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乔·奥顿:生命的短烛和无稽的故事


□ 沈 林

  许多人爱在台上演戏,常是因为演戏的时候,原本无聊无趣、无声无臭的日子,陡然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了。为了这高于生活的体验,舍本赔吆喝他们都在所不惜,难怪被人叫疯子。看客喜欢看台上戏耍,不仅为台上的戏好看,还因为出了剧院可以继续评点台下的演戏人,好像他们下了台后举手投足也非同寻常。这么拎不清,难怪看客被人叫傻子。其实两边都不能怪。因为真有那么一些戏剧人下台后仍然不肯罢休,还一门心思耸人听闻,要让出了剧场的观众继续瞠目结舌而后已。
  
  乔·奥顿(Joe Orton),一九三一年出生在英国莱斯特市一个工人家庭。父亲是花匠,母亲是车工。奥顿小时候哮喘,在这个安静无奇的小城镇里耽误了学业,没能入文法学校,可母亲在他身上寄托了厚望,所以送他上了私立学校。毕业后,奥顿没找到像样工作,只好干些没出息没出路的活计。就这样,他蹉跎了十八载光阴。唯一能让这个小青年寄托幻想、消磨时光的事就是镇上的业余演剧。
  一九五一年他终于获得了当地教育部门奖学金,赴伦敦英国戏剧表演最高学府——皇家戏剧学院(RADA)学习。在学校他结识了同性的终生伴侣肯尼斯·哈利维尔(Kenneth Halliwell)。这对宝贝演艺上没搞出什么名堂,就一起转向文学,合伙码字。可几个大部头小说写下来,一页都没化成铅字。他们靠着哈利维尔的一笔不大的遗产苟延残喘,不得已两人轮流打半年工、写半年字。寂寂无名的几年里,两人只有一件勾当获得了小小的社会反响:他们从公共图书馆借出图书,在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小说的书页边涂抹猬亵言辞,又为花卉图册添加色情照片,结果双双被擒,对对坐牢半年。但身陷囹圄时,奥顿笔耕不辍,写了第一个剧本《楼梯口的小混混》(The Ruffian on the Stair),投寄英国高雅文化殿堂BBC,竟获采用。
  从此,这个刑满释放的同性恋一发不可收拾。从一九六三到一九六七年,四年撰写了三出大戏、四个小品。他成心扮边缘人,专事挑衅社会、专写惊世文章,废寝忘食,乐此不疲。一九六四年的《款待斯隆先生》(Entertaining Mr Sloane)在商业戏剧重镇伦敦西区上演,标志着他功成名就。剧名中的主人翁斯隆是位姿容美好的翩翩少年,寓所的老女人凯瑟和她弟弟埃德都垂涎其美色,争相献媚。斯隆乐得两边渔利。不久,凯瑟和埃德的父亲肯普发现借宿家中的白面郎君其实是一个杀人恶魔,威胁要检举揭发他。斯隆立马杀了肯普。儿子和女儿趁机敲诈斯隆。于是该斯隆轮流伺候凯瑟和埃德了。凯瑟和埃德兄妹丧尽天良,说起自己的动机头头是道,天衣无缝,把能骗过自己、别人没法在太阳地里抖落的东西,在众人面前说得朗朗上口、顿挫悠扬。
  《款待斯隆先生》非常符合传统客厅剧的要求。剧坛泰斗、审慎的同性恋绅士睿惕艮很赏识这部新作,当演出移到西区舞台时,他甚而亲投三千英镑,襄助盛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