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珍贵的生日礼物


□ 李晓英

我的自白
我写东西绝不像别人是有文学情结,有文学美梦,我从来就没有。我很早就知道所有美梦都不可能属于我,所以我从来都不敢去想。我十一岁半就帮父母担起了管理家务、照管弟弟妹妹的重担,初中毕业就辍了学。从年少我就有一种尽职尽贵尽能力的品质,以后不管在工作中,在自己的小家庭里,我默默地尽职尽贵尽所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但我会写写日记,用来排遣心情。大概因为写的过程中把自己感动了,我就萌生了梳理修改出来去投稿的念头,就有了1992年在《家庭》杂志上的第一个4000多字的铅字文。从此,工作家务之余我开始忙里偷闲读几页书,儿子长大些了,我又参加自学考试。有了“灵感”,就又拿起笔来写。陆陆续续竟然又有了几个小小说小散文发表出来。
儿子长大了,外出求学了,我的时间多下来,读和写就几乎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儿子假期回来,问起我写东西的情况。我说:还是像过去一样,充实生活,调剂心情。儿子说:其实,只有把它当作事业来追求,才会得到真正的充实。真是说得太好了!
当作事业追求,就有了事业“心”,有了“这颗心”,感觉和收获还真就不一样了,我甚至觉得自己有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境界。我很快体验到了“此中有真意”。现在我儿子已是大四学生,很快就要毕业了,我也终于有了一个作品在《北京文学》这样重量级的刊物上发表了。在这里我借贵刊给我这个自白的机会,对我儿子说一声:谢谢你,儿子!
这两年多我能进步这样快,能有这个上万字的小说发表,我特别感激白连春老师,特别感激《北京文学》。2004年5月的一天,我在市图书馆发现《北京文学》在2001年已改了版,我读到了“新人自荐”栏目的文章,那篇稿贵编是白连春老师,当时我正在尝试写一个中篇,也就是这个现在已改成了短篇的万字稿。完稿后我懵懵懂懂就寄给了白老师。白老师很快给我回复,稿子退回,并诚恳地给以指导。我又感动又感慨,现在还有这样信守承诺的好刊物,有这样厚待新学写作者的好编辑。以后我又给白老师寄了几稿,无一不是及时回复,并给予诚恳指导。从2004年下半年至今我一直订阅《北京文学》。读《北京文学》,我获益匪浅。
这个稿素材我很喜欢,里面的人物吟洁和文老师我更喜欢。从写初稿到一次次的修改稿,我无一次不落泪,所以我要自己不能放弃,一定要把它修改出来。吟洁给乞讨老人几角钱,老人打量吟洁的破旧衣裳,老人落泪,老人说谢谢好心人,我难过得泪流满面。而婆婆给吟洁那份珍贵的生日礼物,丈夫和儿子为她的生日祝福,我又感动得泪流满面。我总觉得,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平民才富有真诚的同情心;真挚的相互关爱、真正的幸福在平民的小巢里。

文老师找遍了城市的每一条街,也找不到妻子。他先是到妻子惯常坐摊的地方去接妻子,可只有一个女人孤零零地坐在那儿了,甚至已见不到过往行人。他心里就急得慌了,忙问,你认识吟洁吗?也天天在这儿坐摊,她去哪儿了,听她说了吗?那女人说认识,我们的摊位打邻居,她下午带了东西走了,捡拢东西时我还以为她收摊回家。问她,她说去另找个地方,这里坐摊的下岗姐妹越来越多,几元零散钱越来越难挣,坐大半天摊也没卖一分钱东西,而她等着钱要给儿子在商场买双足球鞋。听女人这一说,文老师更急了。妻子会去哪儿摆摊了呢,这么晚了她会不会出什么事?文老师转头就走,迈出去一步又回头对那女人说:你回家吧,街头都见不到行人了,还有谁来买你的东西?她说,回家?怎么回家,坐一天摊一分钱没赚,丈夫生病卧床,儿子等着钱交学校,明天一家三口的吃喝还等着我坐摊的钱。我还是盼着有人来买东西,坐摊的人多时也不好与姐妹们争生意,大家都是可怜人,我一个人在,来了人要买东西就只买我的了。文老师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水。他得赶快去找妻子,也许妻子与这个姐妹的想法一样,也正孤零零地独坐某条街头,等着人来买东西。文老师这条街转到那条街,僻静的街上只见角落处一对对男女搂抱一起;热闹的街上那些明明灭灭闪烁的灯光下豪华轿车停满夜总会门前的大坪。见一个个衣着笔挺的男人从夜总会出来,钻进轿车一溜烟开走了,也见搂抱着时髦女子钻进轿车的,车也很快开走了。可僻静的繁华的街上都不见妻子。妻子你在哪儿呢,为了要给儿子在商场买双足球鞋,你好苦自己啊,你让我好李晓英焦心啊!文老师感到脸上有东西爬,伸手摸上去,湿湿的,是泪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