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灵的盛宴



  Kellychen寒假回来,帮我带回了席慕蓉的演讲光碟。好像一场等了很久的约会,终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借着月光,隆重地赴宴。席慕蓉的开场白借用了余光中先生的诗句,“每个人生命里面都有一个传说时代”。我的生命中的传说时代,就是那个懵懂的青春,那个有着很多心事的年代。许多年后回想起来,只有零散的几个同学的名字,还有《七里香》在那个年代在内心烙下的深深印痕。“少年不识愁滋味”。当我们在和那水清无鱼的青茏岁月轻易挥手道别的时候,未曾想到二十年后的夜晚,在重读席慕蓉的时候,旧时心情又像岛屿一样浮出记忆的海洋。
  这样的夜晚,和席慕蓉对坐着。和在场所有的川大学生一样,仿佛又回到了校园,仿佛跨越时空的界限,站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一切都恍然如梦。当年小涵发表在校刊上第一篇文章就是《一棵开花的树》。见到她时,穿着一袭白裙在绿树丛中。“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曾让内心卷起阵阵波澜的文字,许多年后依旧有惊涛骇浪的感觉。光阴就像一个钱庄,它在毫不吝惜地赐予我们每一个人的时候,注定在若干年后收取它的利息,那就是加倍的思念。席慕蓉可以“回去”,回到她朝思暮想的蒙古大草原;我也想“回去”,我却发现我无处可去。回不去的岁月总是催人老,我只有把自己的忧伤折叠起来,在点燃的香烟里一段一段烧成灰烬。
  草原有多大,席慕蓉说,假如我们独行,偶尔抬头,总感觉自己站在大地的中央。那时遥远的那一边,永远的遥远,你会涌上一个感觉就是“地老天荒”。我曾在一个初冬,穿过绵延的蒙古大青山,来到大草原。没有向导,我甚至不知道它的名字。天苍苍,野茫茫,衰草无穷尽。孤独的草原,一个异乡人,没有噙着眼泪的感动,也没有带着斑斓色彩的回忆。前生未曾来过,今生却也未曾错过,冥冥中的安排,好像顺其自然,然而久久难忘。地老天荒的爱情,我们未曾经历,也不懂言语表达。就像站在无垠的大草原,你无法让人家理解你的感受,除非她就站在草原的中央。
  这一生,我们能走的地方很有限,我们能做的事情也很有限,然而阅读和抒写却让我们心灵的疆域无限地延伸。席慕蓉演讲的题目就是“心灵的疆域”,前面这段话就是对主题的诠释。读着诗歌的青春,好像很久远了,但是一切不曾忘却的记忆,就在昨天。在个人的记忆中,没有界限,就像无尽的风沙,彼此覆盖。忽然想起电影《滚滚红尘》,林青霞用脚尖点在秦汉的脚背上,在那个乱世滚滚红尘中起舞的画面。那种迷离隔世的美,让我深深地陶醉。然而无论是电影中的韶华、章能才,还是故事原型张爱玲、胡兰成,情侣演员林青霞、秦汉,在红尘中相遇又离开,究竟谁是谁的宿命,谁又是谁的永远?
  又是一年岁暮,记得刚毕业几年的一个大年夜,和小涵通过一个电话,互道平安。电话那头,“老家伙,什么时候聚聚,哪怕只握握手也行哪”,我无语。在心灵的疆域,从来没有距离,事实上我们再没有见过面,自从十年前匆匆一别。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