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兄弟”情谊,话剧情缘


□ 刘 夏

  话剧《兄弟》作为上海纪念话剧百年开幕大戏,还未开演,已经受到媒体大众的多方关注。笔者有幸对《兄弟》剧组进行了探班采访。
  来到排练厅时,剧组正在连排第一幕,很热闹的一场戏。虽然没有灯光音效的修饰,几位演员从主演李光头到配角“傻聋瘸”都演出了鲜活的人物特色,演的人有劲,看的人也津津乐道。连排结束后,笔者就刚才的一幕连排引出许多人对这部戏的争议与好奇,与导演熊源伟和两位主要演员徐峥、许榕真聊了起来。
  首先,既然改编自余华的同名小说,话剧《兄弟》就难免要被人拿来和小说作一番比较。对此,《兄弟》剧组看起来还挺乐观。
  
  导演:让话剧自己说话
  
  熊源伟导演再三强调,话剧与小说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小说可以描述,而话剧更注重舞台行动的表现,加之服装造型、灯光音效,他相信话剧版的《兄弟》会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原来《兄弟》也可以这么演!对于一部长篇小说,话剧不可能将其情节完全复制,熊导说最重要的是要保留小说的神韵。
  话剧版《兄弟》有着更明显的戏剧冲突,比如不同人对一件事的不同看法所引起的矛盾冲突。剧本对小说的一些情节也进行了修改,比如将李光头偷看女人屁股改成偷看女人洗澡,处美女大赛改成醋美女大赛,更便于话剧的舞台表现,也更容易唤起观众的良性呼应。
  话剧的另一特色便是语言。对此,熊源伟导演说,《兄弟》这部戏十分注意运用语言表现时代特征。话剧改编自小说的下半部,更贴近生活,剧组在规范时代语言的同时,也添加了诸如“海选”等能唤起观众共鸣的词汇。当然,它也必须符合剧中的时代背景,现在排练还没有最后定型,一些用语都还在被不断地删改。
  看完热热闹闹的一场连排,笔者在感慨的同时也有些疑惑,这样喜剧性的表演会不会使这部戏显得浮浅了?熊导摇摇头:“不会的,剧本本身的深刻性会给观众留下思考的余地。许多看我们试演的观众到最后都留下了眼泪,这决不是一个单纯的喜剧所能做到的。我们可能会用一些夸张的手法和一些喜剧的形式去表达更深刻的社会问题。”
  
  徐峥:希望观众看的时候忘掉小说
  
  谈到小说与话剧中人物塑造的不同形式,徐峥觉得,李光头这个人物形象在小说中塑造得很成功,他有些符号性的因素在里面,因此不需要考虑得太完整。但是把他搬到舞台上,变成真人,就需要把李光头的故事演得合理,好看。话剧版的时间限制决定了它的信息量十分密集,几乎每一幕李光头的形象都是不同的,越来越荒谬。
  听到我说这部戏挺好看的,徐峥很高兴。戏剧的观赏性绝对是第一位的,好看绝对没有错,他不希望观众在看戏时思考太多太严肃的东西,放松心情,尽情地随着剧情的起伏跌宕而感动,微笑。我问他对观众有没有什么期待,徐峥告诉我一个很调皮的答案,他说他有时会在观众群里和观众一起看戏,现在的话剧观众的水平越来越高,每个观众都有自己的理解与判断,唯一期待的就是大家不要迟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