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浪尖上的映山红


□ 丛 敏

  丛敏生于六十年代中期,大连市长海县人,中学高级教师。曾用笔名平石,发表小说,散文,随笔等几十万字,出版教育教学随笔集《好学生 坏学生》,现在大连市第十六中学任教。
  
  惊蛰一过,故乡山的悬崖峭壁上就开满了水红的花儿。样子似映山红,但比映山红花要大,颜色深,花瓣更密集,无风的日子里,如一团团云霞降要落,起风的日子似一簇簇点燃的火炬,美艳美幻。因为没叶子,故乡人就把她叫光腚花儿,总觉得这个称呼委屈了她,细端详,她还是属映山红家族,私下就叫它映山红花儿。
  因着故乡是由无数个小岛拼成的,她的山就都临海而耸,向着海的那面山是高且陡的峭壁。可能是山神和海神怕虾兵蟹将进军到岛上来,才这样设计山的走势?孩童时,我时常这样遐想。长大后从书本上获知,这样的山势是风吹浪蚀的结果。
  惊涛拍岸,白浪滔天,让这些峭壁几乎不生花草树木,这就使盛开在峭壁上的映山红花儿更见飒爽英姿。真的,以我的生平阅历,还从没见过这样的花儿,专捡着峭壁安家。最不可理喻的是她们美丽地盛开在乍暖还寒的季节里,一片孤傲,热烈。
  她们从不结成对,连成片,而是一簇,一支地昂首于峭壁,越是陡峭的岩壁上越见她们茁壮的虬枝,从不见她们孕育花蕾,眨眼间却怒放满峭壁,似乎满峭壁都燃起了无数的火苗,抖动着无数的水红的手帕,舞起无数粉红的水袖。想想吧,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你乘一叶扁舟,或站到岛子最高的山峰上,极目是平展如镜的海,簇拥着姿态各异的礁石,近处停泊着排排歇息的渔舟,偶有洁白的海鸥飞上掠下,绕海的岸也是洁白如洗,顺沙岸而上的是似醒未醒青黛的山,山的土黄,或铅灰的峭壁上,正此一簇,彼一簇地点缀着云朵般,霞光般,雾霾般的粉红的花团,你的心绪会怎样呢?我在这个时候,会把那些礁石看成是感叹号,把那些渔舟看成是删节号,会嫉妒海鸥翩然于峭壁前的身影……更多的时候,我会在想:这些花儿为什么不就在我的脚下盛开,只要一低头,我就可以和她说说话儿。但这个时候我更爱跟着大妈,二婶们去到山崖下的水井旁洗衣服。春天来了,井水泛暖了,汲上一桶由山涧的泉水积攒而成的井水,喝上一口,甘醇直逼到心尖,用这样的井水洗出的衣服,分外细腻,芳香,所以就是家中有了洗衣机,岛上的女人们仍喜欢到这样的井来洗衣服,尽管这个时候,井水的余寒依然冰着手,但岛上的女人们还是喜欢,在暖暖的春阳里,搅动着沁凉的山泉水。这个时候,岛上的女人们会换上一年里很少穿的艳丽的衣服,红的,绿的,粉的,夺目耀眼,积攒了一冬的气力,现在要使出来,压抑了一冬的风情,现在要挥洒出来,大概是吃了过多的鱼虾,海岛的女人,头发乌黑油亮,眼睛乌黑油亮,个顶个的漂亮,滚圆的腰身,清脆的嗓子,让她们如这映山红般的鲜亮。时常,她们会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唱着歌儿,讲着笑话,更多的时候她们会扬起黑红的脸膛,将圆润结实的手圈做一个喇叭喊起:
  光腚花儿开啦——
  打渔的别想家啊——
  是啊,这个时候,所有该离家的渔船都离家了,渔船得等到三伏天才回家歇息半月十日,那叫歇伏。那个时候,天热着,女人们短衣短衫,渔人是看不到春日里女人怎样地被衣衫打扮的倩姿了。
  就在女人们想起春节回来小憩半月十日又破浪离家的男人时,迎面来了一对欢笑的女人和男人,不用看女人们也知道那男人一定是戴着领章帽徽的驻岛战士,那女人不是小学校里的老师,就是从大陆来的探亲女人,因为能够守驻在岛的强壮的男人,除了边防军人,不会再有什么男人,不会再有什么男人这么陪着自己的女人。军人是陪女人来和峭壁上的映山红合影留念的,他们还带着一个虎头虎脑的七八岁大的孩童。女人们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白净的女人和这个虎头虎脑的孩童,女人们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从陆地上来岛探亲的。女人们就住了笑声,停了洗衣服,呆呆地望着这幸福的一家人。她们是多么羡慕军人和军人的家属,一年还有那么长的探亲假,羡慕军人的女人还有机会住到岛上陪丈夫……她们的丈夫可在浪尖上呀!她们陪不了丈夫,丈夫也陪不了她们……
  “哎呀!哎呀……”随着一个女人一声哎呀的提醒,女人们会想起了上山拾草的公公,上学的孩子,该回来吃饭了,想起自家的菜园子,今天必须得翻挖出来,赶明儿好种上葱、蒜、豆子、白菜,这可是一家人的吃食。岛上离大陆远,大陆的蔬菜和鲜果一般上不了岛,有时上了岛也死贵着。男人的钱挣得艰难,还是省着花,女人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经营着自家的菜园子。还有今天也是个大潮日子啊,收拾了园子,得赶紧去赶海,映山红花开的季节里,正是蚬子,蛎子最鲜肥的时候,多赶些,除了吃,还要多多晒些留给出海回来的男人吃,多赶些,多晒些,好送到收购站里换钞票,多赶些,多晒些,好留给老人孩子闲暇了当糕点嚼……
  一年里最美丽的女人们就更想着出海的男人们,她们盼着夏天一下子就来,她们的男人能和她们团聚几天,那个时候,她们就可以娇宠着男人们,把这一春里舍不得吃的喝的都一股脑地拿来供养着男人。她们任着男人撒娇,倾诉他们在浪尖上挣命的苦……女人们含泪含笑地把颠沛的男人揽在怀,就是不说自己照顾儿女、公婆,支撑家业的苦……都说红花得绿叶陪,故乡的女人,自己就是一个天,她们这些红花不需绿叶陪,一如这开在悬崖上的映山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