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家


□ 杨振辉

今年清明节过后不久,我收到父亲从老家随园寄来的一封信,信中唠叨了家乡春旱的情况和一些家常琐事,又在信的落款之后画蛇添足地补充了一段文字。这段文字是这样写的:儿子,你是否还记得那个叫韩赞林的台湾老人?今年清明节那天,他回到老家随园扫墓。正在拜祭先人的时候,天空猛地炸响了一个惊雷。就是这一声惊雷,让韩赞林受了一惊,心脏病突发,暴亡在墓地旁边。
父亲来信告诉我这样的消息,无非是想向我传递家乡的一些所谓“新鲜事”。其实,作为一个都市报记者,我耳闻目睹的稀奇古怪的新鲜事层出不穷,这算不了什么。然而这个没有什么新闻价值的消息却使我重新回想起那个终日脸色通红、银发飘飘、外表斯文的台湾老人。我心里莫名其妙感到有些不安和遗憾。多年来,我心里一直隐隐约约被一个模糊的问题纠缠着,可是仔细想来却感到一言难尽,仿佛那是一个谜。父亲的来信让我意识到这个谜的谜底也许将随着韩赞林的逝世而无法揭开了。
我第一次见到韩赞林的时候,他是南方某个城市一个台资毛织厂的老板。当时,我正在那个城市的一份都市类报纸做财经记者。一天,主任派我前往那家毛织厂采访老板韩赞林,因为他刚刚被评为该市投资贡献突出个人,并获得市政府一笔不菲的奖金。那天下午,韩赞林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气定神闲地等着我,他悠然地看着一缕阳光穿过米黄色的窗帘,落在一株生机勃勃的发财树上。他的秘书领我进办公室的时候,他似乎没有察觉。直到秘书向他介绍了我,他才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迎接我,眼里带着一丝歉疚的神色,仿佛刚才怠慢了我似的。他伸出一双暖和有力的大手跟我握手。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个精明的商人,而是一个慈祥的老者。那时候他已经年过六旬,言谈温和得体,讲一口柔软的标准的国语。他的秘书给我斟了一杯铁观音之后,就退出去了。我们两个人在他那飘溢着一股空气清新剂气味的办公室里进行了愉快的交谈。采访完毕的时候,夕阳已经收起了最后一抹余晖,天色黯淡下来。韩赞林坚持要请我吃饭,我推辞不过,就坐着他的白色宝马来到一家四星级酒店。吃饭的时候,我们开始聊一些跟采访无关的话题,主要集中在他的生意、毛织行业的前景之类的事情。事实上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不过是为了找话题不让场面太冷才装作饶有兴致跟他聊个没完。后来,他无意间问起我的个人情况。我告诉他,我出生在一个叫随园的小山村里。韩赞林听了这话后,忽然双眼发光,脸色变得更加通红,就像一个灯笼,盯着我看了足足一分钟。我暗想是不是讲了不该讲的话。正纳闷时,他猛地激动起来,握住我的手,声音颤抖地说:“随园?你说你是随园人?”我不解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韩赞林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我们是老乡呢。我也出生在随园,随园就是我的故乡!"我大吃一惊:“你不是台湾人吗?”“是的,我是在台湾长大的。”韩赞林说,“不过我确实出生在随园,我很小的时候就随着父亲到了台湾。你年纪小,也许没有听说过我家的事情,我们是大陆解放前夕举家逃亡到台湾的,当时我家是随园的一个大地主。这样吧,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我尽量如实讲述。我知道你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记者,我的故事也许并不是最离奇的,但我相信会让你感到有趣,也许有一天你还会把我的故事写出来呢。”
就这样,我和韩赞林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后来,也是在我的带领下,韩赞林第一次回到故乡随园。几年后,韩赞林从台湾带回老一辈的骨灰,回到故乡随园重新安葬。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吃饭的时候,韩赞林深情地回忆了他记忆中一家人匆匆逃亡台湾的往事。我想,那就是他要对我讲的故事。尽管后来因为他有急事来不及讲完全部故事,可是他的讲述使我永远记住了那次见面,记住了那个老人沉湎在往事的时候那副迷茫的神态。
对于随园的大地主韩家名来说,这一天是他有生以来最郁闷的时刻。一向在随园作威作福的韩家名这天黄昏的时候,最后一次站在韩家大宅院外边的麻石路上深情地凝望那数百亩肥沃的田地。夕阳最后的一丝光芒让他想起古诗词中诸如“残阳如血”之类的句子,一些归鸟在深蓝色的天空掠过,不时发出几声苍凉的呼唤,韩家名不禁暗暗感伤。眼前,广袤的水田里正在灌浆的水稻长势喜人,在风中摇曳起伏,层层稻浪送来阵阵稻花的芬芳,他恍惚间看到了一片金黄的大地,一些长工短工正在田里挥汗劳作,把黄灿灿的稻谷源源不断地运到韩家的粮仓里,囤满粮食的粮仓渐渐幻化成一座金山。多年以来,收获的情形的确是这样令人喜悦。然而今年韩家名只能在想象之中重温或者展望这种喜悦了。一个礼拜前,这些稻田已经以极低的价格分别卖给了随园的几个小地主。此刻,村外的山那边不时传来零星的枪声。每一声枪响,身体瘦削的韩家名心脏就禁不住微微颤抖一下。国民党的军队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已经溃不成军,节节败退,随园的游击队这些天也变得格外活跃。内战的形势韩家名早已从二弟韩家才的口中得知,半个月前,作为国民党一名少将的韩家才派亲信回老家,告诉家人他已经在广州的黄埔江岸购买了一条不大的油轮,等候韩家名带领一家老小乘船逃亡台湾,并吩咐韩家名尽快把家里能处理变卖的东西通通变卖。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