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辞巧妙 孝情感人


□ 李秀梅 吴万山

  话说公元263年,司马昭灭了蜀汉。蜀汉后主刘禅的郎官李密成为亡国之臣。公元265年,晋武帝下诏再命李密出仕,先拜其为郎中(尚书省的属官),后除为洗马(即太子洗马,太子的侍从官)。古人常云“一仆不事二主,一臣不事二君”,作为蜀汉忠臣,李密自然不愿变节于新朝;但如不就职,无疑会招致晋武帝的猜忌而招致杀身之祸。李密进退两难,他的一番巧妙言辞,一腔至真之情,不仅替自己解了围,而且赢得了晋武帝的称赞——“士之有名,不虚然哉”,“乃停诏”,允其不仕,还“嘉其诚,赐奴婢二人,使郡县供其祖母奉膳”。再一次拜读完李密的《陈情表》,为他的巧妙说辞而折服,为他的拳拳孝情而感动。
  
  一、凄惨苦情化怒责为怜悯
  
  作为一朝国君,一而再再而三地下诏重用李密,对“亡国贱俘”可谓是至善了,谁想,李密辞而不就,晋武帝无疑会龙颜大怒(“切”、“峻”、“责”、“逋”、“慢”,都准确鲜明地刻画了武帝当时的恼怒情态)。面对武帝的恼怒,李密先来第一招式——以凄惨苦情软化帝王的铁石心肠:“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悯臣孤弱,躬亲抚养。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至于成立。既无伯叔,终鲜兄弟,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汤药,未曾废离”。
  “臣以险衅,夙遭闵凶”,是全文陈述苦情的总冒。“险”,不同于今天的“危险”义, “险”,意为“坎坷”,“衅”意为“祸患”, “闵”,多指疾病死丧,“凶”意为“不幸”。“险衅”“闵凶”这两个词含义程度很重,很快就把晋武帝导入惨苦的境域。“生孩六月,慈父见背”,是一大不幸; “行年四岁,舅夺母志”,是又一个大不幸;“九岁不行(不能行走)”,是又一种大不幸。尽管有三种大不幸,如果家里人丁较多、外面亲戚不少,那还可以有若干圆通的余地,现在是“零丁孤苦,至于成立”。“孤”得够痛苦、够奇特、够长久了。“既无伯叔,终鲜兄弟,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又一大不幸!最后以“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来简括,有力、形象地刻画作者幼年时经历的那种寂寞、清贫、孤独、悲怆、冷酷、凄厉无告、遭人白眼的惨境。武帝怎不被浸透在一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氛围之中而对作者产生深切的同情呢?如果祖母刘氏身心康泰,行动便利,那还可以有些周旋。大不幸又一次在必然中发生了──祖母刘氏经受不了许多家庭变故的摧残,经受不了许多社会人心的冷遇,经受不了许多对孤弱孙儿的哀悯和担心,喂养和抱持,事必躬亲,因而“夙”婴疾病,“常”在床褥,失去独立生活的能力。祖母所唯一依靠的是一根弱苗而已,“臣侍汤药,未曾废离”,概括而又具体地写出了作者对祖母的孝谨备至。从“而刘”到“废离”不过寥寥几句,却勾勒出陈情不仕的一个很重要的画面,使武帝化严为慈,由怒责转为怜悯同情,一道防线就被瓦解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现代语文(教学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