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宗元《龙安海禅师碑》所记禅宗法统释证


□ 程羽黑

  摘要:柳宗元主张“统合儒释”,融合百家。在“释”方面,他对天台、净土、律、禅诸宗都有评论。以往的学者注意到他一方面撰写大量禅师碑文,一方面对禅宗的教理颇有微词,并将产生这种矛盾的原因归结为柳宗元在义理上认同天台宗,从而拒斥与之矛盾的禅宗。但这一解释不尽充分,不仅是因为佛教名理繁复,单凭义理断定并不可靠;而且如此则无法解释柳宗元为何大量撰写禅师碑文。其实,柳宗元对禅宗的批评与台禅两宗法统上的矛盾有关,他对两宗的态度是从“正统”和“旁传”的角度出发而非义理上的简单认同和排斥。同时,通过与李华的碑文比较可以看出,天台九祖荆溪湛然主导的教风转变是如何影响到了奉佛文人的信仰态度。
  关键词:柳宗元;禅宗;天台宗;法统
  中图分类号:B946;K2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7-0148-04
  作者简介:程羽黑,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上海200062)
  
  一
  
  《龙安海禅师碑》:佛之生也,远中国仅二万里;其没也,距今兹仅二千岁。故传道益微,而言禅最病。拘则泥乎物,诞则离乎真,真离而诞益胜。故今之空愚失惑纵傲自我者,皆诬禅以乱其教,冒于嚣昏,放于淫荒。其异是者,长沙之南日龙安师。师之言曰:“由迦叶至师子,二十三世而离,离而为达摩。由达摩至忍,五世而益离,离而为秀为能。南北相訾,反戾斗狠,其道遂隐。呜呼!吾将合焉。”
  这类批评禅宗的言论在柳宗元的作品中并不少见,此处值得注意的问题有两点:一、此文的碑主是一位禅师,且不属于南北宗的任何一派;二、作者所记的禅宗法统非常独特,与当时流行的说法不同。前者十分清楚,后者在此需要略作解释。
  天台宗在印度的法统传承,是根据北魏昙曜和吉迦夜译《付法藏因缘传》。天台五祖灌顶在《摩诃止观》中沿用《付法藏因缘传》的说法建立了天台宗的西天法系,自迦叶至师子二十三人,第三祖商那同时另有末田地,合之则共二十四祖。现存禅宗最早的西天法统说则出于七世纪末成文的《唐中岳沙门释法如禅师行状》,谓佛传阿难,阿难传末田地,末田地传舍那婆斯(即商那,辈份与天台法统不同),达摩入魏传授此法,后为《传法宝记》承袭。但此说并未建立达摩与西天法系的直接关系。后南宗神会在滑台法会上提出自迦叶至菩提达摩的八祖说,将达摩纳入西天法系。但此说不合常理,年代太长,代数太少,当时便不被北宗承认,于是又有在《付法藏因缘传》基础上增加而成的二十八祖说和二十九祖说。这两种法统各祖的名称又有不同版本,但其目的都是通过世代的累积将达摩和西天法系直接联系起来。
  柳宗元所记的这位海禅师(周如海)却把达摩直接置于师子之后(世采堂刻本《河东先生集》“离而为达摩”下注“西天二十八祖也”,这是根据后世禅宗的通说,与碑文不符),显然与禅宗的法系不合,“二十三世”的说法却与《摩诃止观》相同;但天台宗认可的西天法系至师子为止,称为“金口相承”,另有自龙树开始的“今师相承”与中土台宗法统直接联系(“金口相承”之说出于荆溪湛然,略早于柳宗元),并不承认达摩的接续。按成书于贞元十七年(801)的《大唐韶州双峰山曹溪宝林传》(以下简称《宝林传》)记师子比丘有弟子达磨多罗,令人很容易想到叙述者(这一法统出于柳宗元记载的海禅师,所以以下避免单方面的称谓而代之以“叙述者”)将此人与中土禅宗初祖达摩混淆,所以才以达摩直接师子。这样的猜测有其根据,因为神会在八祖说中已将两人混为一谈,叙述者很可能延续这个错误。但此猜测虽有根据却不合常理,因为:一,叙述者不会因为《宝林传》而产生误解,此书虽记达磨多罗为师子比丘弟子,但提出了明确的法系,将菩提达摩列为二十八祖,并没有混淆,叙述者不会征小而遗大,注意细节(并且误解!)而忽视全书的主旨;海禅师殁于元和三年(808),而前文记述他阐明禅宗历史后说“呜呼!吾将合焉”,因此北学于惠隐,南求于马素,“咸黜其异,以蹈乎中”,“作安禅、通明论”,形成自己的学说,这番表明志向的言论当发表于为僧的早期或中期,所以不可能根据在其晚年才成书的《宝林传》。二,如果叙述者的误解是根于他说,如神会的八祖说,则在传代的次序上的谬误也应一致:将达摩次于僧伽罗叉,而不是放在师子之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