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口讷者的悲哀(短篇小说)


□ 杨玉祥

  一个爱读小说,擅讲故事的孩子,遭遇人生第一次演讲的失败,从此留下阴影,每每当众演讲必定大失水准,他的人生际遇也因此改变,我们的内心又何尝没有各自的阴影?

  我上小学的时候,零花钱是一毛钱。有的小朋友买一毛钱的苹果,能给满满的一网兜。那是用红的绿的塑料绳编成的网兜,现在早已见不到了。那些苹果能慢慢地享用几天。那幽香幽香的苹果味能在屋里停留好长好长时间。

  我却攥着一毛钱,穿过大大小小的水果店,跑到街边的小屋中。屋中四壁陈列着各种不同的小人书。《东周列国》《三国演义》《平原枪声》《野火春风斗古城》,看得我眼花缭乱。我很快选中一本《水浒》,交给柜台一毛钱,戴着老花眼镜的老爷爷找给我九分钱。租一册小人书看仅花一分钱。

  我拿过小人书坐在小屋条凳上看,鲁提辖醉打镇关西。我至今记得画面上鲁提辖那粗粗的大大的拳头,怎样重重地击在镇关西那臭猪般的头颅上。血浆四溅,看得我两颊燥热,周身热血涌动。

  兜里的硬币一分一分交到老爷爷手中,从老爷爷手中接过一本一本小人书,从太阳升起看到日头偏西。一直到一毛钱花罄,才恋恋不舍地从小屋走出来。

  我可不像其他小朋友那样,看完只在心中留下一段温馨的故事;而是在悠长悠长的胡同里,电线杆下,借着昏黄的灯光,四五个小朋友围着我,听我讲白天刚刚看完的《七侠五义》。我讲得手舞足蹈,唾沫星子飞溅,小朋友听得大眼瞪小眼,小姑娘听得吱哇乱叫。

  听众中渐渐出现大人的面孔。某一天,我被邀请到一棵大槐树下,那里摆放着竹桌竹椅,桌上放着一杯清茶,冒着缕缕香气。我坐在竹椅下,刚讲个开头,旁边一位老爷爷就指着那杯水说:“润润嗓子,慢慢讲。这杯水可是专门为你预备的。”边说边用他那芭蕉扇子为我扇扇后背,爱抚地胡撸一下我乱糟糟的头发,我想谦让两句,老爷爷比我的父亲还大一辈呢!可看见大树周围,人群密密匝匝,里三层外三层,瞪着焦渴的眼神,同龄的小姑娘们,流露着羡慕的目光,我竟坦然地靠在椅子上,享受着款款微风,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讲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我口若悬河。大家随着神采飞扬的讲述而敞怀大笑,或黯然神伤。清晰地听到我朗朗的嗓音在小巷中回荡,起起伏伏,那将是怎样的一种享受,余味无穷。

  我的名声随着大人孩子的口口相传,传进了我所在的中学。一下课,男生们呼啦围拢在我的课桌旁:“来一段!来一段!”听完我讲的故事,他们对前来询问的女生说:”厉害。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天,同学通知我,孙副校长找我。

  我愣了半天,没缓过神来。没缓过神来的原因,是我在班里蔫蔫的不起眼的角色,既不先进也不落后,有我在不多没我在不少。老师喜欢的同学中没有我,老师讨厌的嘎杂子小地痞小玩闹中也没有我。今天一个副校长找我一个老实巴交的学生谈话,这在班里,甚至全校还是第一次,你说我不紧张现实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