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百工”何以为计


□ 肇文兵 滕晓铂

  编者按:京城“百工坊”是一家以保护传统手工技艺传承与发展的改制后民营企业。这里汇集了一百多位国家级、北京市和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以及其他具有独特技艺的民间工艺师。出于考察当代中国传统工艺生存形态的目的,我们在“百工坊”开坊五年之后的又一个冬天来到了这里,希望通过这所集中了大多数传统工艺门类的民营机构,来部分地了解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当代形制及其从业者的生存现状。也要感谢“百工坊”的王宇老师为我们的走访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和丰富的资料。
  
  “百工”,原本是中国古代主管营建制造的工官名称,后来被沿用为各种手工业者和手工行业的总称。《考工记》中,一开篇便有“国有六职,百工与居一焉……审曲面孰,以饬五材,以辨民器,谓之百工”的记载。至明清两代,朝廷的内务府下设造办处,专供皇家御用,在其鼎盛时期,共设作坊42间,每间作坊都汇集了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当时的民间称其为“百工坊”。
  2003年初冬,北京的崇文区又出现了一个叫“京城百工坊”的去处,这里是作为全国规模最大的专业工艺美术创作和研发基地而创建的。与明清时代的“百工坊”不同,它的性质并非纯粹的官办,而是一个改制后的民营企业,它所选择的地址,其前身为“北京料器制造厂”。今天的京城“百工坊”汇集了一百多位国家级、北京市和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以及其他具有独特技艺的民间工艺师,建立了30座不同种类的工艺作坊。出于考察当代中国传统工艺生存形态的目的,我们在“百工坊”开坊五年之后的又一个冬天来到了这里,希望通过这所集中了大多数传统工艺门类的民营机构,来部分地了解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当代形制及其从业者的生存现状。
  初见“百工坊”,它的建筑好似一位市井中穿戴规矩的小家碧玉,与周围的环境既相融又显得有一点格格不入。朱红的大门,明黄的门钉,以及入口处的琉璃飞檐,都显示着百工坊十足的京味和宫廷怀旧气息。这些传统的皇家建筑特征,就这样突兀地夹杂在一簇簇粗糙的白色瓷砖和简易铝合金窗扇之间,如此“装扮”,难免不让人联想到传统手工技艺在现代社会中的境遇——既矜持,又尴尬。
  进入百工坊内部,每一层均以仿制老北京街巷的形式展开,一扇扇朱红门内,展示着或正在制作着紫砂壶、雕漆、玉器、泥人、京秀等各种曾经盛极一时的传统工艺品。其中包括堪称“燕京八绝”的八项传统宫廷工艺,即“京城皇家制造”,它们是:景泰蓝、玉雕、牙雕、雕漆、金漆镶嵌、花丝镶嵌、宫毯和宫绣,而此间的景泰蓝、玉雕、牙雕、雕漆也被誉为京城工艺美术的“四大名旦”。除此之外,“百工坊”还拥有錾铜坊、螺钿坊(金漆镶嵌)、宫绣坊、琉璃坊、宫花坊、绢塑坊、木雕坊、宫灯坊、硬木家具坊、书画坊、装裱坊、丝绸坊、现代工艺坊等三十余间工作室。对比上个世纪末的情况,这样的结果还是会给人些许安慰。
  回顾20世纪末中国传统手工业的历程,不难体会到如今整个手工艺行业发展的艰难,以及“百工坊”维持现状的不易。1998年,当时的北京工艺美术厂只剩下300名职工,雕漆厂还有几十人,料器厂已几乎没有了生产。北京工艺美术总公司下属的50家企业大多是这种情形,曾经辉煌的有着几千名职工的北京工艺美术厂也宣告破产。真正进行传统工艺美术生产创作的从业人员不足千人,60个工艺美术门类中有一半以上已经失传或濒临失传。因此,在某种程度上,2003年在北京市政府扶持下的京城百工坊的出现,似乎让人们看到了些许希望,也让那些执着于传统手工文化的从业人员们为之一振。
  
  为了保护和传承传统手工技艺,“百工坊”曾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为工艺美术大师和散落于社会的技艺传承人提供场地,建立了工作室,以一种开放性的模式让更多人了解手工技艺和其中的历史文化。他们也尝试着将现代科技导入传统制造业,在不改变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合理利用现代科技成果,如景泰蓝釉料的改进、料器原料的无污染化等,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传统工艺美术在当代的生存空间。在经营渠道上,“百工坊”以大师和技艺传承者的经纪人身份,拓展传统工艺的销售渠道,为技艺传承人增加收入以支持传统工艺的发展。同时,百工坊在北京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的支持下,为大师和技艺传承人招收徒弟,还分批为他们申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如今,“百工坊”也成为国宾、政要和旅游团体参观、购物的定点场所。此外,“百工坊”还多次举办工艺美术大师的专题公益讲座、文化庙会和中外文化学术交流活动,尝试着多种方式,以此来普及民俗、民间工艺和民族文化。他们的这些努力,为向普通大众传播传统工艺美术和传统文化做出了贡献,在这一点上,“百工坊”作为青少年素质教育基地的意义就显得尤为重要。
  由于采用“前店后厂”的经营方式,“百工坊”可以被称为一座“活态的博物馆”。参观者在观看成品的同时,也可以看到其中的一些加工制作过程,这样就拉近了人们与百年前神秘宫廷技艺之间的距离。而这些手工技艺,实际上是“一部分观赏性传统工艺,在社会观念的变迁中,题材、技艺虽然得以保存,但它的含义却跟原来大不相同,已是现代文化体系中的另外一种东西了。”因此,这样一种“活态”的博物馆形式虽有趣,却仍与传统手工技艺的鲜活生态有相当的距离。但是,今天工艺美术行业的整体现状和生存环境,以“百工坊”一家之力实在是难以扭转的,关于这一点,杭间在《民生与工艺》一文中讲得很清楚:“传统工艺在当代的问题,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1949年或更早以前,从事传统工艺生产的艺人们,其地位是卑下的,这里面有两种情况,一是实用的传统工艺品的生产,随着社会和科技的进步,会逐渐地被淘汰;二是观赏性传统工艺的生产,易受时局和时尚的影响,每逢天灾人祸,或社会转换流行趣味,这个行业的手工艺人因原料贵重,多做加工生产,而不能自主。但是这些情况都是表面的,传统工艺的衰落,究其根本,是因为现代社会不能再为它提供一片生存的土壤。”基于此,“百工坊”和它的技艺传承人们所作出的努力就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