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实主义:“社会批判”传统及其当代意义


□ 王嘉良

内容提要本文从形态论视角论述中国新文学中现实主义的一种重要形态——“社会批判”型现实主义。认为其受欧洲传统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影响颇大,有着丰富的内涵,在诸如现实社会批判的多向度展开、社会批判同人道关怀的融合、社会批判契合社会政治文化需求等方面,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对此作深入研讨,于匡正对现实主义的认知及当代文学中现实主义传统的有效继承,都不失理论意义与现实意义。
关键词 现实主义形态 社会批判传统 历史经验 当代意义

尽管对于现实主义已经说得很多,但总结20世纪中国文学的历史经验与教训,现实主义依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长期以来我们所理解与接受的现实主义局囿于从苏联输入的政治化现实主义,只是强调其教化功能和观念宣示,同注重“批判性”本质的西方传统现实主义相去甚远,以至于弄得现实主义的名声并不好听。事实上,中国新文学现实主义接受源并不单一,其中受欧洲传统现实主义影响颇大①,特别在注重“社会批判”方面很有可道处,若笼统地将其视为“伪现实主义”,则有碍历史的公正。从这个意义上说,总结中国新文学现实主义的“社会批判”传统,吸取其有益的经验,不独是对历史的一种审视,对当代文学现实主义也不失观照价值。



欧洲传统现实主义,通常是指欧洲19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普实克列举欧洲传统现实主义作家,便是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等。此种现实主义崛起后之所以能风靡世界,且仍为20世纪作家所推崇,就在于其蕴含着极强的社会参与功能与艺术精神。豪泽尔认为,文艺“是对人遭到贬低的生存状况的一种无言的批评”,它“只有在具有抵抗的社会力量时才得以生存”,由此决定艺术的审美本质应该是“针对社会”的“批判的”、“有助于变革社会,尽管是以隐蔽、无形的方式”②。从这个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批判性是现实主义的灵魂,而欧洲现实主义正是以此获得不竭的生命力。如果说“理性的批判”是“法国文学中最富活力、最有影响、冲击力最大、生命力也最强的部分”③,那么用它来形容19世纪欧洲现实主义的精神同样一语中的。综观其精神内质,最突出的便是用理性精神浇铸的“社会批判性”:从人在社会中的处境变迁入手,广泛描写复杂的社会关系;其社会批判,包含着道德批判和政治批判,关涉人的德行、品性、善恶、是非,也涉及社会状况、政治体制、国家制度等等,现实主义由此获得了丰富的表现力。法、英、俄等国的现实主义文学大师,从司汤达到巴尔扎克,从萨克雷到狄更斯,从果戈理到托尔斯泰,无不用理性的解剖刀,剜出血淋淋的事实,用“无情的真实”揭示现存的社会弊病,批判不合理的社会关系。正是凭借着对“社会”的批判精神,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取得了辉煌业绩,在世界文学中矗立起一座丰碑,对后世文学产生不竭的影响。
20世纪的中国现实主义文学呈现着复杂状态,它受到本世纪形形色色现实主义思潮的影响,因而出现多种现实主义文学形态,如启蒙现实主义、人道现实主义、心理体验现实主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等④。然而,中国新文学作家接受西方现实主义文学思潮的最初源头是19世纪欧洲批判现实主义,并长时期产生潜在影响,由此形成一种可名之为“社会批判”型现实主义,现实主义的社会批判传统也因此受到特别的推崇。
用文学“革新”社会,是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的“集体情结”。近代以来,梁启超鼓吹“小说界革命”,欲以改良国民和社会,掀起翻译和学习外国小说热潮。这当中,“摹写其情状”、“和盘托出”的“写实派小说”是重头⑤,一批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如狄更斯、巴尔扎克、契诃夫、托尔斯泰等)的作品便由林纾、伍光建等人率先译介引进。考察其时注重引进西洋写实小说的缘由就在于,此类小说“或对人群之积弊而下砭,或为国家之危险而立鉴,揆其立意,无一非裨国利民”⑥;在此基础上衍生的社会谴责小说,针砭时弊,鞭挞官僚制度,并将其当作一个巨大的社会祸根进行揭露,显出鲜明的社会批判色彩。尽管这类小说的政治情绪宣泄压倒了对现实社会的客观真实的描写,就严格的现实主义意义而言还存在不少弱点,但它毕竟是20世纪初的“社会批判”在现实主义命题范围内的一次预演。
“五四”新文学运动是一场更深刻意义上的文学革命,为中国全面接受现实主义提供了必备条件。“士志于道”、“明道救世”是中国知识分子素来的传统,在现代社会则将其转换为“创建现代民族国家”的新主题;而且新文学处在一个社会危机频频的话语场中,社会历史处境将最终决定作家忧民患世的创作心态。新文学先驱者对外来文学思潮的选取,首选目标是现实主义。陈独秀在《文学革命论》中倡言建立三种文学:社会文学、国民文学、写实文学,都是在现实主义命题上提出的,这大体上确立了中国新文学的建设路标。对现实主义功能的理解,基于明确的社会使命感,则认为最有力地批判“恶社会的腐败根”的写实主义为当今社会所必需⑦。由此出发,接受、吸纳注重社会批判功能的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便成为新文学作家的一种必然性选择。中国新文学作家的现实主义接受源,最主要的是法、俄两国的批判现实主义,这两国文学的“社会批判”传统之深厚积淀,足为中国作家师法,而其把握现实主义的不同侧重点,又给中国作家以多方面的启迪。法国文学为中国新文学作家所重,是基于其在世界的影响力及其现实主义创作与理论体系的丰赡与完备。早在1915年,陈独秀就在《青年杂志》上发出先声,鼓吹介绍法国自然主义(实为现实主义)。从“五四”至20年代,法国文学的翻译和研究,逐步趋向全面、系统,《小说月报》等刊物就连续推出《法国文学专号》、《法国文学研究专号》。对法国文学的借重,是在强调其“科学的描写法”,“真实与细致”等,借此可以“医中国现代创作的毛病”,纠正新文学凌空蹈虚、不切实际之错,为现实主义健康发展开了一剂猛药。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的社会批判倾向容易引起中国作家的心理共鸣,是由于两国社会现状与文学关系的某种相通性。俄国在专制制度下产生的“怒吼的文学”,对中国作家来说是感同身受。沈雁冰竭力推崇托尔斯泰的作品等俄罗斯文学,就在于俄国“处于全球最专制之政府之下”,“作家有切肤之痛苦”,“故其发为文学,沉痛恳挚;于人生之究竟,看得极为透彻”⑧。周作人在《文学上的俄国与中国》中对两国文学可能的参照关系说得更为透彻:俄国的“特别国情”和文学背景“有许多与中国相似,所以他的文学发达情形与思想的内容在中国也最可以注意研究”。由是,中国作家对法、俄两国作家创作的直接借鉴就特别明显,如鲁迅之于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茅盾之于托尔斯泰、左拉。要言之,对法、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重视与审视角度,可以从一些重要侧面反映中国新文学作家的现实主义兴奋点与关注点,从中也可以映照出中国新文学“社会批判”传统的某些基本内涵和特色。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