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奶奶的歌谣


□ 程才实

奶奶虽不是“支前模范”,却也能讲唱进步的歌谣。当然,这绝不能叫“说瞎话”。这些歌谣大都是奶奶回首往事时,在煤油灯下讲唱的。
坐在狭窄的沾满泥土的门槛上,凑在时明时暗的煤油灯下,一首首歌谣滋润我童年的心。
歌谣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讲唱的。在我的记忆里,老人拿着长长的烟袋锅,终日咳嗽不止。每当讲唱歌谣时,嗓子却奇迹般地平静了。
这位老人是我的奶奶,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曾有过的农村老太太。
奶奶的歌谣,有的是在我的纠缠下讲唱的,有的是奶奶主动为我讲唱的。奶奶从未说过她讲唱的是“歌谣”,她一生都不理解这两个字的含义。她把讲唱歌谣叫“说瞎话”。
有一次,我和小朋友捉迷藏受了委屈,自己不甘吃亏,手持秫秸秆追打人家。奶奶见状,大声喊我。看我没有罢休的样子,竟扭动着小脚追赶我。我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狠狠地摔了一跤。奶奶将我扶起,为我拍打掉身上的泥土。奶奶说,别哭,别哭,奶奶给你“说瞎话”。奶奶说:
“说瞎话,道瞎话,锅台上长个大西瓜。月子的孩子偷吃啦,瞎子看见啦,聋子听见啦,瘸子追去啦,哑巴报信儿啦……秃子掉井啦,扯着小辫拽上来啦。”
奶奶的一通“瞎话”,使我破涕为笑。我缠着奶奶不放,让她再讲唱一首。奶奶又说:“正月里,正月正。聋子、瞎子、瘸子去逛灯。聋子说,灯会的灯亮炮不响;瞎子说,炮是挺响灯不明;瘸子说,你们说得都不对,炮也响来灯也明,可是有点路不平。”
村子里的人家办喜事,热热闹闹喜煞人。我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像自己娶媳妇似的,快乐着人家的快乐,幸福着人家的幸福。奶奶拄着拐杖,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观看,她的兴致比孩子们还高呢。我抢到两块喜糖,挤出人群跑到奶奶跟前,蹦蹦跳跳递给她。奶奶接过喜糖看了又看,脸上立即写满了笑,连说我的孙子真懂事儿。我跟奶奶回到家,奶奶把我摁在门槛上,说要给我“说瞎话”。奶奶搂着我的脖子说:
“小小子,坐门墩儿,哭着闹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干啥?做鞋、做袜、做袍、做褂、做饭、说话、吹灯、打岔儿。”
趁奶奶高兴,我求奶奶再讲唱一首。于是,奶奶又说:
“榨板榨,榨亲家。亲家有个好闺女,会梳头,一梳梳到麦子熟。麦子磨成面,苏子打成油,黄瓜上了架,茄子打滴溜,人在桥上走,水从底下流。”
战争年代,奶奶的独生子我的父亲参了军。听父亲说,那年他在战斗中负伤,奶奶和爷爷专程探望。奶奶虽不是“支前模范”,却也能讲唱进步的歌谣。当然,这绝不能叫“说瞎话”。这些歌谣大都是奶奶回首往事时,在煤油灯下讲唱的。奶奶讲唱道:
“左手拿起个秤盘子,右手提着个花篮子,我去卖饺子。(白:大嫂卖的饺子是啥馅的?)葱丝姜丝牛肉丝,还有几个大虾仁,尝尝好滋味儿。(白:大嫂的饺子是咋儿卖的?)昨天卖的是仨子儿俩,今天卖的是俩子儿仨,我早卖早回家……(白:大嫂卖完了准备干啥去呀?)南军北军全不去,一心参加八路军,前线打敌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