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洪水


□ 沈军林

“他娘的,今年这长江的水像疯了似的,涨了又涨,再他妈这样涨下去用不了几天,就要漫大堤了。”防了一天汛的周水生一边喂猪一边自言自语发着牢骚。他草草地喂了一下猪,又从碗柜里搞了钵剩饭“喂”了一下自己,澡也不洗就倒在堂屋中间一张竹床上,竹床立刻被他那一米八的身驱所占满,同时也在他的重压下发出咔咔的叫声,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沉闷的鼾声。
“轰!轰!轰!”一阵阵吼鸣,像山崩,像海啸,总之是周水生从没听过的吼声。这吼声把周水生从睡梦中惊醒,他联想到白天防汛时江水向上涨的情景,预感到情况不妙,急忙翻身下床向屋外冲去,他站在门前借着朦胧的月光循声望去,眼前的情景使他惊呆了。那比二层楼还高的浪头,带着一层白雾向他咆哮而来。他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跑,并一边跑,一边拼命地喊:倒口了!倒口了!洪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飞速地奔驰、咆哮,无情地鲸吞着一些无辜的生命,践踏着人们美好的家园。此时天空的星星也好像被这滔天洪水所震住,一颗颗都闭上了眼睛,这给挣扎在洪水中的灾民更是增添了几分恐惧和不幸。洪水的流速远比周水生跑得快,不一会就追上了他并将他吞没,他像一叶失去动力的小舟被洪水托起抛下,毫无抵抗地随洪流而下。他想今天是死定了,水生、水生、你不是在水里生在水里长还靠水吃饭吗?这是1954年也是长江发大水时母亲将你降生在洪水中的小船上给你取名水生的意思,地下有灵的父母你要保佑你的儿子今天能在这洪水中求生哪!但有一事他还是感到很庆幸,那就是他前天的决策,要不然,今天要死的就不是他一人了。
前天上午,值完防汛夜班的周水生扛着一捆从途中采摘的猪草刚走到自家屋前,就听有人在他后面问:“你是周水生吗?”
“是,我是周水生,有什么事?”周水生扭过头反问那人。
那人答:“没什么大事,就是交钱。”
听说要钱,周水生这才放下扛在肩上的猪草。见向他要钱的是一个上穿黄短袖衬衣,下穿蓝裤子,头戴大盖帽的矮胖子,矮胖子后面跟着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另一个眼睛上架着一副宽边墨镜;离他家约20米还停放着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周水生仔细打量这一行人之后,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于是没好言语地对他们说:“钱,钱,钱不早交了吗?”
“你交给谁了?有什么凭证?拿出来看看?”大盖帽的发问像机关枪似的。
“就交给像你一样的人了,有你们开的条子。”周水生看了一下大盖帽一边说一边解下系在腰带上那把独钥匙,打开门,从一个塑料瓶中取出一卷纸条递给大盖帽接着说:“都在这儿,你自己看。”
大盖帽接过纸卷条展开看了一会说道,这不是我们的,你看,这一张是计生办,这一张是豆腐办,这一张是馒头办,这一张是……还没等大盖帽将手中的纸条念完,周水生迫不及待地问,那你们是……
“我们是屠宰办的。”站在大盖帽身边的小胡子仰着头傲慢地回答道。
“你们今天这个办、明天那个办,今天戴一顶这样的大盖帽、明天戴一顶那样的大盖帽,谁知道你们是什么办的,反正都是交给戴大盖帽的了,再说我家没有牛羊,只有一头母猪和十个差几天满月的小猪,今年没有什么要宰的,你们到其它地方去收钱去吧!”周水生有事不耐烦地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