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代长安地区自然环境与生态变迁对汉赋创作的影响


□ 韩高年

  内容提要:经过秦汉两代的经营,汉代长安地区的自然环境与生态景观具有了独特的地域特色和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西汉盛世特有的长安京都文化和富于人文精神的生活方式,这对汉赋在状物写景、创作动机、审美特点等方面产生了重要影响。经过两汉之交的战乱,政治中心东移,长安地区的自然环境与生态发生了重大变化,东汉初年反映在辞赋创作中的定都之争,除了众所周知的原因外,还有生态恶化导致的环境危机。
  
  清初申涵光《乔布衣诗引》说:“京师者,诗之薮泽也。”指出京都文化对文学创作的影响。长安为“七大古都”之一,自西周至秦汉,形成了丰富灿烂的文化景观,在多个层面上对当时的文学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西汉定都长安,从汉高祖七年(前200年)至孺子婴初始元年(公元8年),共208年,长安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尤其突出。自然环境与生态是文化存在的现实基础,特定的自然环境决定着某一特定区域文化的特点。本文拟从自然环境与生态景观两个层面入手,对作为首善之区的京都长安独具时代特色的都城文化对汉赋的影响作初步探索
  
  一、长安地区的生态景观与汉赋状物的素材
  
  杨泉《五湖赋并序》云:“(余)以为名山大泽,必有记颂之章,故梁山有‘奕奕’之诗,云梦有《子虚》之赋。”《文心雕龙·物色》亦云:“山林皋壤,实文思之奥府。略语则阙,详说则繁。然屈平所以能洞监《风》、《骚》之情者,抑亦江山之助乎?”刘勰已敏锐地觉察到自然环境与生态文化在提供写景状物的素材和启发文思方面对文学创作的影响。长安位于关中平原中部,南倚终南、翠华诸山,东接骊山、华岳;泾、渭、浐、灞、沣、滈、潦八水环绕,山水相映,景色宜人。长安地区独特的自然环境与生态文化对汉赋的影响也首先表现在为“铺采搞文”的汉赋创作提供了大量的素材。
  《盐铁论·险固》载大夫曰:“古者,为国必察土地、山陵险阻、天时地利,然后可以王霸。故制地城郭,饬沟垒,以御寇固国。”自然环境和生态是古代建都的一个重要因素,西汉之所以定都长安,首先也因为长安所在的地势、山川、土壤、气侯和物产等自然环境的优越性,周秦以来形成的良好的生态。娄敬建议刘邦建都关中时说:“夫秦地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卒然有急,百万之众可具也。因秦之故,资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谓‘天府’者也。”这一方面出于军事上的考虑,但也当着眼于自然资源的取资利用,故《史记·货殖列传》亦云:“关中自淠雍以东至河、华,膏壤沃野千里,自虞夏之贡以为上田。”关中之富不仅在于农业,而且还在于森林、水文、物产资源的丰富。史念海先生指出:长安位于关中平原。远在西周都于丰镐时,关中平原还是有很多森林的。由于森林很多,有的称为平林,有的称为中林,这些平林或中林大概都是一些混合林。也还有些单纯某种树木的森林,譬如械林和桃林,这分明是单纯的械树和桃树成林的。至于关中平原北面的北山和南面的秦岭更是林木蔚然,葱茏郁秀,这在《诗经》和《山海经》中都有具体的记载,不必一一列举。由于森林众多,遍地皆是,直到战国末年,还有人称道当地的“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至于更远的陇山以西,也是森林广被,遍布于渭河上游各地。……汉时关中有“陆海”之称,为九州的膏腴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温暖的气侯,丰富的物产,不仅为京都长安的建设和人们的生活消费提供了充裕的资源,同时也构建起良好的自然环境与生态景观,形成京都之人富足优越的文化心理。且不说长安周边地区的绿树成荫、山峦叠翠,仅就长安城中来说,也是一派自然和人文景观和谐统一的风光。《三辅黄图》卷一载:“《汉旧仪》曰:‘长安城中,经纬各长三十二里十八步,地九百七十三顷,八街九陌,三宫九府,三庙,十二门,九市,十六桥。’地皆黑壤,今赤如火,坚如石。父老传云,尽凿龙首山土为城,水泉深二十余丈。树宜槐与榆,松柏茂盛焉。城下有池周绕,广三丈,深二丈,石桥各六丈,与街相直。”据此可知城中槐榆松柏,随处可见,水域池沼,星罗棋布。环境极其宜人。人们生活在森林和河流护卫着的京都之中,目睹密林芳草,山光水色,“行中林以彷徨,玩奇树之抽英。或素华而雪朗,或红彩而发赧。绿叶幽蒂,紫柯朱茎;杨柳依依,钟龙蔚青。纷灼灼以舒葩,芳馥馥以播馨”。自然中绚丽的春光,葱郁的夏日,多彩的秋色,萧瑟的秋景,不仅见证着人们生活的空间和时间,同时也是人们生命节奏的外化。宋代郭熙《林泉高致》云:“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索,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观也;尖嚣缰锁,此人情之所常厌也;烟霞仙圣,此人情所常愿而不得见也。”自然之陶钧文思者,即在此。
  汉赋作者敏锐地感受到了上述心理,通过对山川、湖泽、鸟兽、草木等景象的铺陈,表达了人们对自然的热爱和亲近之情。在体物方面,司马相如堪称代表。其《上林赋》集中描述了远处山岭上的深林巨木后,又写近处的植被:掩以绿蕙,被以江蓠,糅以蘼芜,杂以留夷。布结缕,攒戾莎。揭车衡兰、藁本射干、茈萎蘘荷、葳橙若荪、鲜支黄砾,布潢闳泽,延曼太原,离靡广衍。应风披靡,吐芳扬烈;郁郁菲菲,众香发越,胖蠁布写。赋家以浓墨重彩,描绘了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的生活环境。以往论赋者多以此类描写为虚构夸大之辞,因为此种倾向在汉赋中比较普遍,故有的学者称之为“图案化”。实际上如果结合西汉时期京都长安的自然生态环境来说,应当有其现实生活的实景为其素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汉代长安地区自然环境与生态变迁对汉赋创作的影响”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