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名作家与酒量


□ 董鼎山

  四年前听了医生的忠告,我停止了饮酒的习惯。我原并不是一个过度的酒鬼,医生的忠告起源于我身体健康问题(我发现戒酒戒烟并不困难。目前,即使我偶然点一枝烟、偶然一嗜酒味,也能适可而止)。
  不过烟酒与动用脑筋的作家似有不解之缘。日前与一个朋友相谈,对这个话题发生兴趣,随便一提,我可举出好几十个近代(已故的)名作家的名字。他们是这样的著名,我甚至用不着说明他们的英文原名,我相信这些名字都是为中国读者们(对美国文学有兴趣者)所熟知的:
  辛克莱·刘易斯,威廉·福克纳,厄尼斯特·海明威,尤金·奥尼尔,约翰·史坦倍克,托马斯·沃尔夫,司各特·菲兹杰拉,约翰·奥哈拉,田纳斯·威廉姆斯,劳勃·罗威尔,杰克·凯鲁亚克,约翰·契佛,丽琳·海尔曼,杜鲁门·卡波地,杰克·伦敦,陶乐赛·派克,约翰·贝雷门,史蒂芬·克兰,季莱·杰克逊,詹姆斯·瑟伯,E·E·卡敏斯,西奥陀·德莱塞,哈特·克兰,奥·亨利,詹姆斯·琼斯,欧文·萧,桑顿·韦尔德,凯撒琳·安·波特……这个名单我可继续不断的列下去。饮酒是不是与写作的灵感有关,我不敢断言。我可断言者是,美国文坛史的传统上,做作家的都无固定职业,他们的写作行业所具有的特点之一是独栖性,在单独孤寂的时候,容易找酒解闷。
  酗酒是一种病态。我自己的喝些酒(在戒酒以前)只是因饭前饮酒增添食欲,给我一种很健康的感觉。我这个习惯学自我的父亲,不过他在去世前也早已戒酒。论到酒与作家,我并没有赞扬或贬责饮酒习惯的意思。我深觉一个创造艺术家的才能与成就,跟我们对他的生活习惯嘉许与否,是两不相关的事。
  比如我所最拜服的文学评论家爱德门·威尔逊就有酗酒的弱点(且不说他醉了酒后与老婆、女作家玛丽·麦卡锡动手打架的轶闻)。他是他的时代中一位最有权威的评论家,可是见到了酒,他就发狂似的不能自制。他的饮酒习惯在文坛闻名。《纽约人》杂志的编辑勃兰登·吉尔曾经回忆说,威尔逊常到以文人群集著名的阿尔贡耿旅馆大厅参加《纽约人》作家们的酒会,他一进来,“就点了双料马丁尼酒,或是双料威士忌酒,以后就是继续不断的‘双料’。酒去除了他的胆怯感,使他善于讲话。几个小时后,当他要站立起来的时候,结果却是跌倒了下去。”
  特别是在美国的禁酒时期,威尔逊与他的酒友们饮得更多。那是因为政府加禁而民间抵拒的物极必反的自然现象。
  威尔逊曾于一九二七年出版了一本《禁酒时期词典》,其中列了一百零四个形容“醉酒”的词句。不过那本词典尚不能与十八世纪本杰明·佛兰克林的《饮酒者字典》相比。那本两个世纪前的字典列了二百二十八个同义词。
  美国文学评论家中另一个豪饮者是马尔可姆·考莱。考莱在他的《流放者的回返》中有言:“人们已不再是因为乐趣或因为要找一个作为后来话资的傻事的藉口而饮酒。他们饮酒已养成了习惯;他们因生活乏味、或因有一种心理上的需要而饮酒。嬉戏与娱乐仍像以前一样的有,但是神经紧张的,甚至是歇斯底里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