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云破雾升《红日》


□ 朱安平

  创作组专程走访
  
  1961年1月初,在上海电影局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时任副局长的瞿白音走近著名导演汤晓丹,兴高采烈地小声说:“吴强同意我改编他的长篇小说《红日》,将列入天马厂摄制计划,我已建议请你来导演。”一向对军事片情有独钟的汤晓丹也很激动,但毕竟只是个人透露的消息,素来谨慎的他还是极力压住心头的喜悦,只是微笑着说了声:“好呀!”
  
  其实,早在1957年吴强《红日》出版之初,瞿白音就酝酿要将这部著名小说搬上银幕。他认为该书以解放战争时期华东战场的涟水、莱芜、孟良崮战役史实为依据,通过我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最后全歼国民党整编74师的艺术描写,不仅真实地讴歌了人民解放军的英雄气概和辉煌战果,而且在当时军事文学创作上有许多新的突破,如第一次在作品中写到我军打败仗的经验;第一次从士兵一直写到军长;第一次正面表现敌我双方高级军事将领;第一次表现我军高级将领的感情生活,特别是爱情生活;第一次没有将敌方的高级将领处理成不堪一击的大草包;第一次塑造出了一个可爱但有缺点的英雄人物,如有勇无谋、打了胜仗又醉酒失态的连长石东根……这给主张艺术创新的瞿白音留有极为深刻的印象,经过努力终于使它的改编拍摄得以付诸实施。
  这年2月中旬,天马厂正式成立了《红日》创作小组,成员有编剧瞿白音、导演汤晓丹、副导演汤化达和制片沈锡元四人,决定沿小说提供的行军路线,走访各有关部队,聆听对改编的意见。北京是第一站,首位拜访对象是曾任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副司令员、时为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的皮定钧中将,他在涟水、莱芜、孟良崮战役中立下过卓著战功,是吴强所写《红日》中副军长原型之一。谈话进行了一整天。皮定钧认为小说中军长沈振新讲话缺少战略观点,作者写的是24军军长王必成,但更像叶飞司令员;真实生活中的官兵都是一起啃地瓜,小说中沈军长的生活豪华;军民关系没有写出来……
  听取中央电影局局长陈荒煤的意见却不顺利,创作小组专门留在北京却未能与他见面,本以为是他太忙挨不上号,后来还是汤晓丹找到老朋友、电影局副局长司徒慧敏始知另有他因:陈荒煤其实是有不同想法不愿谈、不便谈;因陈主张写人的命运,写人对战争的参与,不是简单图解我军的军事思想,最多也只能退到后景表现。司徒慧敏劝他们不要再找陈荒煤了,还一再叮嘱汤晓丹千万不能将他的话转告别人,否则会闯大祸。汤晓丹也真的做到守口如瓶,一直夹在对立的观点中进行创作。
  
  瞿白音写了五稿
  
  创作小组一行回上海汇报后,瞿白音便关门埋首于剧本的创作。他是快手,仅用3个多月的时间,就先后写出了近3万字的《红日》电影文学剧本初稿和二稿。按照剧本审查规定,剧本送中央电影局审查,陈荒煤看后说: 小说《红日》是写沈振新军长这个高级军官形象,写他从涟水撤退到指挥打大仗的思想变化,实际是写战略撤退到战略进攻。现在的改编方法是缩编,保留了情节,忽略了人物,战斗场面很多,事情很清楚,过程很清楚,但主角是谁:是沈振新还是刘团长?石连长?好像都不是。现在改编的沈振新,回避了小说中对他的情绪上的描写,小说能写,电影为什么不能写?高级将领接受任务时也有冲动,有内心激动。枪打响,日夜不能睡,来回对地图徘徊,不可能平静的。解决了战斗睡觉,是最生动的,是很大的特点。现在改编四平八稳,涟水城丢了无所谓,是抽掉了灵魂。张灵甫这个人物没有很好树立起来,就没有办法很好的体现出毛泽东的军事思想。现在敌我斗智没有体现,将来导演的分镜头本,我看很难超过《南征北战》的敌军长。现在剧本压缩了,人物形象比例就太少了,太简单了。团长刘胜与政委陈坚的矛盾,班长秦守本与战士王茂生的矛盾,都太简单,不看小说不理解他们的关系变化。炮火连天篇幅太多了。副军长梁波与妻子华静的关系更简单,似有情似无情,给人的印象是可有可无的。总的人物形象没有一对或一个人从头到尾让观众关心的,人物关系没有纠葛,一会写这几笔,一会写那几笔。最后他以非常明确的口吻说: “我的意见是写沈振新为主,其他为次,战争一头一尾,中间虚写,保留小说的精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