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全套


□ 鸿林

鸿 琳

  

  推开药店明亮的玻璃大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这让在门口踌躇许久,一身臭汗的樊二狗像被火烫了一下,全身的毛孔顿时缩了起来。

  从白晃晃的烈日下跨进店内,有那么几秒钟,樊二狗眼前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他用力晃了晃脑袋,眼睛才慢慢适应过来。浅绿的玻璃柜台好像是用冰块做成的,透着丝丝凉意,里面摆满琳琅满目、五颜六色的药品。或许是正午,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一个女店员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鼓捣着什么。猛地,女店员拍了一下桌子,骂道,你这王八蛋,我炸死你,我炸死你。樊二狗吓了一跳,左顾右盼没见别的人,心虚虚探过头瞟了眼,发现女店员正在斗地主。樊二狗舒了口气,蹩到一面柜台前,他看到里面摆放着许多包装得花花绿绿的安全套。不知怎的,樊二狗突然就觉得心里有些发慌,像揣了只小兔子般“怦怦”乱跳。他瞟了一眼那恨不得把脑袋都钻进电脑里女店员,喉咙里嘀咕了两声。也许是声音太小的缘故,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喂!买东西。樊二狗提高嗓门。

  等会,没看我在忙吗?女店员头也不抬。

  樊二狗就站在柜台外等,过了好长一会,女店员才翻着白眼过来,显然她的地主又斗输了,一脸臭臭的像旧社会。

  你要什么?女店员的领口开得很低,露出一节嫩得像葱白样的脖子,身上散发出一股好闻的香水味。这让樊二狗想起老家门前那棵桂花树,一入秋,那米粒状的黄花串就开得热热闹闹,香气飘满整个村子。

  樊二狗垂着眼,低声说,我买盒安全套。

  女店员好像没听明白,大声问,你说什么?

  樊二狗的脸“刷”地就红了起来,女店员那白多黑少的眼光让他感到像一把锋利的小刀,剜得自己体无完肤。他勾下头,伸手朝柜台里指了指。

  女店员很不情愿似的把一盒安全套“啪”地扔在柜台上。

  多少钱?樊二狗飞快揣起安全套。

  女店员有点惊讶,愣了一下,眼睛一转说,50块。

  樊二狗心口像被戳了一刀,痛得要命,这可是自己在工地上干一天的工钱呢。他很想把那盒安全套从裤兜里掏出来,还给她,可终究还是忍住了。樊二狗将那张在手心里攥出了水的绿色钞票丢在柜台上,面红耳赤逃出店门。

  身后传来女店员放肆的大笑。

  

  樊二狗下决心去买安全套完全是被马小小那玩意儿给吓着的。

  那天,樊二狗和马小小钻进工地上一套还未装修的毛胚房撒尿,猛地发现马小小那玩意又红又肿,长了好些水泡儿,有的还化了脓,甚是怕人。一问,才知道马小小这段时间找过几次洗头妹,染上了病。樊二狗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那玩意差点没缩进肚子里。他捏着自己那玩意儿左瞧右瞧,好像没发现什么异样,这才喘了口长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