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来终结城市噪声


  文 徐曼

  在城市化这趟列车正如火如荼行进的时候,噪声也悄无声息地渗透进了大众百姓的生活,充斥着城市的每个角落。曾几何时,想要在偌大的城市中寻找一方安静的净土,竟成了一种难以企及的梦想。

  北京地铁大兴线的开通让周边众多居民兴奋不已,今后他们就可以搭乘地铁这样快捷的交通工具出行了,可居住在大兴区金惠园社区青岛嘉园小区的100多户居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自从大兴线试运行开始,每天地铁驶过时产生的振动让他们的身心备受折磨……

  大兴区这100多户居民的遭遇并不是特例,地铁产生的振动也只是城市诸多噪声源中的一种,那些不论白天黑夜都不绝于耳的机动车的鸣笛声、防盗器的报警声、大街上小商小贩的叫卖声、商业区人群的喧闹声、歌舞厅彻夜的乐声以及建筑工地的机械轰鸣声等,广泛分布于城市的各个角落,不间断地滋扰着城市里面的每一个居民……

  噪声“狂响曲”—这个杀手太凶残

  什么是噪声?简单地说,凡是能干扰人们正常生活、学习和休息,对周围环境造成不良影响的声音均属于噪声。尽管噪声不会立即置人于死地,也不像大气污染和水污染那样容易察觉,但这并不表明我们可以忽视它的危害。科学研究显示,噪声不仅会影响人的听力,还会诱发人体包括神经、心脑血管等系统在内的多种疾病,使人体出现疲劳、失眠、健忘和神经衰弱等症状。由于噪声的接收是被迫的,因此还会对人的心理产生恶劣影响,能使人烦恼、激动、易怒,甚至失去理智。在河北迁安市,就曾有一位名叫万田林的居民因旁边工厂的噪声造成神经错乱而自缢身亡。

  世界细菌学奠基人、德国医生罗伯特·科赫曾预言,“早晚有一天,人类为了生存将要与噪声奋斗,犹如对付霍乱和瘟疫那样”。如今,罗伯特·科赫不幸言中,噪声已成为城市中的“隐形杀手”,时刻威胁着居民的身心健康。

  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在政府的主导下,以城市建设为主要动力的城市化进程在我国各地全面铺开,随着“固定资产投资”这部机器夜以继日的运转,基础设施建设和国民经济全产业链呈现了跨越式发展。然而,在城市化这趟列车正如火如荼行进的时候,噪声也悄无声息地渗透进了大众百姓的生活,充斥着城市的每个角落。曾几何时,在这样一个动不动就“跨海奔月”的时代,想要在偌大的城市中寻找一方安静的净土,竟成了一种难以企及的梦想。据环境保护部2010年11月发布的《2009年全国城市环境管理与综合整治年度报告》,全国有77.36%的城市开展了公众对城市环境保护满意率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城市公众满意率平均为77.26%。其中,城市公众对空气质量的满意率为79.85%,对河流湖泊状况满意率为78.29%,对噪声状况满意率最低,仅为68.56%。从投诉量来看,近年来,居民对各类噪声的投诉,已经超过对水、大气及垃圾等其他环境污染的投诉。以西安为例,2009年西安市环境信访投诉总投诉量为18320件,其中噪声类投诉14757件,占总投诉量的比例高达80.55%。

  在工业生产、建筑施工、商业经济、交通运输等众多噪声污染源中,交通运输噪声是最受关注的一类。随着城市交通网络的建立,城市噪声网络也随之形成。当前,为解决众多城市拥堵的交通状况,轨道交通作为治堵良策在各地政府的力挺下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建设狂潮。轨道交通的确给城市居民带来了巨大的出行便利,但在运营过程中产生的噪声也严重困扰着人们的日常生活。2002年12月20日,因不堪忍受八通线地铁和京通快速路的噪声污染,北京市朝阳区通惠家园16位业主将北京城市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4家单位告上法庭;2008年因楼下经过的城铁13号线噪声太大,北京市朝阳区光熙家园业主王先生将城铁公司和开发商告上法庭,要求赔偿。不论最终审理的结果如何,噪声这部“狂响曲”都到了该改弦更张的时候了。

  噪声顽疾——想要“治”你不容易

  2010年5月, 《钱江晚报》有过这样一则报道:家住宁波市江北区的黄先生,因交通运输噪声的问题联合了30多户居民,分别向江北区洪塘街道、江北区环保局、江北区交警支队进行过投诉, “估计投诉次数在30次以上,但是,至今没有哪一个部门进行实质性处理”。只要我们稍微查阅一下各地报纸,类似的报道可谓是数不胜数。

  我国早在1996年10月就颁布了《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对各类噪声的监管作了明确规定: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对全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实施统一监督管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的环境噪声污染防治实施统一监督管理;各级公安、交通、铁路、民航等主管部门和港务监督机构,根据各自的职责,对交通运输和社会生活噪声污染防治实施监督管理。然而,针对各大城市与日俱增的噪声污染投诉,真正通过行政和法律手段解决的却鲜有所闻。这是因为在噪声污染防治工作中,虽然各个部门均有明细的权限规定,但由于涉及部门较多,居民的投诉常被推来推去。有些部门对相关的法律法规不甚了解,加之在实际执法过程中,一些基层部门又并未完全按照权限划分执法,更造成居民对于各部门权责的误解与困惑,因而“投诉无门”的现象屡有发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谁来终结城市噪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