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高三学生眼中的高考


□ 李明明

首先热烈鼓掌对《北京文学》和舒云阿姨表示感谢和欢迎。我是一名高三的学生,2006年6月即将高考。尽管还有一堆作业等我去移,但当我看见这次讨论时还是忍不住内心激动而放下了作业,因为我对现行高考非常非常不满!!!
高考新八股是对我们创造力的无情压杀,我们必须服从教材才能得高分,面对试卷上刁钻古怪离实际生活十万八千里的题我们要硬着头皮做,不准问为什么,因为成绩是唯一标准。英语虽然仍是“聋哑”,但比起老教材要好多了,历史地理还有一些内容较贴合实际;数学才烦,什么向量函数,生活中又用不到我将来又不搞数学研究学来干什么?政治书上问答题更烦,我们必须把书上大段大段的政治原理哲学理论背下来才能得分,如:为什么社会需要诚信?答案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有能动作用。这不是教我们说空话说废话吗?再说语文,有些题简直无理取闹!给一段名作叫仿写,给一首诗叫分析,考场上明明就没有那鸟语花香或烽火连城的环境,叫我们怎么体会意境?只能逼着去死抄死搬老师的话。考字音字形的选择题更是钻牛角尖,叫把每组有2(3)个错的选出来,每组都少见且有错,看得我连正确的字都忘了,有些字还以北方方言发音为准,我们南方人怎么可能读得来哦?还有标点符号,“不会吧?是你!”“不会吧,是你?”放到生活中都能符合语气语境,但考题非逼着我们改,简直有病!写得好高考作文的人有两种,一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这样他才能很清高地在考场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空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共产主义好”。另一种是读书多语言感觉好但个人主见不强烈的,他在考场上可以造出优美的句子,堆砌出华丽的段落以“文采好”得高分。谁要是像韩寒一样写杂文讽刺个什么人,那绝对死定了!出题人平时肯定爱钻牛角尖讨人厌,要不为什么要这样为难我们呢?看到“神六”升天,我们第一感觉并不是民族自豪感,而是想到地理要考经纬度政治要考什么哲学辩证原理语文要考……高考,让我们麻木不仁。
有一次考试我历史66分但算总分时却被打成了6分,名次降了100多名,高考出现这种错误怎么办?卷子我们又查不到。北京某些地方升学率高恐怕不是教学质量好而是因为录取分数低吧?北京教育条件那么好,并不是每个学生都素质高,凭什么录取分低出一大截?高考的公正性,值得打问号。
前不久从报上看见苏州副市长提倡不分科,引来同学骂声一片,苏步清那样的全才是应试教育培养的吗?现在小分科都让我们要死要活,不分科,他来试试,一个月不叫苦我给他舔鞋!我们不是机器,我们有自己的喜好,逼我们学不喜欢的科目能学好吗?
一到高三,每个同学都成了病人,每天在日记本上呻吟“我好累我好痛苦我要窒息了!”我们必须牺牲健康、友情、爱好兴趣等美好的东西来换取残酷的考分,怎么可能不痛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