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骆文


□ 朱 奇

我国当代老一辈著名作家、我最崇敬的骆文老不幸去世匆匆有一年了。这一年来,他的声音、他的笑容、他的身形,常是出现在我的意识之中,有时在夜间,有时在白天;或模糊,或清晰。特别是几回在梦里,我与骆老重逢,我仍分明感到,他那总是含着微笑的眼色,善意地在注视着我;一如往昔,他的话语不多,但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幽默中却透露着一种对人的钟爱。
现在他已不在我们中间了。当我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我又感到一种内心的怅惘,深深的遗憾,沉闷的哀伤。
去年今日,当我得知骆文老去世的消息,距他去世的那天,整整迟到了一个月时间。这是因为:骆文同志治丧委员会给我发来的讣告,是寄到我曾在青海工作的单位;由于我退休后定居在黄海之滨的岛城,青海方面每月定期给我转来一次信件。因此,我没能赶上湖北方面为骆文举行的追悼会,没能让人宣读我悼念他的电文,这样,他的灵魂或许能够感应到我这个晚辈、他的文友对他深深的怀念与感激的心情。
现在他已不在我们中间了。此刻,当我启开封存在记忆中有关我与骆文老从相识到交往过程中尚能留住的一些事情,又无不遗憾地感到印象和记忆中许多生活细节、小节被忘记掉被淡化;这是由于先前的粗心大意,时光的流失,未能很好地贮存下来。我记得俄罗斯作家库普林在《回忆契诃夫》一文中讲过这样的话:“我们平时往往不注意那些特殊的小节,可是小节有时却比大事情更有力、更亲切的透露出来内在的人性呢。”
回想我与骆文老最初的相识,或者说是最初的见面,是1986年10月中旬,我参加由长江流域九省市作家协会倡办、湖北作协主办的首届长江笔会。骆文时任湖北作协主席。无疑,他是首届长江笔会当然的召集人和主持人。记得我们青海作家到达武昌,住进下榻宾馆,大会工作人员便来通报,说是骆文主席和湖北作协其他几位领导就要来看望你们,望不要外出。
未见骆文其人,但骆文同志的名字于我并不陌生。1950年我参加部队,分配到陕西军区文工团工作。好像是快要到春节的时候,团里赶排了一台文艺晚会节目,我至今记得,在“革命历史歌曲大联唱”中,就有骆文创作的歌曲《纺棉花》、《三套黄牛一套马》。那会儿我特喜欢听延安和解放区创作流行的歌曲。那些歌曲,不要说优美动听、且带点儿乡土气息的旋律,就连词曲作者的名字,也都深刻地进入了记忆的大脑,长久不忘。我正在回想着那时的情景,忽见骆文等作协领导同志朗声地走了进来。
骆文开门见山问道:“哪位是少数民族作家昂尕同志呢?”显然骆文事先看了我们代表团的名单。我将昂尕推到骆文同志面前。骆文紧握着昂尕的手,饶有兴味地问道:“昂尕,你是我们最最欢迎的远方来客。听说你的老家和工作单位就在长江发源的地方。来的不容易啊!”接着又问:“你的脸色这么黑这么红,是不是高原紫外线特强的缘故呢?”昂尕说:“应该是罢。我所在的玉树藏族自治州,平均海拔在四千公尺以上,严重缺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