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外的平安


□ 彭 栋

  一
  
  秋后下了十多天的雨,较之往年,算是个不寻常的天气。这村子叫郑家坡底,十有九旱的地界,连续的阴雨,倒让人不知所措起来。
  地里下不去脚,花生多半收不上来,白白地沤了,收上来的作物,尚不及晒,也生出些白的绿的霉来。支书董汝江有两亩玉茭,雨前偷了个懒,没掰尽,如今也只有懊悔的份儿。站在泥泞的地里往四周望去,远的近的,都是些愤愤然的村民。
  村子远处,一团淡淡的轻雾,罩在青云寺顶端,仿佛缭绕的香火。这寺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据传真有几分灵验,郑家坡底的人但凡跟外界提起,都信誓旦旦地指认自家村子是受了这寺的保佑,两百年来不曾染过兵戈,就连奇奇怪怪的事也很少发生。近些年,村子里生财有道的人日渐增多,对于香火上的事倒格外在意起来,宝刹难得清静,迎来送往,终日一派兴隆之象。
  早起,支书董汝江悄悄进寺拜罢佛,炉中敬了三枝香,心里依旧觉得老大一团阴霾。
  几年前老婆尿毒症死了,撇下两个半截子娃,大的林海,小的林涛。汝江含辛茹苦,总算将孩子们熬扯到大,却又双双不争气,初中一毕业,弟兄两个便都闲在家了,邻近的石料厂干过,铸造厂也干过,待不过一个月,相跟着就跑了回来,说受不下那骡马罪。汝江骂也骂了,打也打得不轻,这兄弟俩烂泥不上墙,成天揣着盒云烟东游西逛、我行我素。
  昨夜因为争骑摩托,林海要去邻村找同学,林涛要去镇里网吧,弟兄俩互不相让,说着说着动起了手,二的把大的掼出了鼻血。汝江气不过,提了铁锹满院子追,林涛翻墙跑了,踩塌了猪圈,声言再不回来。汝江拄了锹把,望着地上泛黑的血迹,深感教子乏术。
  这些年,似乎是共性,哪家的孩子都不好管束。村中大道上,流里流气的后生们满眼皆是,染着发,骑四个排气孔的摩托车,衣服上到处是拉锁。汝江看着不解,回想自己年轻时,虽也格格不入过几年,却还不至于如此张狂。村里上些岁数的人见了,则说一代不如一代,世道人心怕是要坏下去。
  田边大道紧挨的是村主任郑保升的家,一溜七间房。往常,保升总是中午才回来,据说城里的棋牌室管吃管住,他媳妇又总在自家水泥厂料理,这院子就留保升爸一个人看着。今儿有些奇怪,保升那辆黑色本田早早地就停在院门口。许是有啥事呢?汝江撇了玉茭袋子,往保升家走。
  一个村民从院子里跑出来,见了汝江,慌里慌张道:“支书,快进去看看吧,保升正找你呢,他爸像是被人害了。”
  院子里已经聚了好多人,保升圪蹴在地上一个劲地掐他爸的人中,连哭带喊。
  汝江上前从保升裤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个120,又拨了个110。在次序上本有些懵懂,忽而见保升爸仿佛还有股活气,便也释然。
  “胸口一个泥脚印子,像是被人踏过。”保升的儿子小增凶着脸站在一旁,这孩子也有十八九了,类其父,悍名方圆十几里都有耳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Tags:平安 意外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