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纸鸽子


□ 葛水平
纸鸽子
作者:葛水平


  一
  
  儿子吴所谓是何明儿一个难醒的梦。这个梦真要有一天醒来,何明儿会觉得这是上苍给她在今世开下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这是秀月小区旁边一座茶楼,茶楼叫“一品香”,门口没有女生,几个戴宋朝官帽的男侍应在迎客。何明儿和儿子吴所谓一前一后走着,走得有些闷。身后的何明儿看到儿子两手插在裤口袋里,两肩耸着,手掌向大腿两边撑开去,那个样子,如风叠起来的一个人模子。如果前面不是自己的儿子呢,何明儿会觉得这个孩子可爱,可平常的行为局限了何明儿对儿子的认识,看他那漫无目的涣散无力的样子,只觉得脊后凉凉的。只有何明儿知道,这是一个极其抗拒一切的动作。
  走进装潢得伪古典的茶楼,坐下来,看到男侍应转身出去,进来一个女生。女生看上去像中学生,齐眉刘海下一双大眼睛,涂了睫毛液,眼影是淡粉色的,很跳跃。这个年龄该是上学的年龄,女孩最忌讳过早走向社会。进门后,女生婀娜地扭动腰身,伏跪下来,捏着小茶盅的手跷着兰花指。何明儿看儿子盯着对方看,那个女孩看着儿子吴所谓羞涩地笑了一下,扯了一下嘴角,在何明儿眼睛的掌控之下,儿子吴所谓的脸颊上挑起了两朵红晕。何明儿像似和谁较劲似的站起来说:“我不要茶艺了,就两杯茶,要龙井,一壶白开水。”
  女孩,一张白脸,一双大眼,嘴翘而鼻挺,仰了一下头,起身往出弯腰的刹那,何明儿看出了女孩身上泄露出来一丝风尘。何明儿很是不屑地把喉头那口唾沫弄得很响。儿子吴所谓的嘴角龇开了一隙缝,眼睛看着何明儿,一口长气嘘出来,有些内容。
  决定和儿子来茶楼里谈话,是何明儿想了很久的事,用茶的气息抑制儿子身上的那股躁气。何明儿一直认为,喝茶是很阳春白雪的事,和儿子坐在茶楼里,听着古筝弹拨“梅花三弄”,任他有千般怨恨,在如此幽静淡雅的环境中,总不至于失态失性吧!
  何明儿忽略了当下的情景,无端把一个女生在男生面前的表现扼杀了。
  当下,吴所谓顺手把桌子上一根牙签叼到了嘴里,木制的牙签被吴所谓嚼烂了,何明儿心中的火气腾了起来,这个儿子让她心中不知道郁结了多少疑问和痛苦。何明儿压了压冲向喉咙处的火苗,眼睛盯着走进来又走出去的女孩,不看,死盯。
  两杯清茶,缕缕上升的热气。何明儿很矜持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她用眼睛示意儿子也喝,吴所谓根本就不看她,嚼得像一团麻线样的牙签被挂在了嘴前,何明儿又压了压性子。
  “我们,可以谈谈吗?”
  吴所谓说:“谈什么?你限制了我的自由,我只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可以限制另一个人自由的!”
  何明儿苦笑了一下,看着水中浮着的茶叶很平静地说:“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