼喊
陈明恒

满怀深情的叙述和呐喊,倾诉着缕缕的故乡情。在那片古老而沉默的土地上,有着我们最爱的人,最温情也最伤感辛酸的旧事。故乡,我们心灵的共同栖息之地,它的一丝喘息就足以跨越千山万水,触动我们内心最敏感的琴弦。田禾的诗集《喊故乡》让我们真切的触摸到了那质朴清新,但又落后封闭的土地。那里有着温馨,淳朴和感动,也有辛酸,苦涩和沉重。

一、忧伤的记忆

乡村,每个开发这块文学资源的作家都会对其有着不可言说的温情,它的人伦美和行为文化与它的青山秀水一样澄澈。然而,与这种淳朴,憨厚相伴生的则是落后,贫穷和闭塞。
“四月,杏花开了。一道瀑布,从山崖上挂下来。流到远方的水,漂着外婆的水葫芦”。
乡村是美的,清澈的。在田禾的笔下,我们能够寻到乡村田园的那份平静和恬淡的影子。当下城市人矫情的鼓吹向往自然和美丽的田园风光,希望回归乡村,但是他们的乡村只是自己所幻想的世外桃源罢了。乡村的苦难和忧伤已经被部分人的诗情画意所忽略。而田禾带我们走进了这真实的乡村,在他忧伤的记忆里让我们看到了这种不和谐的风景,它是辛酸的,而又撼动人心的。
“四月的土地上,一张锈钝的犁铧,比一头瘦小的牛走得还要缓慢”。
乡村的质朴,掺杂得更多的是一种与这样的固步自封的停滞时空相对应的落后与艰辛。这种原始的自然带来的是原始的生活,是对最基本的生活条件渴求的一种悲哀:
“我离开村庄那年/山谷里的一阵风/掀开了/父亲刚翻盖过的房顶/还压死了母亲喂养的/正下蛋的母鸡/母鸡的死/让我母亲哭肿了眼睛”。
与那种居高临下的审视不同,田禾的那种忧伤是真诚的。他以忧伤而冷峻的叙述笔调缓缓的讲述记忆的山村。不是那种无关痛痒的悲悯与同情,而是发自肺腑的忧伤和悲凉。他的诗歌中,无论多么美的乡村美景,多么温馨的记忆,总是会被彻骨的悲凉和苦难所惊醒。这种强烈的反差对比,比单纯的叙述苦难要来得更加震撼人心。在这种突转中,留给我们更多更深的思索。再美的风景,在他的笔下,都笼罩着“冷月无霜,渐黄昏,清角吹寒”的彻骨悲凉。

二、现代守望者:生存的困境

这是一个躁动的年代。在城市纵情狂欢的时刻,在小资,白领,精英成为人群攀登目标的时候,在满世界都憧憬奢华标榜品位的年代。乡村,更像一片被时代所忽略和遗忘的土地。这里是亘古如斯,天荒地老的停滞不前。在世界高速发展的今天,绝大部分乡土却并没有迅速的跟上时代的步伐。在这里,历史的时钟放慢甚至是停止了它的脚步。在这片土地上,守望着祖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他们的生活也是这样缓慢,迟滞。
“日子简略到一日两顿/言语简略到见人一笑/身份简略到只有姓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