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雨落在硅谷


□ 刘成章

大雨落在硅谷
刘成章

刘成章,一九三七年生于祖籍延安市。一九六一年毕业于陕西师大中文系。曾任陕西省出版总社副社长,陕西作家协会副主席。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写过诗、歌词和剧本。新时期以来主要从事散文创作。出版过七种散文集子,其中《羊想云彩》获首届鲁迅文学奖。《安塞腰鼓》《扛椽树》《走进纽约》《读碑》《压轿》《七月的雷雨》《牛群》等作品被选入各种散文选本和语文课本。现旅居美国。

这个题目显然含了极多的水分,是饱和了的,就像天上的云彩。只见那些云彩好像只轻轻地一抖,天地间就有了几丝水意,紧接着起了风,然后,就感到鼻尖上落下凉森森的东西。再然后,雨就真的普天飘洒,这儿那儿,就都有雨伞一把一把地张扬,红红绿绿,摇摇曳曳,如一朵一朵绝美的鲜花。
然而,雨伞毕竟不多,因为这是硅谷,是轮子上的世界。沿着高速公路,钢牛铁马踩着风火轮,车的挡风玻璃上,雨刷子如倒置的钟摆往复不停。隔着车窗望出去,风驰电掣,轮飞水溅,哪一个不是一派与时间叫阵的劲头?
然而,汽车也毕竟不多,因为,硅谷不是小村镇哪!它的人口是二百五十万哪!举目四望,不只汽车不算多,也没有多少可以称得上雄伟的建筑,而现代都市常有的摩天大楼,它一座都没有,即使是它的商业区也看不出有什么像模像样的繁华。这硅谷,平日就如一座空谷,此刻就更静了,而且加上几分朴拙。哦,好独特的藏而不露的硅谷!
然而,我的心此刻却飞到大洋彼岸——飞到陕北去了,飞到关中平原去了。陕北的信天游中隐隐飘荡着米酒的香气,沁人肺腑。关中平原菜花黄了的时候,常常把大雁塔都辉映得像金子,万丈辉煌。我多少年一直生活在那里。在那里,曾经有一些时候,所谓硅谷,只是《参考消息》上的一个地名,猜想中的一个最难猜的命题,如一片神山圣水。即使是现在,一提起硅谷的“苹果”,一提起硅谷的“谷歌”,我故乡的许多朋友们仍然会感到多么遥远和神秘!但曾几何时,我竟然和“苹果”、“谷歌”们站在一起了!挨个儿数吧:“苹果”、“谷歌”、“惠普”、“IBM”、“英特尔”、“雅虎”……它们一个个的就在我身边,它们的建筑一个个精美得就像珍珠的楼,水晶的楼,钻石的楼,绿树和草坪像绿缎子似的衬扶着它们;或者,它们就像一朵朵硕大的幽兰,硕大的幽菊,硕大的幽梅,人们像蜂,在它们的花瓣间进进出出;门前或院中的标牌上更是五彩纷呈的艺术杰作。我每次走过的时候,都要把那些标牌看上好几眼。它们和我离得那么近,真是伸手可触。望着那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我想,那被咬下的一块,应是含在我的嘴里的吧,我仿佛咀嚼着,其声清脆。那“谷歌”的写在标牌上的英文“Google”,那是我每天都要在电脑上点击的字符啊,现在不期而遇,怎能不叫人好像走入梦境!“看眼前,是何人,又面熟来又面生。”这歌,便生于我心上,颤栗于我唇间了。哦,好亲切的字符!

说起亲切,又不能不想起另外两个公司了,因为它们的楼宇里头整天忙碌着我的至亲传人。它们的规模虽然不是数一数二,却也在世界各地都有分支机构。硅谷是寰球之谷,我的血脉是这谷里的一条叶脉,我分享着硅谷强健的心跳。
现在,天下着雨,雨把“苹果”、把“谷歌”、把“惠普”、把“IBM”、把“英特尔”、把“雅虎”……把硅谷的无数公司和它们的五彩纷呈的标牌,都笼罩起来了。很有点南朝的意味。不是吗?莺也在啼,绿也在映着红。虽然不见酒旗舞于风中,却有麦当劳的特大的“M”,凌空高悬。寺当然成了司了,公司,不是四百八十个公司,而是八千四百多个(大的大到有员工二十多万,如一条巨鲸,小的至小,麻雀似的,只有三两个人)。如果有诗人杜牧那样的眼光,我当会看到,闪烁于烟雨中的,是多少楼房,多少门窗,多少标牌多少树!但我的眼光短浅,在我面前,那些雨中的楼房,门窗,标牌,和树,都是山隐水迢,迷迷离离,若谜,若梦。若谜若梦的还有一部硅谷史,特别是它的源头。那个叫做特曼的斯坦福大学的名垂青史的教授,是怎么想起让他的学生们去一片荒凉的谷地去创业的呢?那些学生身上带的五百块美金,是怎么一点一点凑起来的?而工作在那个破烂的车库里的有志青年,又是怎么迎来了惠普和硅谷的呱呱坠地?一转眼六七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一切都如隔着这蒙蒙的雨帘了。但那源头喷射出来的精神光芒,却至今随处可见。没有浮华。没有媚俗。没有慵赖。没有骄和躁。没有死气沉沉。即使在此时此刻,这落雨的假日,许多人也早早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早早地加班去了。只有他们家的树木还悠闲地站在他们家门前。雨水沿着棕榈树的树干流淌下来,棕榈树高大,挺拔,它小小一团的枝叶紧贴着云层,仿佛为了弥补硅谷没有高大建筑的缺憾。湿淋淋的橘子树叶子碧绿,果实金黄;随着雨滴的落下,那耀眼的果实也落下落下,咚咚地响;地下已铺了金黄的一层了,它们仿佛在水中抱怨,叹息。只有忍不住寂寞的雨水珠儿,像一个百无聊赖的孩子,在左近的电线上滚过来,滚过去,滚过来,滚过去。但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这儿的主人是创业者呢?主人经常忙得连和孩子一起散步的时间都没有,连夜里都常常在办公桌下钻进睡袋里瞎凑合一宿,怎么能有时间采摘这些成熟了的橘子呢?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