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山源水一布衣


□ 颜长江

  我总把灵源山奉若仪态万方的神尊,不仅因为它积淀着“海滨邹鲁”深厚的底蕴,曾填补过我心中一小片乡土文化的空白。还缘于浸寻深秋的山坳疏林时,探迹林知之墓,才憬然感悟一缕戢影凄美的魂魄,千百年来,就这么寂寂地苍绿着一脉永恒的山水。
  我只知道林知是北宋神宗年间的不仕文人,晋江马坪村人。年轻时倜傥不羁,曾假灵源庵刻苦读书,以期求取功名。其他也就不甚了了。好在朝山时,朋友赠送我一本介绍灵源禅寺的精美小画册,还能从书中读到几行有关林知的文字,才勾起了我对他的认识和缅怀之情。据说熙宁初年,林知对王安石变法心存抵牾之情,屡次应试,皆因针砭讥弹时弊的犀利文才,被主考官视为悖论,只有名落孙山的份了。他奋然呕心沥血书成万言,赴帝都上疏,抨击新法的种种弊端。果真如此的儒侠风骨,我现在想来,难免还会诧怪其书生意气太痴了。汴京山遥水远在千万里之外,那种仅仅依赖驿马递送官文的年代,很多朝野纷争的事象,大抵是无需一介布衣子民去绕舌的。即是光凭他一篇檄文,加上一腔为民请命的气概,也不一定能上达朝廷。林知却还是走上了独闯京都的悲壮行旅。
  也许他窥知福清有个叫郑侠的小官,进谏一幅《流民图》给朝廷,画中详细描绘了两年干旱灾荒,黄河流域民不聊生、惨不忍睹的情状,并呈上奏章痛诋“去安石,天乃雨”,年轻的神宗动摇了推行新法的决心。况乎此际,那个昔日同为泉南士子的安海人吕惠卿,这么些年过去了,已起进士,为真州推官秩满后入都,深得宰相王安石“取材”赏识,被“遴柬其贤能”加以重用。参加制定了青苗、均输等法,王安石的章奏也大多由吕惠卿执笔起草,可谓乘时崛起大红大紫了。祠部员外郎苏东坡对新法持不同政见,就曾参了一本,严辞诘责变法是“惠卿指伎教导,以济其恶”云云。
  然而,林知此行难道不想寻求一线仕进的希望吗?现在已无从摭拾他到京后的片言只语了。大概还是布衣的缘由吧!历史的长河激不起一点点微小的浪花。我自作多情摹仿时髦,也来个戏诳之说。设想林知如能一改初衷,自甘沦作弹铗无鱼之客,情形又会是怎样呢?也许能够在吕惠卿的官邸栖身托足吧?抑或求得个幕僚或其他什么的闲差,有朝一日能逢风云际会之时;设若他们共同拥有过一段高山流水的风华时光,那么山风海涛浸洗的那一轮灵源落日,还会染出一段紫红的回味吗?诚然如此,林知尽可以不知天高地厚地畅谈他“治国平天下”的灼见,不亢不卑,也并不讳莫如深。只是话题一旦触及王安石与苏东坡、欧阳修等旧党人对垒的时事,我妄自揣度着吕惠卿定然不会苟同的。因为他为维护变法,曾经理直气壮地“环泣帝前”,从容地冒死犯颜哭谏,表现出一种尽瘁事国砥柱中流的斗士风采。联想到此,我自然深感他们彼此的志节。已随各自境况的悬殊落差。而如蒹葭倚玉相去甚远了。谁是谁非呢?挺身在社会变革的风口浪尖,很多问题都是具体而且严酷的。绝非当年灵源山中切磋学问时,那样的抽象和充满书卷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灵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