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灰色的斑马线


□ 杨 帆
灰色的斑马线
杨 帆


  上篇:章 强
  
  1
  这天,章强收到一封信。
  他深感意外。他有许多年头没有接到信了。一是和原来同学朋友少有联络。二是即使联络,可用的工具有很多,像电话,伊妹儿。信已成为一种古老的交流方式。对他来说,它是神秘而幼稚的,在他的少年时代曾承载了过多的欢乐忧戚,是该作为古董来压箱底的。而他从没有翻箱子的习惯。
  信总叫他想起对白丁曾有的追赶的痛苦。而这封信,的确也提到了白丁。确切地说,这是一封匿名信,隶书打印,但他读出一腔的火药味。看来,这是白丁的一位爱慕者。
  他仔细看了两遍。想不出身边哪个人像信的主人。他仰面靠向椅背,腿一划,椅子离开了高耸的作业本和摊了一桌的教案。他在窗前用力吸着春天草木生长的气息。这封信并没有给他带来烦恼,那些个对他极尽能事的讥讽谩骂,倒是刺激了他的某些器官,比如嗅觉,平常他很少闻得到季节更替的讯号。他的脑子通过鼻子的运动,像进了一股氧气,春暖花开的景象慢慢进入印象。他告诉自己:春天,来了。
  这之前的许多个下午,他在办公室备课,批改作业,桌上有日历,明明白白地写着“三月”,大大的,好叫他注意到。只要他抬头,就看得到绿色的操场,那夸张的绿和孩子们异样的闹腾都在提醒他:这是春天。还有女同事裙子下的美腿,以及自己越来越单薄的衣着,这些他都看见了,但又没有看到。
  也许人的感官在习惯平淡之后,非要外来的刺激,其功能才可能重新启动。哪怕是坏的刺激:尝到苦的,才知甜味;经历晦暗,才觉光明。
  章强脑子里回旋着信中那几个词语,是对他下的定义吧:“伪君子”、“软弱的冷血动物”、“自卑的花花公子”。他有一点尴尬,又有一些惊讶。在别人眼里,他是这么一副样子么?他自以为是个君子,可人家说他是个假的。在他的同事眼里,他应该是一个严谨、负责、守信的人吧。这些冠号跟他的公众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毕竟这是一个认识他的人的评价,哪怕这评议因为妒嫉与愤怒可能有失偏颇。他对自己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然后他就变得轻松了。这轻松来自于他意识到自己在受到关注。另一个男人的嫉妒,在他黯淡的生活里,是一尊金碧辉煌的王冠。又或者仅仅是寡淡日子里一剂调味剂。总之,他享受这份赠礼。
  因此他整个下午都心情愉快。他甚至跟一个女同事开了个玩笑,还叫她“美女”,弄得一室欢声笑语。他发现了好心情的重要性,它不仅让自己放松,还能调剂紧张的人际关系。
  为此,他应该感谢那封信的主人——他老婆的崇拜者一通狗血淋头的痛骂了。
  
  2
  在回家途中,他发现自己仍爱着白丁。尽管七年来,白丁在他眼里的变化很大。但他无疑是爱她的,他告诉自己,离开白丁是做不到的。虽然与之相反的念头曾经根深蒂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