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面楚歌


□ 麦 家

四面楚歌
麦 家

  第一章 前 言
  
  本文是我送给老z的寿礼。
  照他们的讲法,她已不在人世。是死于非命——听说是谋财害命什么的。不过,我不大相信。或者讲,我不情愿相信。所以,我今天还是一本正经地给她赠送寿礼。
  我朦胧记得,老z出生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与新中国同生。显然,如果她真的是因财而走了,无疑是走得早了,才不到六十岁。时间已经把人类的寿命一点点延长,现在的人六十岁生活才开始——种时尚的说法。我非常反对现行的退休政策,是因为我注意到这个时尚的说法总体上并没有错,也许只是掺了一点文学的修饰而已,比如夸张,比如煽情,等。
  老z曾经是一家外文资料室的编辑,她懂得英法两国语言——英语好似要地道些。我是一九八五年夏天认识她的,当时我在她们楼道里做临时工,负责烧开水、打扫卫生、邮件投递什么的。日工钱为一块八角,做一个暑假,基本能挣够我半年学费。我要承认,当初我家里不像现在这么牛哄哄的。有钱的人都是牛哄哄的。
  那一年,我只有现在一半的年龄;二十一岁。老z是“奔四”的年龄。她曾经对我开玩笑说,她可以把我生出来了。我算了一下,好像确实可以。我听说过十三岁的女孩生孩子的事情,报纸上登的。
  老z没有丈夫,或者说,丈夫已和她离异。儿女各一个,儿子在香港,女儿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她还有不少亲朋好友在海外和港台:一个哥哥在台湾,两个姐姐在香港。加利福尼亚是她姨妈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人都迷出国镀金——削尖脑袋,不计后果。好像出了国,万事大吉,以前的所有损失都会得到双倍的弥补。老z要出国条件一流——水到渠成,心想事成。因之,有人动员她出国,再三地。可她不,再三地不。她说靠改变环境来改变生活不是办法。云云。
  老z钱很多,真的很多。她父亲曾是个艺术家,画画的,五几年回国,一九六七年戴着高帽子游街九天,后在一个叫先锋渔场的地方劳教六年差半个月,遂死。非镇压致死,系郁闷致死。一九七八年,拨乱反正,老z得遗产上万。那时候的万元户比今天的亿万富翁还稀少,政策又不像今天这样明朗,不少万元户小心起见就把钱捐给国家,要不就换个国家,一走了之。老z连国库券都不买,更不要说捐了。她收藏昂贵的文物、古董、艺术品等。她对我讲,“小心起见”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捍卫自己的钱财,就是被押上街斗私批修、横死街头也是人性的一部分。云云。
  老z书读不少,艺术熏陶不薄,文章做得不坏,她经常追于报纸刊物约稿写文章。之外还有兴致设计服装,后来还写广告词。她写的广告新颖别致。她给佳美服装公司的广告是这样写的:佳美公司的裙衫,我不敢穿,因为我是个黄脸婆,水桶腰。
  其实,老z脸面和身材都姣好,只是年纪不饶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