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峡好人》:故里、变迁与贾樟柯的现实主义


□ 西 川 欧阳江河 汪 晖 李 陀 崔卫平 贾樟柯

《三峡好人》:故里、变迁与贾樟柯的现实主义
西 川 欧阳江河 汪 晖 李 陀 崔卫平 贾樟柯

汪晖:感谢汾阳中学的帮助,我们《读书》杂志能够在这里召开座谈会。从看《小武》开始,就对汾阳留下了印象。我是第一次来汾阳,刚才穿过街道,走进这个校门,看到这么大一个中学,建筑保存得这么完整,难以想象这是一九○二年建设的学校。走进学校的时候,我们好像也在走进作为现代变革开端的历史。这次在汾阳看《三峡好人》,朋友们很兴奋。在各种各样的大片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电影空间的时候,贾樟柯的电影弥足珍贵。如果没有这样的电影,我们对当代中国电影的叙述大概会完全不同。下面我就把话筒让给与会的朋友们。

第五代之后新一代导演的崛起

李陀:这是我一直期待的一部片子,至少就我个人来说,期待了甚至有十来年了。我觉得《三峡好人》出现的意义,主要不在于它是部好影片,也不在于贾樟柯得了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这部影片的意义,必须放在中国当代电影的大形势里评价——这是在中国当代电影史上非常重要的一部影片,它或许是一个新的电影发展的开始。
我自己做电影评论有很多年历史了,从八十年代就做影评,九十年代以后做得少了,但是因为对电影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些年一直在关注中国电影的发展。八十年代中国电影是一个高潮,这是事实。可是我和一些做电影批评、做电影史研究的朋友,还在八十年代就有一个疑问:八十年代的“新电影运动”(当时很多理论文章都有这个提法,现在已经被人遗忘了)到底能不能持续?到底能走多远?很多年了,我想这个疑问在朋友当中一定像一根尖刺,越刺越深。
今天我要非常不客气的,也是第一次在这么一个公众场合表达我对整个第五代导演的彻底失望,尤其是对张艺谋和陈凯歌。为什么强调第五代?因为“第五代”是八十年代“新电影”的中坚,曾经是中国电影的希望,被认为是中国电影的未来。这些年,眼看着这一代电影人的形象日益混浊,可总不忍心说,这出戏完了,该落幕了,总以为或许有转机。但是,我们能等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实际上,大家看到的,是以陈凯歌、张艺谋为象征的“第五代电影”无可挽回的没落过程——今天我用“没落”这个词是慎重考虑过的,对我自己来说,也是很沉重的。可是,没落就是没落,实实在在的一代人的没落。第五代电影,还有中国新电影运动的没落,是中国电影史的一件大事,对世界电影来说,也是一件大事。中国新电影运动在八十年代兴起,是非常重要的电影事件,也得到了各国电影史家、影评家、观众异常的关注,有非常高的评价。这样一个电影潮流为什么这么快(算起来,它的兴盛不过几年工夫)就没落下去了?这里大概有很多原因可以思考。
为什么我今天这么强调第五代电影的没落?因为这是我们评价贾樟柯,评价《三峡好人》的一个必需的背景。你批评或者分析一个艺术运动走向没落,虽然非常重要,可是批得再深,骂得再狠,都不能代替电影自身的发展。我们必须有新的作品,新的电影实践来证明我们的电影还有出路,还可以做新的探索。而《三峡好人》的出现,不但满足了我们的期待,甚至高于了我们的期待——第五代可以没落,中国电影可不能没落,我们在贾樟柯的出现和进步里,又看到了希望。

我想起第一次看《小武》的情景,有点神秘的色彩,几十个人在一个街头集合,然后曲曲折折到了一个很秘密的地方(欧阳江河插话:那是书法家曾来德的工作室——《小武》在北京的第一次放映,是我找人找地方组织起来的),简直像一次地下活动。我记得,这小群观众里还有张艺谋,当时我很惊讶,心想他怎么也来了?不过,张艺谋看完以后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就我自己来说,看《小武》是我一次非同寻常的新经验,有一种预感,觉得这是个新东西,里面隐含一种新的电影发展的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究竟能长成什么东西?得需要时间,需要看,需要等。今天,我觉得自己终于等到了。有了《三峡好人》,贾樟柯在《小武》里的试验和探索终于有了一个完满的结果,有了一次成熟并且完整的实践。我们现在可以说,从《小武》到《三峡好人》,贾樟柯的电影写作已经获得了一种电影史的意义:在八十年代兴起的新电影潮流没落之际,我们看到了新一代导演的崛起,看到了新的希望,看到了新的空间,这是我特别想说的一个意思。
贾樟柯电影出现的另一个背景,是近几年迅速兴旺起来的中国商业电影。既然中国今天已经融入全球化市场社会,拍商业片,拍大片,以电影来谋求高额利润,也是必然的市场行为。问题是一个国家的电影能不能完全被商业电影统治?除了商业片之外还有没有别的电影存活?能不能有一批导演,不谋求私利,更不谋求暴利,不进入商业片制作,为严肃的艺术电影挤出一块足够的空间?我想答案是肯定的——这当然很难,不但是我们中国,在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很多国家,也都非常困难。一九九七年我在布拉格住过两个月,我们想看一点捷克电影,可是看不到,全是美国电影。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很小的只有几十个座位的地下室影院,才有机会看了十几部捷克电影,印象深刻极了——在好莱坞之外,捷克的电影导演拍摄了那么多非常棒的电影,了不起!相比之下,中国在八十年代崛起的电影导演,除了个别人,集体向好莱坞投降,让人感慨。当然,这么说,不是说中国就没有人拍非商业电影了,当然有,特别是近两年,出现了一些年轻的导演,都在埋头悄悄干活儿。虽然还比较模糊,但这批青年导演都有着共同的追求,形成一种共同的倾向,那就是以影片关注现实,介入现实。在我看来,贾樟柯正是这一倾向的代表人物。《三峡好人》这部影片的成功,不可忽视的另一个意义,就是让这样一个电影潜流,这样一个青年电影人群体,一下子被放在聚光灯下,从此被社会所关注,也从此被社会检验。我以为人们会用比对待第五代导演更严峻的态度不断向他们发问:你们能走多远?你们能不能坚持?对现实的关注和介入到底是不是你们的追求?还是一种临时的策略?
分享: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